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斯达黎加是位于拉丁美洲的一个总统共和制国家,北邻尼拉加瓜,南与巴拿马接壤。1983年11月17日宣布成为永久中立国,根据宪法,哥斯达黎加没有军队,只有警察和安全部队维护内部安全。1948年的一场短暂内战后,哥斯达黎加于1949年宣布永久废除军队,成为世界上第一个不设军队的国家。

哥斯达黎加经济主要是旅游业、农业和电子元件出口,从1997年经济萧条以后,开始快速增长。目前哥斯达黎加的产业结构逐渐成为一个混合型的产业结构,包括旅游、酒店餐饮、农业和制造业。哥斯达黎加位于中美洲的狭长地带且在美洲中心,有直通欧亚的海洋,可以方便地进入美洲市场。

哥斯达黎加的经济发展在中美洲名列前茅,被誉为“中美洲瑞士”。哥斯达黎加对外国投资持积极欢迎态度,除个别领域无特别限制,并给予国民待遇。外汇可自由兑换,对外投资资本、利息、红利等可自由汇出。

重视环境保护是哥斯达黎加发展过程中的主要特色之一,它是全球惟一一个满足联合国开发计划署(UNDP)全部五条可持续环境评判标准的国家。根据2006年以来英国智库“新经济基金会”(New Economics Foundation)制订的“全球幸福指数”(Happy Planet Index),哥斯达黎加曾两次登顶“最幸福国家”。

金融危机以来,哥斯达黎加经济表现出惊人的稳定性,GDP仅在2009年有轻微下降,随即恢复上涨。2010年以来GDP年增长率大体在4~5%左右,高于大部分发达国家。但也面临一些问题,包括贸易赤字、失业率过高、基础设施投资不足等。根据哥斯达黎加国家统计和人口普查局(INEC)最新数据,今年一季度哥失业人口为20.7万人,失业率达9.1%,尽管较去年下降0.4%,仍居于高位。经济学家普遍认为,目前哥斯达黎加的主要目标是改善实际增长来降低失业率、减贫求稳,保持低通胀来避免货币升值,通过更高水平的公共投资来改进生产力。

哥斯达黎加中央银行首席经济学家Roger Madrigal Lopez接受《环球财经》专访时表示,哥斯达黎加是一个开放且国际化的国家,与中国的贸易合作也日趋紧密。目前哥斯达黎加面临着一些挑战,如失业率较高、主要能源供应国委内瑞拉国内局势动荡、美联储加息造成经济运行成本升高等。通过加强与中国的经贸合作,可以帮助哥斯达黎加更好地应对这些挑战。

高失业率是哥国经济的重大难题,委内瑞拉动荡影响能源安全

《环球财经》:作为哥斯达黎加中央银行的首席经济学家,您能否简要的向我们介绍一下哥斯达黎加目前的经济形势?

Madrigal Lopez:哥斯达黎加是一个开放且国际化的国家,目前经济增长稳定在4%左右,通货膨胀率稳定在2%。由于世界经济增长放缓以及厄尔尼诺现象的影响,2016年实际经济增长为2.8%左右,2017年哥斯达黎加的央行预测增长率为3.4%左右,从2017年第一季度的增速来看,有望达到这一预期。

一直以来居高不下的失业率是哥斯达黎加面临的一个重大难题,截至2017年第一季度,哥斯达黎加的整体失业率维持在10%左右。从过去的几年中来看,就业减少最大的产业要数农业、酒店和餐饮业。但人数最多的贸易业就业有所增长,劳动参与率也有所提升。

近几年里,全国范围内农业从业人数持续减少,而经商人数不断增加。农业从业人数下降有一些偶然因素,例如一些自然灾害或外需减少,但也存在一些结构性的原因。在经济结构调整的大趋势下,农业就业人口会长期呈现减少态势。近年来,哥斯达黎加的建筑就业出现复苏,在一定程度上创造了一些对劳动力水平要求不高的就业岗位。但总体而言,高居不下的失业率仍旧是哥斯达黎加人民最大的忧虑。

《环球财经》:哥斯达黎加的主要产业是农业,为了摆脱产业单一化的限制,政府也在采取措施调整产业结构,您能否简单介绍一下这方面的情况?

Madrigal Lopez:目前哥斯达黎加的产业已经不再集中在农业上了,而是转而形成了一种混合型的产业模式。目前来说哥斯达黎加的农业占比14%左右,餐饮和酒店占比14%。制造业占比14.7%,其中制造业主要是一些芯片制造生产。

生态旅游是最近几年哥斯达黎加经济的重要增长点,每年吸引了很多外来游客观光,主要的旅游胜地有伊拉苏、博阿斯和西班牙殖民地文化遗址等。

哥斯达黎加的原材料基本依靠进口,而产品主要用于出口。其中石油全部进口,主要来自委内瑞拉。委内瑞拉国内局势动荡,对于哥斯达黎加的能源安全有很大影响。

“一带一路”使中国变得更加开放,哥中贸易合作空间大

《环球财经》:在过去的几年里,中国和哥斯达黎加的贸易合作日趋紧密。2017年1~3月,中国和哥斯达黎加双边货物进出口额为5.1亿美元,增长8.0%。其中,哥斯达黎加对中国出口0.3亿美元,增长150.5%,占其出口总额的1.4%;哥斯达黎加自中国进口4.7亿美元,增长3.7%,占其进口总额的12.7%;哥斯达黎加贸易逆差4.4亿美元。您对中哥两国之间的经贸合作有着什么样的预期?

Madrigal Lopez:中国和哥斯达黎加在双边贸易合作上有着很大的发展空间。哥斯达黎加是一个开放的国家,跟国际社会合作共赢的意向是非常强烈的。中国是哥斯达黎加纺织品及原料等轻工产品的第一大进口来源地,所占市场份额高达30%以上。在哥斯达黎加主要城市的市中心都设有规模很大的中国商品批发市场。

农产品方面,今年6月份,哥斯达黎加出口商会在宣布中哥两国完成检验程序,第一批哥斯达黎加鲜菠萝已运向中国(资料显示哥斯达黎机向中国出口的第一批菠萝共计七个货柜,每货柜载重15万公斤菠萝)。中国对于哥斯达黎加来说是非常重要的市场。贸易方面,哥斯达黎加和中国处于一个相互需求的关系,可以通过加强这种关系来实现合作共赢。

《环球财经》:您如何看待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在这一倡议,以及未来中国企业的对外投资中,哥斯达黎加能否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

Madrigal Lopez:这些年来,大家都看到了中国的成就,中国的发展方向是极其正确的。它使得中国变得更加开放了。

中国面对的是庞大人口的挑战,尽管拥有一些像北京这样发达的现代化城市,但还有许多贫穷和欠发达地区需要发展。通过践行“一带一路”倡议,可以将经济动力深入到中国的中心地带,并与周边沿线国家更加容易地交换服务以及技术,从而获得更大的进步。

在“一带一路”倡议的框架内,哥斯达黎加会深入加强与中国的贸易合作。当然,作为一个500万人口的小国家,我不确定哥斯达黎加能否在中国的对外投资中扮演很重要的角色。不论如何,中哥两国未来的经贸关系发展具备很大的空间与潜力。

两国应共同关注美国加息带来的挑战

《环球财经》:2016年以来,美国进入加息周期,美联储的加息政策是否将给哥斯达黎加经济造成挑战?

Madrigal Lopez:美联储加息对哥斯达黎加经济带来了一定的不利影响。以美元计价的国际贸易较多,美元也是世界第一大储备货币,美联储的一举一动都会对其他国家金融市场和金融秩序的稳定产生重大影响。在哥斯达黎加,美国加息直接影响了科朗的汇率。与此同时,美元的借贷成本逐渐增加,导致企业和个人贷款的配额发生变化。无论是以美元或科朗对哥斯达黎加进行投资,哥斯达黎加投资吸引力将会下降。哥斯达黎加的金融体系中,超半数的贷款是美元。美联储加息直接导致哥斯达黎加国内经济运行成本升高。

中国作为世界最大的新兴经济体,不可避免也受到美联储加息的影响。如果人民币长期严重贬值,会影响其他国家对中国经济的信心,同时影响中国金融市场的稳定。因此,哥斯达黎加和中国都应密切关注美联储的货币政策的动向。

欢迎订阅《环球财经》

订阅电话:010-57100199

邮发代号:82-235

全年订阅价格(含快递费):336元

 

主管: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

主办:国际技术经济研究所

请对《加强对华贸易有助于哥斯达黎加应对经济挑战》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