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最近几十年的中美关系里,提起美国的外交家,中国人首先会想到亨利·基辛格博士,他享受着“中国人民的老朋友”之谓的殊荣。其实,还有一位可与基辛格比肩的重量级外交家,虽然意识形态立场不同,并诚然其战略出发点是“联中制苏”,但事实上也为中美关系的恢复、稳定和发展做出了重大贡献,却在中国并不为人熟知。以至于他去世后,我在互联网上查阅到的关于他的中文文章,感觉与其发挥过的影响不甚匹配,倒是他的女儿近日与特朗普的口水战(注1),来得更热闹些。他就是美国前总统卡特的国家安全顾问、地缘战略理论家兹比格涅夫·布热津斯基(Zbigniew Brzeziński,1928~2017)。

美国东部时间2017年5月26日,在首都华盛顿市郊外位于维吉尼亚州的一家医院里,布热津斯基因病去世,享年89岁。

布热津斯基1928年3月28日出生于波兰首都华沙,父亲是波兰外交官。他年轻时曾在加拿大、法国和德国求学。后来到美国哈佛大学攻读政治学博士,师从政治学大师和苏联问题专家Merle Fainsod(1907~1972)。于1953年获得博士学位之后,布热津斯基在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找到教职,担任外交政策教授。他曾担任民主党总统肯尼迪(总统任期为1961 年 1 月 20 日 至1963 年 11 月 22 日)的顾问,还在另外两任民主党总统约翰逊(总统任期为 1963 年 11 月 22 日至1969 年1 月 20 日)和卡特(总统任期为1977年 1 月 20 日至1981年1月20日)的政府内任职。

中美关系的开启者之一

布热津斯基最重要的外交成果是在卡特政府时期取得的,那时他担任卡特总统的国家安全顾问。担任卡特总统的国家安全顾问其间,他主要工作包括协助埃及领导人萨达特和以色利领导人贝京缩小分歧,最终促成1978年9月戴维营协议的签署。同年11月,他推动美国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实现双边关系正常化。也是在他的斡旋下,美苏两国于1979年6月签署了《第二阶段限制战略武器条约》。他是公认的研究中美关系的“泰斗”,如果说基辛格敲开了中美关系的大门,布热津斯基则是让中美两国门当户对地开始交往。正是他在1978年的中国之行,为中美两国于1979年正式建交铺平了道路。“中美关系的开启者”也成了布热津斯基毕生的重要成就之一。

布热津斯基之所以在20世纪70年代积极推动中美关系,是因为他崇尚实用主义外交政策。在冷战时期,他主张美国联合中国对抗苏联。苏联瓦解和冷战结束之后,他认为美中关系是美中两国都必须重视的最重要的双边关系之一。

最近这些年,在两国关系时有波折的情况下,布热津斯基仍然很关心两国关系的稳定发展。在论及中美关系时,他说,中美是当今世界最大经济体,双方必须要寻找不同渠道实现共存,不仅在地缘政治、和经贸方面,最终也需在价值取向上更加接近。他后来甚至倡导美中建立两国集团(G2)以共同领导世界(对此,中方也有学者认为这是为了“麻痹中国”)。但布热津斯基的确在公开场合上强调过中美之间要互相尊重——“我们每个星期都在做一些我们不希望中国对我们做的事,那种我认为我们不会希望中国也对我们做的事。”有一次,在华盛顿智库国际战略与研究中心发表演讲时,他公开反对美国军方的某些做法:“我们每星期都在中国领空的边缘执行飞行任务,我们会希望中国的飞机也在旧金山边上飞行吗?”

“肢解苏联”的助推者

布热津斯基最为人知的外交成果或学术成就,就是他不仅预见到了苏联的没落,而且推波助澜了这一过程。对于其强硬的“肢解苏联”的态度,外界普遍认为,这是受到历史上波兰和苏联以及沙俄帝国之间的恩怨影响所致。作为波兰裔美国人,布热津斯基在帮助美国制定国策促进苏联解体这件事情上,几乎不余遗力。甚至在苏联解体后,对于苏联的“坚实盟友”、位于对抗美国前哨地理位置、但因苏联解体陷入经济困境的古巴,他也坚定地执鹰派大旗,力推加强美国对古敌对政策的1996年《赫尔姆斯-伯顿法》的通过。

无论臧否,不可否认,布氏不仅是一位有成就的外交家,也是知名的国际关系学者。他最著名的著作是1997年出版的《大棋局》(The Grand Chessboard: American Primacy and Its Geostrategic Imperatives),这也是笔者当年对国际关系有点兴趣时的两本案头书之一——另一本是亨廷顿(Samuel Phillips Huntington,1927~2008)于1996年出版的《文明的冲突与世界秩序的重建》(The Clash of Civilizations and the Remaking of World Order)。在《大棋盘》的论述中,布热津斯基写到,苏联解体之后,美国成为世界上惟一的超级大国,应当制定一个新的美国在中亚地缘的政治战略目标。本书的棋盘范围即为欧亚大陆,他引用了英国地理学家与地缘政治学家哈尔福德·麦金德(Halford John Mackinder,1861~1947)的“心脏地带理论”进行论述。此书对美国的外交政策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对于此书建树多有争议,如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战略问题研究中心教授张文木在布氏去世后,就以“大失败”对布氏的理论做了总结(注2),但笔者以“实用主义”陋见,虽然布氏的出发点是美国国家利益,却在客观上起到了有助于中国和平发展的作用。

作为一名有建树的学者,布热津斯基有一些独特的个人风格,与基辛格八面玲珑的个性很不一样(这两人私下里也互相不待见,布氏对基辛格颇为不屑,基辛格也很少提到布热津斯基)。有一个小故事可以一窥布氏的行事风格。有一位英国广播公司(BBC)记者,在准备采访布热津斯基前跟BBC常驻华盛顿站的电视摄像师Allen通电话。Allen说:“如果他知道这不是现场直播,他只会回答三个问题,然后取下话筒,离开房间。”记者很纳闷:“难道布热津斯基觉得不是现场直播就不‘刺激’吗?”Allen也没有答案,只是说以前他拍摄对布热津斯基的采访时遇到过这种尴尬的情形。

更值得警惕的布氏“奶头娱乐阴谋”

前面提到,布热津斯基的理论和思想,深受实用主义影响。当年,他力推美国与中国结盟以对抗苏联在美国成为惟一的超级大国之后,为维护美国的霸权地位,他居然提出一个有违“民主社会”理念的、看来匪夷所思的理论“tittytainment”,翻译成中文不太雅观,叫“奶头娱乐”。但笔者觉得有必要向国内的读者介绍一下。

1995年9月底,由美国出资的戈尔巴乔夫基金会,邀集当今世界500名重要的政治家、企业家和科学家,其中包括美国前总统老布什、英国前首相布莱尔、布热津斯基以及索罗斯、比尔·盖兹、未来学家奈斯比特(John Naisbitt)等很有影响力的人物,在旧金山费尔蒙特饭店(Fairmont Hotel)举行高层次圆桌会议。会议的主题是讨论全球化以及如何引导人类走向21世纪。在会议进程中,大家发现需要找出如何让全球80%被“边缘化”的人(发展中国家和东欧前社会主义国家的人)安分守己,使得20%搭上全球化快车的人(指发达国家的人)可以高枕无忧。布热津斯基提出tittytainment的概念让与会者讨论,他进而发言说,“公众们将会在不久的将来,失去自主思考和判断的能力。最终他们会期望媒体为他们进行思考,并作出判断”。大家的共识就是需要采取色情、麻醉、低成本、半满足的办法解除被“边缘化”的人们的精力与不满情绪。Tittytainment这个词是英语titts(奶头)与entertainment(娱乐)的组合词,用于描述那个“神圣的使命”真是万分确切。会议是不公开的,但据说有三位与会记者偷偷把会议内容泄漏出来,外界才得以知晓这个“阴谋”。这件事让布热津斯基在社会上倍受争议。

这套“奶头娱乐”理论虽然没有被广泛传播,但现实却很有可能正在向这个方向演进。笔者曾经熟悉的语境里有一句话“历代统治阶级用宗教来麻痹广大劳动人民”,说的就是近似道理。而在电影《2012》中,那位站在高山上的“疯子”仰天长啸:“我用幽默让你们放弃思想!”周观当今世界,娱乐化、泛娱乐化倾向越演越烈。科技领域中,人工智能的各种天才和演员们粉墨登场,他们掀起的狂风暴雨“施虐”地球,据说将来大部分人都要失去工作。吾心对此有戚戚焉。如果将来有一天有人提出升级版的“奶头娱乐”理论,用来安抚99%的“边缘人”以保护1%的“超人”,我可能也不奇怪了。

1.http://world.huanqiu.com/exclusive/2017-07/10926420.html

2.http://www.guancha.cn/ZhangWenMu/2017_07_05_416555_2.shtml

欢迎订阅《环球财经》

订阅电话:010-57100199

邮发代号:82-235

全年订阅价格(含快递费):336元

 

主管: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

主办:国际技术经济研究所

请对《布热津斯基谢幕,但未必退场》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