新刊选读 | 不能撇开中国谈美国通胀

很多学术研究都表明,特朗普的贸易战实际上伤害了美国的消费者和进口商,关税被完全转嫁到了他们身上,即使考虑到政府收取的关税和美国生产者的得利,截至2019年底,净损失仍高达约70亿美元。换言之,消费者需要花费更高的价格去买同样的商品,而美国财政部获得了关税收入,这变相成为了一场财政部掏消费者钱包的转移支付。

新刊选读 | 不能撇开中国谈美国通胀

本文刊发于《环球财经》2021年6月刊

作者 | 邹玄(发自纽约)

编辑 | 林鹰

很多学术研究都表明,特朗普的贸易战实际上伤害了美国的消费者和进口商,关税被完全转嫁到了他们身上,即使考虑到政府收取的关税和美国生产者的得利,截至2019年底,净损失仍高达约70亿美元。换言之,消费者需要花费更高的价格去买同样的商品,而美国财政部获得了关税收入,这变相成为了一场财政部掏消费者钱包的转移支付。

新刊选读 | 不能撇开中国谈美国通胀

纽约路边的加油站价牌上,一加仑汽油已经从上个月的3美元出头,悄然涨到了3.5美元。与2020年同期相比,美国4月的CPI增长了4.2%,其中二手车和汽油价格的涨幅尤为惹眼,分别为21% 和50%;与3月相比,4月的CPI不出意外地继续上升0.6%,其中鱼肉蛋类涨价5.4%,快餐价格更是升高了6.5%。宝洁(NYSE😛G)和通用磨坊(NYSE:GIS)等大公司近期也纷纷宣布,由于大宗商品涨价以及供应链瓶颈问题,旗下的产品从厕纸到早餐麦片全面涨价。关于通胀的讨论还在继续。

除了基数效应和一些导致供不应求的问题外,招工困难是一个意料之外、却直接通过影响供给而抬高物价的因素。按常理来说,疫情带来经济萧条、产生了大量的失业人口,如今随着疫苗接种范围逐渐扩大,经济开始全面恢复,那么,劳动增长率理应随之上升,然而美国各个行业在准备扩大生产之际,却惊然发现招工艰难无比,尤其是一些低薪蓝领工作。比如,最近佛罗里达州一家麦当劳为了招工,竟然宣布给每位面试者现发50美元,如此奖励之下,仍然应者寥寥。

新刊选读 | 不能撇开中国谈美国通胀

面对低迷的劳动增长率,拜登政府和一些民主党人认为,主要是因为托儿所和学校的接受能力有限,很多人被动在家带孩子,所以无法出门工作。但究其原因,经过了几轮纾困法案的修订,现在美国的失业补贴相当于一份时薪16美元全职工作的工资,而全美目前只有华盛顿特区的最低工资达到了15美元每小时。不用学经济学也知道,如果躺着就能收更多钱,谁还愿意累死累活地工作呢?

关于美国的这次通胀,不同角度的有趣讨论还有很多,但是笔者认为,只要没有提到中国,都不能称得上足够的全面和深刻。通过“全球化”这座桥梁,中国从三个层次影响着美国(以及其他西方发达国家)从短期到长期的物价水平。

第一层是供应链的影响。这次新冠疫情极大地改变了美国民众的消费习惯和方向:从前用来下馆子、看电影和出门旅游的钱,现在都用来置办在家办公的桌椅、家庭健身器材以及各种家居用品,甚至是用来整修卧室、厨房和浴室。一句话概括就是——宅在家里“买买买”。于是,我们就看到了亚马逊这类大电商在疫情期间赚得盆满钵满。那么商品从何而来呢?那些物未必美、价肯定不廉的“美国制造”不可能是正确答案,大部分还是得靠“中国制造”来实现。从中国工厂生产出来的商品,需要穿过太平洋才能到达美国消费者的手中。旺盛的需求加大了运输的压力,导致了亚洲范围内的集装箱短缺问题,从而抬高了运输费用。而商家通常会通过提价将涨价的运费转嫁给消费者,这就是一部分涨价的原因。集装箱短缺只是一个暂时的现象,所以中国的供应链瓶颈对美国物价的影响是短期的。

第二层是全球化和贸易战的影响。从上个世纪80年代开始,全球化逐渐将发展中国家的廉价劳动力并入到世界生产体系中,极大地降低了成本、平抑了消费品的价格。中国从1978年改革开放到2001年加入世贸组织至今,为世界生产体系提供了至少八亿的廉价劳动力,是名副其实的 “世界工厂” 。很多经济学家都认为,西方发达国家能够在1980~2008年间保持低通胀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 —— 全球化。有趣的是,哈佛大学教授罗格夫(Kenneth Rogoff)在2003年的一次美联储会议上提出这个观点时,在场的许多官员并不以为然。

如今世界各地民粹保护主义盛行,全球化已然阶段性式微。再加上华盛顿两党统一了强硬的对华政策基调,拜登政府无意改变特朗普政府的贸易战路线,中美贸易关系再也回不到过去了。很多学术研究都表明,特朗普的贸易战实际上伤害了美国的消费者和进口商,关税被完全转嫁到了他们身上,即使考虑到政府收取的关税和美国生产者的得利,截至2019年底,净损失仍高达约70亿美元。换言之,消费者需要花费更高的价格去买同样的商品,而美国财政部获得了关税收入,这变相成为了一场财政部掏消费者钱包的转移支付。

更惨的是,大多数购买中国商品的是中低收入家庭,消费品涨价就等同于用累退税压榨底层人民,让本就悬殊的贫富差距雪上加霜。尽管越南、墨西哥等国同时也在尽力填补中国的空缺,但是中国制造业体量之大也并非他国短期可以替代的,所以对抗性的中美贸易关系对美国物价的影响是中期的。

第三层是中国人口老龄化和生育率下降的影响。根据中国国家统计局最新的人口普查结果,中国60岁及以上人口已经占比18.7%,比15岁以下少儿的人数还多;而总和生育率只有1.3,甚至低于日本的1.36,并且远低于2.1的生育更替率。在过去的10年中,中国16~59岁的劳动年龄人口已经在以每年340万的速度减少,这次普查结果显示目前的劳动年龄人口为8.8亿。有研究预测,这个数字在未来20年会减少2亿,那么失去 “世界工厂” 将成为美国物价的一个长期挑战。

回到美国的这次通胀上来。即使高通胀是短暂的,价格走高却是一直持续的,而受苦的永远是底层人民。根据英国2009~2014年间 “转型式通胀” 的经验,即便通胀最高的时候也不过5%,英国家庭的收入,在折算了通胀损失之后,平均降低了6.7%。虽然经济学经典理论告诉我们:名义工资将最终升到名义价格水平。然而这一结论的背后有太多的假设,现实中,没有 “平均” 的家庭,也不知 “最终” 需要等多久。在达到均衡水平之前,太多的家庭和个人将不得不降低生活水平。

参考文献

1.Guilford, G. (2021, May 13). Inflation Surge Rattles Markets.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p. A1;

2.Friedman, G. (2021, April 29). Diapers, Cereal and, Yes, Toilet Paper Are Going to Get More Expensive. The New York Times;

3.Mackintosh, J. (2021, May 6). Investors Aren’t Ready, but Signs Point to Inflation.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p. B1;

4.Galbraith, J. (2021, March 31). China Is Missing from the Great Inflation Debate. Project Syndicate;

5.Rogoff, K. (2021, March 1). Are Inflation Fears Justified? Project Syndicate;

6.Wei, S. (2021, March 11). Why Should Biden Ditch Trump’s China Tariffs? Project Syndicate;

7.Zhang, J. (2021, March 23). China’s Accelerating Fertility Crisis. Project Syndicate;

8.Amiti, M., Redding, S. J., & Weinstein, D. E. (2019). The impact of the 2018 tariffs on prices and welfare. Journal of Economic Perspectives, 33(4), 187-210;

9.Sternberg, J. (2021, April 22). The Permanent Truth About Temporary Inflation.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对于来源于《环球财经》杂志的内容,《环球财经》杂志社保留对相关内容的全部权利

·对标明来源的其他媒体信息,均转载、编译或摘编自其它媒体,转载、编译或摘编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时必须保留本站注明的文章来源,并自负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