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吉尔吉斯斯坦首都比什凯克出发,沿着滋润了中亚文明的楚河向东60公里,便是古代“丝绸之路”的边陲重镇托克马克市,唐朝时这个地区名为“碎叶城”。有学者考证说,这里是大诗人李白的出生地,他就是在这座现今属于吉尔吉斯斯坦的城市度过了人生最初的六年时光。

跟中亚另两个与中国相邻的国家——哈萨克斯坦和塔吉克斯坦一样,吉尔吉斯斯坦与中国有着极深的历史渊源,也留下了复杂的边境纠纷。从1992年开始,中国与三国分别展开谈判,并通过一系列协议彻底解决了领土纠纷,这些边境问题磋商会议成为2001年成立的上海合作组织的前身。“1995年的时候,我就在那里(上海),当时上海合作组织还没有成立。”2017年12月1日,吉尔吉斯斯坦前总统萝扎·奥通巴耶娃(Roza Otunbayeva)在全球化智库(CCG)组织的活动上表示,“现在,上合组织日渐壮大,已经覆盖超过世界一半人口。它有巨大的潜力,我们应该使它成为一个团结的、巩固的组织,以达到更高的效率。”

在上合组织成员国中,国土面积20万平方公里、人口约600万的吉尔吉斯斯坦算得上一个“小国”。不过,吉尔吉斯斯坦与中国有1000公里的边境线,与中国不接壤的该区域其他国家——包括盛产黄金和棉花的乌兹别克斯坦、以及土库曼斯坦等石油和天然气出口国均可取道该国与中国建立贸易联系。吉尔吉斯斯坦的政治家们认为,由于本国的地理位置,中国应关注吉尔吉斯斯坦这个“一带一路”的重要节点国家。而除了“一带一路”建设外,吉尔吉斯斯坦人还希望在国家治理方面向中国吸收经验。“我们渴望深入学习中国,你们正走向何方?如何走?很多问题我不能回答,但很希望向你们学习。”演讲中,奥通巴耶娃不时表现出幽默感:“中国是个有13亿人口的大国,应该关心你们的‘小邻居’。”

 

近年来两次“革命”、六次修宪的中亚邻国

【贫困是吉尔吉斯斯坦面临的最大问题之一,贫穷的背后是政治的不稳定】

 

奥通巴耶娃于2010年7月3日到2011年12月1日担任吉尔吉斯斯坦总统(2010年4月7日~7月2日为国家临时领导人)。与该国独立后的首位总统阿卡耶夫(Askar Akayev)、发动“郁金香革命”的巴基耶夫(Kurmanbek Bakiyev)、“四月革命”后选举上台的阿坦巴耶夫(Almazbek Atambayev)相比,她的任期并不长。然而,她在该国独立后的几次政治变局中发挥了举足轻重的作用,“郁金香革命”和“四月革命”背后都有她的身影。在这个伊斯兰教占据文化主流(约80%人口是穆斯林)的国家,一名女性取得如此有影响力的政治成就实属罕见。“在当时(2010年‘四月革命’期间),各个政治派别的分歧太大,无法调和,因此他们选择了我(组建临时政府)。”奥通巴耶娃告诉《环球财经》记者,尽管她和少数几位女性政治家曾担任过高级领导职务,但在吉尔吉斯斯坦,女性的社会地位仍有待提高,“特别是在广大贫困地区”。

贫困是吉尔吉斯斯坦面临的最大问题之一,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数据,2016年该国人均GDP仅为1073美元,远远落后于邻国土库曼斯坦(6622美元)和哈萨克斯坦(7453美元)。“我们中亚国家都经历过公共服务私有化改革的阵痛,公共服务被强行私有化,许多民众变得贫困,贫困在我国仍然普遍。我认为贫困和贫富差距问题,对我们的发展来说仍然是严重障碍。”奥通巴耶娃表示。

贫穷的背后是政治不稳定,自1990年独立以来,吉尔吉斯斯坦几乎每次政治选举都会引发国内动荡,甚至多次爆发成百上千人伤亡的暴力冲突。1993年5月该国颁布独立后的首部宪法后,在短短24年内进行了六次修宪:分别发生在1996年2月10日、2003年2月2日,以及“郁金香革命”后的2006年11月9日和2007年1月15日;2007年9月,法院又推翻了后两次修改,并于当年 10月举行宪法公投;2016年12月11日,时任总统阿坦巴耶夫推动了该国独立后的第六次修宪。据报道,近80%的投票选民(投票率42%)同意通过修宪法案。

这六次修宪争论的核心是,吉尔吉斯斯坦究竟要实行总统制还是议会制?1993年第一部宪法规定,吉尔吉斯斯坦是三权分立的总统制国家。前两次修宪中,时任总统阿卡耶夫不断加强总统权力,将议会由两院制改为一院制,选举方式改为单一选区制。“郁金香革命”推翻阿卡耶夫政权后的几次修宪提升了议会权力,政体逐渐由总统制过渡为总统-议会制。2016年12月的修宪在原来基础上进行了30余处修改,进一步提升议会权力,例如总理有权在不经过总统的同意下任命或解除部长职务等,外界认为这次修宪将该国变成了完全的议会制国家。

“富人议会”令人担忧

【吉尔吉斯斯坦过去的政治动荡与贫富差距密切相关,其中又夹杂着种族和地域矛盾】

 

然而,议会制能否彻底解决过去的“独裁”等争议,一劳永逸地帮助吉尔吉斯斯坦实现政治稳定?奥通巴耶娃显得不那么乐观,她在12月1日的演讲中告诉现场的中国学者和记者,总统制在她的国家并不奏效,执政十余年的首任总统(阿卡耶夫)“将权力私有化,实行家族统治”,第二任总统(巴基耶夫)也“并不成功”;但改为议会制是一个“很大的挑战”,因为在议会制中,金钱对政治的干预可能会更直接。

如果一个国家实行总统制,意味着政府的运作与立法机构相分离。总统制的国家元首一般也是政府元首,这位领导人并非由议会选出,不直接对议会负责。相应地,议会也难以罢免他的职务,除非通过弹劾等极端手段。如果一个国家实行议会制,国家元首和政府元首(总理)往往不是同一个人,政府从立法机构——议会那里获得执政权力,并对议会负责。而议会一般由全民选举出来,选举结果往往跟候选议员所在政党的实力——有些情况下是经济能力直接相关。

“在我国和其他许多国家,议会通常由政党组成。人们建立了许多政党,但建立新政党是很困难的。要成为一个能列席议会的政党,通常需要强有力的财力资源。对于政治活动来说,这(筹款)没那么容易。”奥通巴耶娃解释道,“这个问题之所以重要,是因为(我们这些国家)贫富分化日益严重,有些人太过富有,如果他们想要跨入政坛,花钱买议会席次就是了。比如在摩尔多瓦,它是一个议会制国家,由议会选出总统。那么,什么样的人进入议会呢?有钱人!由这样的‘富人议会’负责选出政府领导人,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编者注:摩尔多瓦于2016年修改选举法,不再由议会选总统,而是改为直接选举)

吉尔吉斯斯坦过去的政治动荡与贫富差距密切相关,其中又夹杂着种族和地域矛盾。该国是多民族国家,以吉尔吉斯族为主,占总人口67%,第二大民族为乌孜别克族。该国南部临近乌兹别克斯坦的地区居住着约80万乌孜别克族人。从经济上来看北部地区比较发达,南部较为贫穷。南北方经常出现以经济环境为基础的政治博弈。2005年的“郁金香革命”就爆发于南方,其后上台执政的巴基耶夫也来自南方。而2010年的“四月革命”则源于北方城市居民的抗议活动。现在该国改总统制为议会制,是否能够有效地平衡南北方力量?一切仍有待时间检验。

环视吉尔吉斯斯坦周边,奥通巴耶娃表示,可供参考的议会制国家以及议会制治理经验实在太少。议会制固然是欧洲最流行的政权组织形式,但中亚地区的政治氛围和历史背景与欧洲相去甚远。苏联解体形成的几个国家如俄罗斯、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等实行的都是总统制。

不过,此次来中国参加中国共产党与世界政党高层对话会,奥通巴耶娃有了新发现:“根据我昨天(2017年11月30日)的了解,中国是一个议会制国家,是这样吗?”在得到与会者肯定的回答后,她表示:“这(议会制)是一个我们需要学习的新路径。”

 

中国国家治理经验值得学习

【“十九大报告是内容很丰富的重要报告,其中包含了共产党的治理给这个国家带来繁荣和成功的许多经验”】

 

奥通巴耶娃已经为吉尔吉斯斯坦吸收中国经验付出了许多努力。卸任总统一职后,她于2012年1月成立了萝扎·奥通巴耶娃国际基金会,旨在帮助吉尔吉斯斯坦的社会、政治和经济发展。2015年,该基金会将《我的父亲邓小平》一书翻译成吉尔吉斯语出版。奥通巴耶娃在该翻译版的首发仪式上表示:“中国是我们山水相连的邻国,目前已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作为邻国的吉尔吉斯斯坦,我们需要了解中国如何在短短的几十年时间中从脱贫到致富的伟大发展史,学习他们不断跨越式进步的经验。因此我们决定将这本书翻译成吉尔吉斯语,让更多的吉尔吉斯人民阅读到这本书,也为吉尔吉斯斯坦的发展提供可借鉴的经验。”

奥通巴耶娃告诉记者,在吉尔吉斯坦,俄文书籍很多,但吉尔吉斯语译作相对较少,她希望本国民众有更多用吉尔吉斯语阅读中国著作的机会。现在,她的翻译工作有了下一个目标。“很自豪地说,我们翻译了《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第一卷,并且已经取得了第二卷的授权,准备继续在吉尔吉斯斯坦出版。”奥通巴耶娃在12月1日的演讲中介绍道。另一份引起她浓厚兴趣的文件是中共十九大报告,她表示已经仔细阅读了俄文版。“这(十九大报告)是内容很丰富的重要报告,其中包含了共产党的治理给这个国家带来繁荣和成功的许多经验。你们有到2050年的发展战略,有‘两个一百年’的计划,我觉得这确实是我们应该更认真学习的。我也希望邀请中国的学者专家来到中亚分享经验,学习贵国的发展经验对我们来说非常重要。”

“这几天(2017年11月30日~12月3日),北京正在举办一个世界政党的大聚会(中国共产党与世界政党高层对话会)。如今在我们国家,政党是重要的政治形态,因而这场聚会对中亚来说也非常重要。”奥通巴耶娃表示。“我们中亚国家和以前不一样了。我们都曾是苏联体系的产物,但20多年以后,我们成为了不同的国家,并选择了不一样的发展道路。虽然我们中亚国家彼此之间都不一样,但仍然在政治上联系密切。我们都是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OSCE)的成员,继承了原来苏联的角色。在欧安组织,我们在全球治理、法治、民主发展的领域做了许多努力。”

现在,有约3200名吉尔吉斯斯坦留学生在中国学习,该国国内的大学也开设了很多汉语课程。“让我很骄傲的是,我们的驻华大使馆有很多擅长中文的使馆人员,其他前苏联国家的驻华使馆可没有这么多的中文人才。”奥通巴耶娃说,“此外,我们国家已经培养了不少汉学家,他们了解中国,例如上合组织前秘书长伊玛纳利耶夫·穆拉特别克就是我国及中亚地区最资深的汉学家之一。现在两国交流已经越来越多,到目前为止,我们做得不错。”

 

“一带一路”可帮助稳定地区局势

【在“一带一路”中,吉尔吉斯斯坦可以发挥桥梁作用,特别是在乌兹别克斯坦和中国之间建立连接】

除了国家治理之外,奥通巴耶娃最想与中国学者交流的还是经济话题。“一带一路”倡议在中亚各国引起了巨大的反响,在这个倡议被提出之前,中国已经向吉尔吉斯斯坦提供了大量贷款。中国进出口银行连续多年为吉尔吉斯斯坦最大债权方。该国财政部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年底,吉尔吉斯斯坦外债额2767.883亿索姆(约折合40.72亿美元),占吉国内生产总值的56.3%;居于前四位的债权方依次为:中国(贷款21.1亿美元)、世界银行(贷款10.11亿美元、援助4.67亿美元)、亚洲开发银行(贷款9.69亿美元、援助4.94亿美元)、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贷款4.94亿美元)。

不过,由于当地复杂的地理环境、安全问题和其他不稳定因素,中吉两国的贸易交流和部分中资项目遇到了一定的挫折。例如,2016年5月,吉尔吉斯斯坦—中国天然气管道建设施工期被宣布推迟。2016年8月31日,中国外交部和驻吉尔吉斯斯坦使馆根据吉尔吉斯斯坦安全局势状况发布了谨慎赴吉的安全提醒。2017年12月初,中国驻吉使馆再次提醒中国公民密切关注当地局势发展,近期谨慎赴吉,并指出根据当前安全形势,该提醒有效期至2017年12月31日。

“在我国,借助中国信贷运行的产业项目一度被切断。我必须承认,很不幸,这取决于我国的能力,而不是因为中国不愿意给我们(投资)。在过去25年中,我们不断从自身的经济发展中学习,遇到许多难解的课题。我们有很多计划被耽搁了,也没有办法让民众感到满意。”奥通巴耶娃表示。

不过,基础设施建设正是帮助该地区摆脱贫困、进而稳定安全局势的重要手段。“某种程度上说,基础设施建设可以立刻将民众带出贫困的泥潭,中国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在这方面走了一条十分正确的道路。”奥通巴耶娃在演讲中说,例如中国计划在瓜达尔港大量投资,并建设“中巴经济走廊”,这对地区安全局势很有助益,因为这些经济路线将经过塔利班武装活跃的地区。“我希望中国在阿富汗问题中扮演更重要角色。因为这对于我们所处的地区来说是非常严重的问题,我们总是受到威胁,例如塔利班分子可能从阿富汗流入中亚国家。”

她表示,在“一带一路”中,吉尔吉斯斯坦可以发挥桥梁作用,特别是在乌兹别克斯坦和中国之间建立连接。“乌兹别克斯坦是中亚最大的国家,有3200万人口,但是其和中国不直接接壤,必须借道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现在渴望成长,他们希望增加和中国之间的贸易。我希望中亚国家和中国之间的贸易通道早日建立起来。”她也非常关心被推迟的天然气管道建设,“中国之前推迟了和吉尔吉斯斯坦之间的天然气管道建设项目,也许之后你们会再启动,这是两国之间最大的项目,我们渴望这个项目能够实现。”

“我确信,中国在国际舞台上的作用越来越重要,我们都希望听到更多来自中国的消息,希望中国进一步参与国际事务。”奥通巴耶娃表示,尽管中国在某些国际问题上较少表态,事实上吉尔吉斯斯坦也很少对国际事务发表意见,但无论如何,目前存在许多迫切的国际问题,需要中国这样的大国和它的“小邻居”共同面对。


【文章来源】

《环球财经》2018年1月刊“环球访谈录”栏目,作者/本刊记者 刘美。

【杂志订阅】

订阅单价:20元/本,快递费8元/本,336元/年

订阅电话:010-57100199,18210556783

其他方式:公众号或文章留言“订阅”
邮发代号:82-235

请对《吉尔吉斯斯坦前总统奥通巴耶娃:中亚“小邻居”期待中国的更多关注》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