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16日,德国第六任总理科尔(Helmut Josef Michael Kohl)在路德维希港家中去世,享年87岁,除了再婚近12年的妻子,他的两个儿子均未陪在他身边。

1982年至1998年,科尔历任西德总理、德国联邦政府总理,是仅次于“铁血宰相”俾斯麦(1862年至1890年出任普鲁士王国及德意志帝国宰相)的任期第二长的德国总理。尽管在他漫长的从政岁月中取得了一系列成就:见证两德统一、在以色列向犹太人纪念碑下跪、获得由欧洲理事会颁发的“欧洲荣誉市民”称号,但这个身高1.93米的大个子男人,无论是在家中,还是在从政的道路上,始终与“孤独”如影随形。

大胆的政治巨人

科尔1930年4月3日出生在德国西部莱茵兰-普法尔茨州的路德维希港市,父亲是公务员,也是一名“一战”老兵。“二战”时,作为军人家庭出身,年长科尔四岁的哥哥瓦尔特被卷入战争,于1944年11月底离家乡不远的一次空袭中殒命。科尔与哥哥的关系非常亲密,成年后他曾多次透露,哥哥深深地影响了自己的少年时代。1965年,科尔把长子取名为瓦尔特,以作为对兄长的纪念。在哥哥去世后几个月,他成为了一名消防队预备役队员。

1946年,出身保守天主教家庭的科尔加入基督教民主联盟(CDU);1950年进入大学攻读历史学。他是家里惟一一个上过大学的孩子。利用自己在政党内的资源与深入探索的勤奋精神,科尔以研究战后的德国政党为课题,在1958年取得海德堡大学博士学位,并在翌年担任路德维希港市基民盟主席,从此在政界崭露头角。

在德国政坛,科尔的胆大心细是有口碑的。在1969~1976年担任莱茵兰-普法尔茨州州长期间,他划时代地进行了地区改革,并建立了德国著名的特里尔-凯泽斯劳滕大学(现已拆分为特里尔大学和凯泽斯劳滕工业大学),为当时的德国全国行政区域划分开创了新的模式。

1973年,政绩斐然的科尔出任CDU党主席。九年后,因对时任总理施密特及其执政联盟不满,发动了对联邦总理的不信任动议并取得成功,成为德国近现代历史上迄今为止惟一一位不是通过选举而执政的总理。

在柏林的岁月里,科尔更是创造了一连串开创性的成就:从1984年9月在“一战”旧战场凡尔登与法国总统密特朗的历史性握手,到“顶着全欧洲的反对”、一手促成两德统一并于1990年10月正式出任统一后的第一任总理,再到成为1995年在以色列犹太人殉难者纪念碑前双膝下跪的第一位德国总理(甚至比1970年勃兰特总理在华沙犹太人遇害纪念碑前的下跪更具意义),他成了德国人眼中无可替代的英雄之一。他不仅给德国带来了统一,更为组成团结的欧盟奠定了基础。

妻离子散的哀愁

在政坛披荆斩棘的科尔,家庭生活却屡遭不幸。少时丧兄,老年丧妻,对他都是悲痛的记忆。小他三岁的原配妻子汉娜萝蕾(Hannelore Kohl)举止优雅,谈吐不俗,曾是一位英法双语翻译。1993年由于一次误服药物,她引发了严重的日光性皮肤炎,严重发作时不但不能外出散步,在家里也不得不挂上厚重的窗帘。最终,这位被德国媒体赞誉为“完美无缺”的前总理夫人,因“忍受不了皮肤疼痛”而于2001年在家中自杀,而当时,科尔与两个儿子都不在家,这成为科尔难以磨灭的伤痛。2002年,英国籍军事历史学家安东尼·比弗(Antony Beevor)出版的《柏林:1945年沦陷》一书中披露,12岁那年,汉娜萝蕾与母亲曾遭遇苏军强暴,导致患上严重的抑郁症,为日后自杀埋下隐患。虽然科尔并未公开回应此事,但他恰恰这一年宣布离开德国联邦议会,淡出政界,可以想见其内心的痛苦之情。

除了妻子的离世让他神伤,孩子们与他的冷漠关系更不是什么新闻。由于他多年专注于政事,疏于对家庭的照顾,两个儿子对他都非常疏离。长期家庭不睦让科尔伤透了脑筋,儿子的公开信更是让他痛不欲生。2003年,定居在美国的长子瓦尔特(Walter Kohl)对德国各大媒体发布了一封公开信,指责父亲对自己漠不关心,导致自己“精神压力非常大”,还透露母亲的死讯甚至不是父亲本人通知他的,而是秘书打来的电话。2011,他在自传中表示,“(科尔)真正的家是基民盟,他娶的不是我母亲”,并公开宣布与其断绝父子关系;次子皮特(Peter Kohl)也站在哥哥一边。2013年,皮特公开表示对科尔执政时排斥土耳其人的政策表示不满,认为他太“冷漠”。现在的皮特与一位土耳其女士结婚并长期居住在伊斯坦布尔,与科尔鲜有联系。

2007年,科尔经历了两次膝盖手术;2008年又因为摔倒造成了严重的颅脑外伤,病情恢复极其缓慢。同年,他与结识多年、与长子同岁的经济学家麦珂·里希特结婚,她给了科尔无限的慰藉,让暮年的科尔感受到了家庭的幸福。科尔时常感慨:“如果没有我的太太,我现在不会仍然活着,如果她未曾陪伴在我的身边,这会是我生命中的重大损失。”但麦珂一直没有得到科尔的儿子们的认可,就在他们结婚后不久,瓦尔特在公开场合批评她限制科尔的人身自由。

与“政治女儿”彻底翻脸

如果说,儿子们对他的不理解是感情上的打击,那么在科尔发生政治献金丑闻、最需要政治盟友帮助时,他的“政治女儿”弃他而去,更让他倍感凄凉。

早在上世纪60年代,德国工业财阀弗里茨·里斯(Fritz Ries)是科尔最重要的资助人之一。里斯不但是一名秘密的纳粹党成员,更在二战期间的波兰开设了橡胶、轧钢等工厂,使用了超过2600名犹太人作为强迫劳工,赚取了大量财富。

战后,里斯继续在西德从事橡胶、塑料、地板、人造材料等方面的生产、经营活动,是当时西德著名的企业家。在里斯1977年东窗事发自杀前,极富政治头脑的他先后资助了基民盟的科尔及其同乡、萨克森州前州长库尔特·比登科普夫(Kurt Biedenkopf),还有基社盟党籍的拜仁州州长弗朗茨·施特劳斯(Franz Strauss)。

2000年1月,里斯为科尔提供政治献金的事情被德国各大媒体陆续曝光,德国各界纷纷批评科尔。此时,一手被科尔提拔起来的、被称为“科尔的女孩”的默克尔,公开批评科尔的做法“损害了党”,一手促成后者卸任党主席并取而代之。瓦尔特·科尔曾在今年2月向德国《焦点周刊》透露,母亲汉娜萝蕾的自杀,与默克尔的“背叛”也不无关系。虽然当时在丑闻中被媒体指责“太过沉默”,但科尔始终未回应相关新闻。到了2016年4月,科尔在路德维希港家中会见了匈牙利总理欧尔班。由于此前科尔一直在批评默克尔的难民政策,此举被德国各大媒体解读为“无声的抗议”。至此,他与其德国政界的朋友也彻底失去了来往。

人到暮年,科尔还是充当了一回“孤胆英雄”。虽然全球各界在他去世后对其给予了很高的评价,但只有他自己知道,政治家在去往另一个世界的路上,究竟是怎样的孤单。

欢迎订阅《环球财经》

订阅电话:010-57100199

邮发代号:82-235

全年订阅价格(含快递费):336元

 

主管: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

主办:国际技术经济研究所

请对《孤独巨人科尔》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