及至5月30日新华社报道“国家电网宣布取消征收城市公用事业附加费、我国平均每度电价格降低约1.1分后”,这项早于今年3月20日已经由财政部颁发通知停止征收的措施,才开始进入大众关注的视野。事实上,它的意义本绝不限于这分厘之间。事实上,它不仅意味着这项已经征收了53年的附加费正式退出历史舞台,也意味着“减税降费”政策序幕的正式拉开。

从鼓励取消到正式取消

2016年5月16日,国家发改委与国家能源局、财政部、环保部、住建部、工信部等八个部委,联合颁布了《关于推进电能替代的指导意见》(发改能源【2016】1054号),提出优化电能替代价格机制,鼓励地方研究取消城市公用事业附加费,减轻电力用户负担。不过,由于指导意见仅限于“鼓励研究”取消此项费用,各地方政府“听而不闻”,迟迟不予“研究”,也在意料之中

今年3月5日,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三去一降一补”,为取消此项费用拉开了序幕:“一降”中的首要任务,便是“全面清理规范政府性基金,取消城市公用事业附加等基金,授权地方政府自主减免部分基金”。“城市公用事业附加费”也成为总理政府工作报告中惟一一项被明确点名的费用。3月20日,财政部根据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精神,颁发了《关于取消、调整部分政府性基金有关政策的通知》(财税【2017】18号),在第一条里就把“取消城市公用事业附加和新型墙体材料专项基金”提上日程,并决定从今年4月1日开始,正式取消全国的城市公用事业附加费。

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公共资产研究中心主任文宗瑜表示,城市公用事业附加费主要存在于电价、水价等中,虽然政府工作报告和财政部都表示要取消这项费用,但政策从出台到执行,要经历一段“落地”的过程,在此期间水电价格没有立即降低,也属正常现象。

据记者检索,最早对此项通知做出反应的,当属江苏省人民政府。4月1日,江苏省政府在官网上刊文称,由于取消了这项费用,南京、徐州、苏州等市的市区内水价进行了调整,每吨水的平均费用降低0.04~0.05元。

如前面提到的5月30日的新华社报道——国家电网公司宣布正式取消电费中城市公用事业附加费,可使我国平均每度电价降低约1分1厘。虽然看似降幅较小,但按全国销售电量计算,此举为全社会节省的用电成本约为350亿元。国家电网公司财务部价格处处长吕栋表示:“电价里附加的政府性基金及附加资金共有七项,其中向用户直接征收的有六项,包括城市公用事业附加费、国家重大水利工程建设基金、水库移民后期扶持基金、农网还贷基金等。”据悉,包括城市公用事业附加费在内的“价中费”约占总电价的6%。

53年历史的“语焉不详”

为何这项明显利民的措施没有得到广泛的关注?原因可能出在“城市公用事业附加费”本身的含混不清上。据北京市经济与社会发展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王铁铮向《环球财经》记者介绍,城市公用事业附加费是财政部于1964年开始征收的。1963年10月,全国第二次城市工作会议上,这项费用被首次提出,翌年6月,财政部下发了《关于征收城市公用事业附加的几项规定》(财预王字【1964】380号),为了进一步加强城市维护工作,合理地安排和使用这方面的资金,开始从两个方面征收城市公用事业附加费。首先,原则上全国各城市都可征收工业用电和工业用水的附加费,由于东北地区各城市水电价较低,费率为10%,其他地区的费率基本在5%~8%;其次,主要对城市居民征收公共汽车、公共电车、民用自来水、民用照明用电、电话、煤气、轮渡等七项附加费。各地方在征收上有很大的自由度,原则上这七项不可同时征收附加费,且费率不得高于10%。

从规定中可以看出,各地方征收城市公用事业附加费的费率和涵盖的项目从一开始就是“因地制宜”,并不统一。2014年11月13日,新华社曾刊发《一年仅居民生活电费就“附加”了270亿元?——追踪水电油价“附加费”》一文,报道水、电、汽油等价格中“附加费”现象的普遍存在,以及各地收费标准不一。国家能源委员会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透露,以电价为例,由于各地的包括城市公用事业附加费在内的附加费费率比例不一,造成附加费费用标准差别很大,相差可以近一倍,“少的2分多,多的5分多”。而这也造成了取消该费的征收以后,每个城市影响到的生活开支不尽相同。本刊记者在北京地区拨打国家电网95598热线,询问电价中附加费收费标准问题,得到的答案是“不太清楚”

文宗瑜对《环球财经》记者表示:由于包括城市公用事业附加费在内的附加费具体收费标准由各级地方政府自行制定,因此,对于哪些费用的附加费中包含城市公用事业附加费,费率是多少,各地政府并未公示。而这些语焉不详的附加费,又实实在在地体现在了水电费等的账单里,给民众带来了一定困扰。

清理“非市场化收费”势在必然

2014年11月17日财政部相关负责人回应新华社记者提问时曾表示,我国即将清理规范涉及民生资源“附加费”在内的行政事业性收费和政府性基金;对于未列入财政部目录清单的行政事业性收费和政府性基金,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有权拒绝缴纳。当时,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现为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所长刘尚希告诉新华社记者,一些“附加费”形成的政府性基金收费被拿来补贴公用事业单位,但最大的问题是部门规章多,而缺少收费的法律规定,“附加费”的法定化程度低。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说:“资源价格中的‘附加费’多数源自计划经济时代,标准也是政府部门定的,是非市场化的收费,在改革中有必要清理与规范。”

根据统计,与民众日常生活相关的各种附加费有30多种,除了2015年12月31日到期的民航发展基金和旅游发展基金、今年被取消的城市公用事业附加基金,其他绝大多数相关的附加费,具体收费的标准不明确。中国政法大学财税法研究中心主任施正文曾表示:“国家层面的政府性基金和行政事业性收费项目还有据可查,难以厘清的是地方政府性基金和地方行政事业性收费项目衍生出的‘附加费’。不少地方政府性基金和行政事业性收费项目都是越权设立、为了收费而设立的,这些地方政府性基金和地方行政事业性收费项目藏了多少‘附加费’?这是一笔糊涂账。”如今,连征收历史久远、师出有名的“城市公用事业附加费”都被取消,意味着“糊涂账”的终结也为时不远。

今年6月9日,国务院新闻办举行吹风会,财政部副部长史耀斌等透露,今年全年将减税降费约1万亿元,方案已经确定。国家重大水利工程基金和大中型水库移民后期扶持基金(这两项与农网还贷资金、城市公用事业及可再生能源附加费占电价的约6%)将降低征收标准,每年或可减轻企业负担约160亿元。

欢迎订阅《环球财经》

订阅电话:010-57100199

邮发代号:82-235

全年订阅价格(含快递费):336元

 

主管: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

主办:国际技术经济研究所

请对《政策解读 | 取消城市公用事业附加费拉开“减税降费”的政策序幕》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