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布民营化和上市的时候,有人预料到“巨无霸”日本邮政会面临巨额亏损的局面吗?现实是,收购澳洲物流公司“拓领集团”的决定让日本邮政付出了亏损4003亿日元的沉重代价。长门正贡社长声称,“损失已经通过批量处理解决了。”事实当真如此吗?

坐拥日本最大的金融机构——邮储银行、以及2.4万所邮局,这个巨大组织似乎还没有找到脱离泥潭的手段。既承担着“全国统一的邮政业务”,又面临着市场的激烈竞争。想要两头兼顾的日本邮政,患上了对收购的重度依赖。

然而,远离市场竞争的政府背景企业,想在不同业种里通过收购、自主经营闯出一番天地,着实是勉为其难。

招人妒恨的邮政储蓄,“民营化”非根本良策

自创立之日起,日本邮政盈利能力最强的业务始终是邮政储蓄。邮储银行持有的储蓄金高达207兆日元,位居日本所有银行之首,在全世界金融机构中排名第八。凭借资产运用产生的丰富利润,日本邮政承担了公共邮政事业的职责。

明治政府实现国家统一以后,为了建立现代化的通讯基础设施,开始发展邮政事业,在全国各地设立了邮局。同时,为了吸收民间的零碎资金作为国家事业的财源,对邮政储蓄给予了奖励措施。二战之前,这些资金是日本政府“富国强兵”政策的有力支援。战后,在高度成长的大环境下,邮政储蓄成为了“第二预算和财政投资融资”的财源。邮政储蓄金在大藏省(如今的财务省)的统筹下,被投入到铁路、港湾等大规模基础设施建设之中。庶民的涓滴汇泉,滋润了日本经济的茁壮成长。

日本政府为邮政储蓄提供了长期的优惠政策。邮政储蓄的利率比民间银行优厚,还享有减税措施。因此,广受民众欢迎的邮政储蓄,必然也是同业的眼中钉。上世纪石油危机以后的80年代,日本高度成长期结束,邮政储蓄产生了许多坏账。日本政府以税金填补了这些亏空。

把庶民们的存款当成家产一样挥霍,官僚的傲慢招致了许多非议。同时,“邮政储蓄应遵循市场原理”的呼声也愈来愈高,关于邮政民营化的议论开始勃发。

单独以邮政储蓄而论,“不公平竞争”是明显的事实。不过,邮政储蓄担负着填补邮政事业亏损的责任。邮政对于日本的近现代化和信息化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随着时代变迁,通信的主要载体从书信变成了电话,电气通信部门也从邮政系统中脱离,自立门户成立了NTT公司。然而,并不适合民营化的传统邮政事业还是维持着原状。扎根于地域的邮局,既无法独立也不能关门大吉。提供公众服务的邮局,不能以经济考量为由缩小网点的规模。

传统邮政事业凋敝,上调资费但上调不了效率

经过一波三折的漫长历程,2007年10月1日,日本邮政正式完成了民营化。集团被分为邮储银行、简保生命(简易生命保险)、日本邮便三个子公司,由日本邮政作为控股公司进行统括。换言之就是四极体制。

图1 日本邮政民营化的概念图

在一般的理解中,民营化=上市,不过日本邮政集团中完成上市的只有邮储银行、简保生命和日本邮政三家公司。日本邮便被排除在外。在世人眼中,日本邮便并不具备投资价值。

民营化之后日本邮政系统中,日本邮便只是“添头”般的存在。谁能想到,蚂蚁也能绊大象,10年后,这个“添头”成了4003亿巨亏的导火索。

随着互联网的普及和智能设备的发展,以明信片为代表的传统邮政业务处于逐年萎缩的阶段。日本邮便虽然没有上市,但却是拥有40万名员工(包含非正规雇用)的巨型企业。这个巨型企业如果不能健康运转,邮政民营化就不会有所成就。

不过,2017年3月期财报显示,日本邮便的营收为190亿日元,其中120亿日元来自“金融窗口事业”,即邮政储蓄和简易保险的手续费用。作为公司的主营职能,邮政和物流业务的营收只有20亿日元。

由于没有公开的数据,邮政事业的赤字无人知晓。日本邮便以“改善赤字”为由,于今年6月上调了邮资。明信片的邮资从52日元调整为62日元,预计可以增收300亿日元。不过,在2018年3月期的预计财报中,日本邮便的净盈利只有130亿日元。从这里大概可以管窥日本邮便的亏空,更何况大部分收入还是来自金融商品的手续费。

邮政事业是公众服务的一部分。不管是在人口密度低下的地区还是在离岛上,设置邮局、提供统一的服务都是邮政系统必须承担的社会责任。日本邮便为了改善收益,已经在人事费用削减上倾尽全力。过去,邮局雇员基本上是正式员工,而如今近半数都是非正规员工。由于最近的劳动力短缺,非正规员工的待遇提升幅度不小。拥有40万员工的邮政事业,财政负担愈发沉重。

邮资上调是24年来首次,然而上调并不能解决效率低下的问题。过去,日本国铁上调费用后,就引发了民众的罢乘运动。后来,经过分割、民营化,日本国铁保住了命脉,但是各家分公司的境遇却大相径庭。连接着大都市的JR东海赚得盆满钵满,而扎根偏远地带的JR四国、JR北海道则凄凄惨惨。和铁路系统一样,邮政事业也不可能抛下四国和北海道不管。

收购之心不死,是执迷不悟还是迫不得已

收购拓领集团的失败重挫了日本邮政集团的股价。捶胸顿足的投资家必然不在少数,日本财务省把政府持有的股票全部抛售、赚取1.4兆亿日元的如意算盘也落了空。为了提振日本邮政集团的股价,新的“刺激”看来是必要的。日本邮政有意收购野村不动产的消息也就在这个时候走漏了出来。

野村不动产的大股东是野村证券,野村证券也是负责出售邮政股票的主力机构。看起来,这好像是“贼喊捉贼”,但对于日本邮政而言,没有“大新闻”救场,股价可能就要血崩了。

利用金融事业的盈余来填补邮政事业的亏损,这样的构造迟早会让邮政民营化分崩离析。肩负着与市场原理毫不搭界的公众服务,却要插足必须时刻在意股价的营生,看来日本邮政接受的教训还不够深重。

而日本最大的金融机构邮储银行能把其他对手打趴下吗?答案是否定的。归根结底,邮储银行只是日本财务省的代理人,任务只是替政府吸收闲散资本,从未有过独自进行资产运用的经验。

民营化以后,邮储银行开始“自谋生路”,但是由于缺少审查能力,无法做出正确判断,也就无法给企业融资。结果,邮储银行只得把资金尽数用来购买国债。

如今的低利率严重动摇了邮储银行赖以生存的基础。对于依靠存款利率吸引民间资本的它而言,负利率就是生死存亡的问题。购买国债已经撞上了南墙,不得已,邮储银行只得做好承担汇率风险的准备,把目光抛向美国国债和外国债券。如今,在其207兆日元的运用资产中,25%都是外国证券。

邮政民营化,谁是大赢家

邮政民营化当然不是出自日本邮政自身的意愿,主要还是受到业界批判其坐享诸多优惠政策、要求公平竞争的呼声压力所致。此外,大财团对自民党的政治献金、融资也影响了政府的决策。

另外,民营化的另一个外部因素是来自美国的压力。1990年代,美国政府每年都会批评日本市场的封闭性,以及以政府为后盾的邮政储蓄、简易保险的“不公平性”。在2004年9月22日的日美首脑会谈上,美国总统布什直接向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询问了日本邮政民营化的进度。美国之所以对日本的邮政民营化如此热忱,主要是盯上了邮储银行手里的巨额资金。贸易收支万年赤字的美国,拥有发达的金融业,最擅长的就是吸引全球资本流入美国后进行再分配,而华尔街对储蓄大国日本的钱财垂涎已久。另外,在日本的金融市场做买卖,营业网点也必不可少,遍布日本全国的邮储银行的网点,自然也是美国资本的觊觎目标。

内外压力之下,日本邮政只好民营化。之后,邮储银行就陷入了腹背受敌的境遇。

如今,陷入困境的邮储银行开始在“新领域”——投资信托里发力了。由于利率低下,储蓄商品的魅力已经不如往昔。邮储银行利用多年积攒下来的口碑,打着“非常划算的投资哟”的旗号,向客户推销各种连保本的保障都没有的基金——和所有的银行一样,邮储银行对每个客户的金融资产一清二楚。假设客户的账户里有1000万余额的话,“拿500万换成投资信托怎么样?”不少客户看着存折上微不足道的利息,“那我就试试看吧!”一笔大交易就水到渠成地完成了。一笔500万投资信托成交,银行可以抽取5~10万日元的手续费,这差不多等于10年的利息。只需把储户的资产换个袋子放一下,银行就可以肆无忌惮地抽水了。哪里去找这样的好买卖?邮储银行如今正致力于这类“核心业务”。

日本邮政在海外收购被人狠宰了一笔,而邮储银行则把本国长年的顾客当作鱼肉。您说,这么一循环下来,谁是邮政民营化的得利者呢?

欢迎订阅《环球财经》

订阅电话:010-57100199

邮发代号:82-235

全年订阅价格(含快递费):336元

 

主管: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

主办:国际技术经济研究所

请对《海外收购的陷阱与日本邮政民营化的末路》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