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来,我国的国际研究学界对中拉关系的论述,呈现了与以往较大的差异。一方面,关注中拉关系的学者人数日升、学科背景日渐多样;另一方面,研究重心也由促进合作,转变为探讨中拉整体合作与命运共同体构建。学界对中拉关系视角的变化,仅是中拉关系大发展的一个缩影。继2008年首份《中国对拉美和加勒比政策文件》出台以来,2016年11月,我国政府颁布了第二份《中国对拉美和加勒比政策文件》。首份文件奠定了双方的合作基础,第二份文件则细化了合作领域。在此基础上,中国努力推进中拉整体合作。国际局势风云变化的2017年,中拉战略合作可谓收获与挑战并存。

 

中国与拉美及加勒比地区国家以高层互访推动政治互信

【尽管中国与拉美地区大国实现了关系递进,双方高层互访进一步增加,但中国与拉美国家政治关系发展仍存诸多未知】

中方对拉美的战略合作意愿进一步增强。除第二份《中国对拉美和加勒比政策文件》文件外,双方积极推进中拉论坛框架下各领域合作,发挥好论坛部长级会议、中国—拉共体“四驾马车”外长对话、国家协调员会议等机制作用,举办好政党、法律、青年、智库、基础设施、科技创新、企业家、农业、民间和地方友好等领域分论坛活动,不断完善论坛机制建设。

中国与拉美地区大国实现了关系递进,双方高层互访进一步增加。习近平主席多次到访拉美各国;2017年,多位拉美国家元首访问中国。探讨如何实现共同发展,落实中拉发展的战略对接。拉美是“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自然延伸,“一带一路”倡议日益得到拉美地区大国的支持与回应。

2017年5月,阿根廷总统马克里、智利总统巴切莱特赴中国参加“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并对我国进行国事访问。8月31日至9月5日,巴西、墨西哥总统来华并出席金砖国家领导人厦门第九次会务以及新兴市场国家与发展中国家对话会议。巴西总统米歇尔·特梅尔正式对我国进行了国事访问,进一步推进中巴全面战略伙伴关系,是双方共同的发展目标。墨西哥总统也与习近平主席会见时,表达了增进贸易投资的意愿。面对北美自由贸易协定重谈,墨西哥同时希望本国企业能与中国企业开展合作,如:进入中国电商领域,获得更多商机。

此外,推动贸易投资是墨西哥政策引导出口对象国多样化的又一举措。2003年起,中国即成为墨西哥第二大贸易伙伴。不过,墨西哥国立自治大学中-墨研究中心协调员恩里克·杜塞尔(Enrique Dussel Peters)教授指出:“2016年墨西哥对华出口即低于2011年,墨西哥对华贸易逆差短期内难以改善,双方的贸易关系仍旧非常不平衡。”墨西哥企业和公共部门并未形成长期发展对华关系的体制构建,墨西哥品牌也未能获得足够的中国市场认知,双方在贸易法规与政府政策等方面仍缺乏了解。这也是多数拉美国家在增进与中国贸易中的主要问题。

2017年中国与巴拿马建交,这一外交成果有效拉近了中国与中美洲和加勒比地区国家的政治往来。巴拿马特殊的地理位置——中美洲地峡,坐拥世界重要物流、金融中心巴拿马运河,中巴经贸合作在既有的深度互补基础上,还将迎来中巴建立大使级外交关系所带来的政治便利条件。历史上,两国的经贸关系可追溯至1949年新中国建交之际,巴拿马聚居的新老华人以及82公里的运河,是两国民间外交和商贸关系的重要纽带,双方今后的合作普遍被外界看好。2017年6月12日,巴拿马通过电视发表演讲:“我向全国和世界宣布,今天,巴拿马共和国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外交关系”。 11月16~22日,巴拿马共和国总统巴雷拉(Juan Carlos Varela)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

与此同时,中国与拉美国家政治关系发展仍存诸多未知:首先,2017~2019年,拉美地区进入选举期,16个地区国家将进行总统和议会选举。其次,拉美各国内部政局的“左右博”及行政、立法权之间的博弈加剧。委内瑞拉反对派与马杜罗政府的对峙局面、秘鲁总统库钦斯基遭弹劾及赦免前总统藤森引发的国内不满、洪都拉斯因计票系统问题导致选举结果遭到质疑、以及和平进程后哥伦比亚政局走势等。第三,地区内国际关系的变化也将影响未来中拉关系的发展。

 

 风险中推进的中拉经贸合作

【近两年加勒比地区经济因受到周期波动和外部影响,经济低位徘徊。经济增长率与通胀率均低,但面临公共债务和外债“双风险”以及财政和经常账户“双赤字”。未来的挑战主要来自结构不平衡、气候和环境的脆弱性以及在融入世界经济过程中缺乏竞争力】

 

2017年,拉美和加勒比地区出口额同比增长13%。中国成为主要外部拉动因素,约占出口总额30%。近年来,中国跃升为拉美多国的第一大贸易伙伴。2006年以来,中拉贸易额进入快速增长期。相较2000年,中拉贸易额增长22倍,达到2635亿美元。自2015年以来,中国与拉美国家多项贸易指数呈下降趋势,但双方优化贸易结构及提升贸易存量的意愿与发展目标是明确的。

自由贸易协定成为推进中国与拉美国家贸易的重要政策。目前,中国已与拉美三国签订了贸易协定:智利(2006年和2017年)、秘鲁(2009年)、哥斯达黎加(2011年)。在研与拉美国家自贸区项目包括:与哥伦比亚自贸协定及与秘鲁升级自贸协定项目。2017年11月11日,习近平主席与智利总统巴切莱特在越南出席亚太经合组织第二十五次领导人非正式会议期间,共同出席中智自由贸易协定升级议定书签字仪式。这是中国与拉美国家首次实现自贸协定的升级,在2006年11月首份自由贸易协定基础上,双方务实合作进一步推进。

双方经贸合作从传统的国家主导,向企业主导方向发展。2017年5月,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访问阿根廷和墨西哥,希望推动双方中小企业合作,与当地政府合作推动企业参与全球化进程。2017年11月9~11日,中国国际商会在珠海主办“中国-拉美国际博览会”。此为中拉第一届相关领域博览会,吸引了来自24个拉美国家和其他33个“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参与。最终签约73个项目,签约总金额约为32.5亿元。博览会以商贸合作为主体,领域涵盖科技和农业、商品贸易、服务贸易、技术合作、投资金融、问题旅游等一系列内容。是中拉经贸合作机制的创新之举。11月30日至12月2日,中拉企业家高峰会在乌拉圭埃斯特角市举行。2007年,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与美洲开发银行共同举办首次会议。目前,遵从中国与拉美和加勒比国家共同体合作计划倡议精神的高峰会,日益被企业贸易认可,成为重要洽商平台。

未来中国与拉美国家经贸合作整体环境良好,地区经济作为重要影响因素,利好信息与挑战并存。美洲开发银行2017年12月18日发表《拉美和加勒比地区贸易趋势预测》报告指出:2017年拉美和加勒比地区出口额总计9850亿美元,较上年同比增长13%。其中,中国对拉美出口增长贡献约占30%,贡献最大。拉美经委会也对拉美经济增长给予逆势回升的利好评价。但是,近两年加勒比地区经济因受到周期波动和外部影响,经济低位徘徊。经济增长率与通胀率均低,但面临公共债务和外债“双风险”以及财政和经常账户“双赤字”。未来的挑战主要来自结构不平衡、气候和环境的脆弱性以及在融入世界经济过程中缺乏竞争力。除了上述国家政府换届内部金融与外贸带来的风险外,重谈北美自由贸易区协定的谈判也影响着未来中墨经贸的发展。

 

专业化和多元化

——中拉关系的新路径

【中国与拉美国家企业对金融服务与法律服务的需求日渐提升。在国际化背景下,这两个领域无疑将成为减少中拉关系阻力的重要保障】

 

法律与金融合作日益成为中拉关系的新领域和必要内容。近年来,除了传统的经贸与政治领域关系递进,中拉合作日渐呈现专业化与制度化的发展特点。随着双方在基础设施、投融资领域合作的深入,中国与拉美国家企业对金融服务与法律服务的需求日渐提升。在国际化背景下,这两个领域无疑将成为减少中拉关系阻力的重要保障,也是未来跨太平洋合作的新增长点。

基础设施投资和建设逐渐成为中拉合作的新增长点。2017年6月1日,中国-拉美和加勒比国家基础设施合作论坛在澳门召开。来自16个拉美和加勒比国家级世界银行等多边组织的180余名代表,与中国外交部、商务部、国家开发银行、中国进出口银行、中国出口信用保险公司以及参与中拉基础设施领域合作的中资企业代表近800人出席了论坛。商务部副部长俞建华指出:基础设施投资和建设是中拉经贸合作中最具增长潜力的领域,发挥好这一平台,有助于中拉经贸合作质的提升,同时有助于地区经济融合。根据中国商务部数据:2015年、2016年中国对拉美非金融直接投资分别为214.6亿美元和298.4亿美元,年均增长分别为67.1%和39%。

中国与拉美多国存在“美好生活”理念共识。2017年,在中国共产党的十九大会议闭幕式上,国家主席习近平在报告中提出,努力让人民过上更加美好生活。无独有偶,玻利维亚和厄瓜多尔两国也在进行以“美好生活”为题的国家发展。源自印第安传统文化的“美好生活”理念,以克丘亚语和克丘亚语写入国家宪法及发展规划中。在世界其他地区面临诸多族裔冲突的同时,拉美地区提出了不同于欧美消费主义的人与自然和谐观念,并借助这一印第安传统理念,进行有别于西方发达国家发展道路的探索。这也为我国推进让人民过上美好生活提供别国经验。

近年来,中国和拉美地区国家,还增进了国际法领域合作。2017年,中国与厄瓜多尔开展了刑事司法协助条约谈判,与阿根廷签订并批准引渡条约。同时,拉美及加勒比地区传统的经济领域主导的一体化进程已不能承载全面与有效的地区一体化发展诉求。当今地区一体化制度发展已向多元、专业化等方向发展。基于历史、文化传统的一体化的法治构建与实施已有一定经验积淀,地区在追寻有效一体化组织制度构建过程中,也在逐步深化对区域一体化法治构建与实效性实践与探索。

双方学术交往、文化交流进一步加深、拓宽。2017年5月,“中拉新闻交流中心”正式启动,这一项目受聘邀请来自9个拉美国家的11位新闻工作者来华工作、学习。半年期的访问必将增进拉美与中国的相互理解,有助于文明互通。此外,以“新起点、新机遇——加强中拉合作传播,深化中拉新闻领域务实合作”为题,10月17、18日,拉美和加勒比国家共同体(拉共体)-中国高级别学术论坛在智利首都圣地亚哥举行,本次会议同时也是第四届中国-拉共体智库论坛,会谈为2018年1月的中拉论坛第二届部长级会议提供了政策建议。10月27日,中拉媒体论坛成功举办。11个拉美国家的主流媒体与中国媒体代表共同参会。拉美学者就中共十九大作出的各重大决策部署、取得的重要成果进行了深入了解。双方也就十九大在国际合作与媒体交流中的意义与作用进行了探讨。

环境问题一直是发展中国家共同面临的挑战。中国与拉美国家间也在今年增加了相关问题的探讨与合作,深化了专项领域的中拉关系。2017年11月2日,中国-拉美环境与发展政策对话会在北京举行。来自拉美及中国的近百位代表围绕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如何实现可持续发展及其与环境保护的关系等问题,进行了研讨。拓宽了中拉合作领域与内涵。也是共同应对发展中国家挑战、共谋发展的有益尝试。

 

2018年中拉关系发展的希望与挑战

【中国对拉美有战略,而拉美国家普遍缺乏发展同中国关系的战略规划】

 

毫无疑问,特朗普上台对世界政治格局产生的影响,是中国与拉美以及更广泛南-南合作的国际背景。中国与拉美及加勒比地区的政治合作以推进务实合作、打造中拉命运共同体为目标。2018年,拉美多国的选举,国家内部左右翼力量博弈,也将对关系发展有不确定性影响。

目前,拉美主要国家普遍面临进一步推动经济复苏和完善结构性改革的共同要务,中国为地区经济发展及贸易多元化提供了替代性选择。习近平主席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中拉整体合作机制等,客观上符合地区战略发展需要。中国与拉美相关国家的自由贸易区建设也在稳步推进。然而,国际与地区经济回暖形势,仍将对贸易规模的扩大带来一定制约。对于中拉经贸关系的发展,也出现了一些拉美声音认为缺乏对等性:中国对拉美有战略,而拉美国家普遍缺乏发展同中国关系的战略规划。未来,还有待共同筹划富有战略性、全局性中拉合作蓝图。

此外,拉美虽未形成统一区域性联盟,但地区一体化组织,也为中国与地区关系发展提供了多样性“战略对接”路径。中拉产能合作投资基金副总经理辛晓岱博士指出,在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和拉美国家再工业化进程的背景下,中拉战略对接获得难得机遇和合作空间,贸易和投资作为实现对接的“双驱动”引擎具有可行性。同时,战略对接应当注重双方关系的可持续发展。为保障中国在拉美的贸易和投资存量“可持续”发展,中资企业还应提升对环境保护、就业及税务的法律风险防范意识,提升对投资对象国的社会文化认知。这离不开媒体交流与文化互信的建立。

一方面,中拉媒体从业者相互关注度,未能匹配中拉关系的快速发展进程。由于语言、文化差异及较远的距离,跨太平洋南南媒体合作仍待深入。另一方面,多年以来西方媒体在中拉媒体报道中的“折射”影响,为双方建立了不甚真切的彼岸形象,造成了彼此片面的理解。如:拉美地区“中国新殖民论”增加了中国对拉美经贸的社会风险、中国社会认为“贫民窟”与“城市病”是拉美国家的代名词,影响了拉美企业在中国的品牌形象。这些片面认识,主要由于欠缺对彼此历史与国情知识,西方中心论掩盖了双方的真实发展。因此,在增强媒体互联互通的同时,还有学者提出通过中拉文化产业合作,作为增强相互认知的可行路径。

中拉关系发展仍具有良好可预期的前景。外交部拉美司副司长张润曾表示,中拉关系已经迈入了历史新阶段,中国对拉发展战略规划和一系列合作机制安排不仅明确了对拉合作的方向,更倾注了发展动力。中拉经贸互补性依然存在,“一带一路”倡议包含的“共商、共建、共享”理念,也符合中拉整体合作内涵,拉美国家参与一带一路合作项目的同时,将为中拉各自发展和全球治理做出新的贡献。未来十年,不仅是中国对拉美白皮书中的关键时期,也是中拉整体合作从构想成为现实,推进中国整体合作体系构建的新阶段。如何深化整体合作,是关系双方利益的重大议题。

【来源】

本文刊发于《环球财经》2018年2-3月“战略2018”合刊,文章原标题:《未来十年将是中国对拉美白皮书的关键期》/作者:韩晗,中国社会科学院拉丁美洲研究所古巴研究中心秘书长。

【订阅】

价格:

20元/本,240元/年(未含快递费);每本快递费8元。

致电:

010-57100199,18210556783
留言:公众号或文章评论留言均可

邮发代号:82-235

请对《未来十年将是中国对拉美白皮书的关键期》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