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环球财经杂志官网首页
  2. 产经公司

再度重组,新掌门欲如何“缝补”德意志银行

再度重组,新掌门欲如何“缝补”德意志银行

7月7日,德意志银行(以下简称德银)官方网站宣布,德银将开启史上最大规模的重组计划。根据新计划,德银将成立第四大业务板块——企业银行部,与环球金融交易业务部、德国本土商业银行业务及投行业务并行;同时,德银宣布大幅减少投行业务,预计将全部消耗成本减少60亿欧元,至170亿欧元。同时计划将约20%杠杆资产(合2880亿欧元)及740亿欧元风险加权资产(通过缩小或出售方式)转移到资本释放单元(CRU),并承诺自2022年起,将把50亿欧元股东权益返还并预计实现8%的有形权益回报率。德银预计,重组成本高达74亿欧元。此次重组涉及的全球裁员人数将高达1.8万人,约占其总员工数的20%。

这项重组计划,是德银首席执行官(CEO)泽温(Christian Sewing)自2018年4月8日上任后的第二个重大计划。在第一个重大计划——与德国商业银行合并案因裁员问题于2019年4月宣布失败后,泽温显示出了“壮士断腕”般的勇气,力图保持这个自2015年起一直持续亏损、刚刚于2018年扭亏为盈的老牌银行,保住来之不易的复苏苗头。

 

德银一百五十年

 

走马上任仅15个月、现年49岁的泽温并非德银的第一位改革派掌门人。但他的前任们,无一例外均宣告改革失败并黯然离职。虽然德银2018年实现盈利,但是此次改革力度之大,仍让外界对德银的未来充满了不安的揣测。2020年,德银即将迎来自己150周岁生日,作为世界第15大、欧洲第四大、德国第一大银行,在迎来史上最大重组计划的同时,也迎来了叵测的未来。

德意志银行成立于1870年,当时德国尚未统一,日耳曼商人在与其他欧洲国家进行贸易往来时,不得不依从于英国贸易规则。为此,普鲁士王国开启了扩张国际贸易的计划,和银行家德尔布吕克(Adelbert Delbrück)、政治家班贝格尔(Ludwig Bamberger)等人“摆脱依附于英国贸易规则”的想法不谋而合。在“铁血宰相”俾斯麦的大力支持下,各地小银行合并成德意志银行,来自工业巨擘西门子家族的格尔奥格·西门子(Georg Siemens)、犹太裔银行家瓦利希(Hermann Wallich)及长期在纽约从事国际贸易的普拉特纽斯(Wilhelm Platenius)三位显贵同时出任第一任行长。德意志银行拿到德皇威廉一世颁发的经营许可证的时间,比普鲁士王国统一德国的时间(1871年)还早一年。

直至20世纪末,德银的主营业务一直是为银行间重组、国际贸易及资产管理提供各项服务,比如向工业企业提供贷款(比如为美国当时第二条大铁路、1888年修建的北太平洋铁路提供贷款)和为国际贸易商户提供汇票(主要是德国与英法两国的贸易),可以说,德银为今后日耳曼人引以为傲的工业发展打下了坚实的经济基础,也让德国在国际金融市场有了立足之地。世界第三大电梯制造商蒂森-克虏伯集团的前身之一克虏伯公司、拜耳制药等蜚声国际的跨国集团,其发展都离不开德银在资金、信用担保等方面的保驾护航。

进入20世纪后,在两次世界大战中,德意志银行作为国家银行,其中所扮演的角色自然颇具争议。1999年,据《纽约时报》曝料,德银不但为秘密警察组织盖世太保提供银行服务,还为奥斯威行集中营及其周边工厂的基建提供专项基金贷款(注1)。德银承认《纽约时报》的报道属实,并向大屠杀幸存者及家属付出了52亿美元的专项赔款基金作为和解协议。六年后(2005年),德银在在官网上主动说明了自身“黑历史”(注2)。

战后的1948年,按照同盟国的要求,德意志银行被拆分成10家地区性储蓄所,但这些小银行又于1952年通过改组在德国西部分别成立了三家地区性大银行。五年后(1957年),这三家地区银行最终选定德国经济中心——美茵河畔法兰克福,组成了现在的“德意志银行股份公司”,重新回归德银之名。

重组后初期,德银主要靠零售银行业务(主要为各种存款业务)及小额私人贷款业务打开市场,至20世纪70年代始开启扩张之路,先后在米兰、莫斯科、伦敦、巴黎和东京开设分行。80年代,德银斥资6.03亿美元收购位于米兰的美国与意大利银行(Banca d’America e d’Italia)98.3%的投票权,以此为跳板,德银在意大利展开了多笔银行收购业务。尽管德银在1956年就成立了日后在投行界大名鼎鼎的德国有价证券储蓄公司(DWS),但当时德银仍以零售业务、个人信贷、投资等为主业。

由于和政商两界过从甚密,历史上的德银屡屡涉入丑闻。最大的当属1975年有使用纳粹劳工丑闻的钢铁大亨弗里克(Friedrich Flick)及其家族向德银出售了市值约19亿德国马克的戴姆勒-奔驰公司股票却没有缴纳税款,事后证明这些股票通过德银账户进入了时任经济部长弗里德利西斯(Hans Friderichs)及其继任者兰波斯多夫(Otto Graf Lambsdorff)的腰包。不过,令人讽刺的是,腐败案调查了12年(1987年),两位政府官员仅缴纳少量罚款,德银和弗里克均以“没有政商交易”证据全身而退。

此时的德银意识到,政商交易面临着巨大风险,要想实现财富的迅速积累,需要另辟蹊径。1989年初,德银传奇总裁海尔豪森(Alfred Herrhausen)大胆地将业务重心转换到投行业务上。当时,市值约2020亿美元的德银,以14.8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英国当时最古老也最具影响力的投资机构摩根建富(Morgan, Grenfell & Co.)4.9%的股票,成为摩根建富的实际持有者并入主纽约华尔街。然而,海尔豪森于当年底在德国极端组织“红色旅”策划的炸弹袭击事件中遇袭去世,德银投行业务的发展遇阻。他的两位继任者——企业并购专家科博尔(Hilmar Kopper)及法务专家布劳尔(Rolf-Ernst Breuer)都不热衷于投行业务,错失了业务快速发展阶段,德银被认为陷入“失去的十年”。

机会直到1998年的金融风暴才首次来临。德银以100亿美元收购主营资产管理的美国银行家信托公司(Bankers Trust Company),一跃成为仅次于瑞银集团、福达投资和日本邮政人寿基金的全球第四大资产管理企业,并开始积极谋求在纽交所挂牌。

 

大放异彩的“投行十年”

 

2001年10月,德意志银行在纽约交易所挂牌上市,是因“9·11事件”造成金融市场停滞后首家在纽交所上市的企业。翌年,从业近20年的投行老将的阿克曼(Josef Ackermann)出任德银CEO,为德银开启“找回的十年”。

阿克曼首先在美国加强投行业务。2002年,德银以25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发明世界上第一支免佣基金的斯卡德投资公司,然后将其与德国境内的子公司DWS合并为DWS有限责任公司,主营业务为有价证券交易。

在欧洲,阿克曼分别于2002年和2005年主导收购了瑞士私人银行鲁德-布拉斯(Rued Blass & Cie)及俄罗斯投资银行联合金融集团(United Finanncial Group ),使得德银在《金融时报》中“全球并购排行榜”中长期雄踞前十名,2008年更是冲到了第六名的位置(注3)。

就是在收购瑞士私人银行的同一年,在德银对冲基金部门工作的英籍印度裔投行专家加因(Anshuman Jain)得到了阿克曼的重用,成为执委会成员并在2004年接管了全球市场及投行业务。加因在东欧的投资策略甚为激进,他不但说服联合金融集团的创始人在被收购后继续为德银效力,还从2007年4月起任命俄罗斯对外贸易银行(VTB)主席科斯汀(Andrey L. Kostin)之子小安德烈(Andrei Kostin)在德银莫斯科分行工作,令德银此后每年5亿~10亿美元的利润中,与VTB相关的部分占到50%~80%(注4)。在小科斯汀2011年7月因交通意外去世前,一直分管独联体国家的企业与银行间的融资管理。(注5)

阿克曼也没有完全放弃在德国本土的零售业务。2005年德银股本回报率冲到了25%的高位,翌年,德银先后收购或部分收购以零售、信贷等为主的传统银行诺里斯银行(2006年)、柏林银行、邮政银行(自2018年起正式全权接管),力图在本土发展传统业务、在美国发展投行业务“两线并行”。

 

危机过后,换帅与丑闻交织

 

然而,随着美国2007~2008年次贷危机、欧洲2009年债务危机的接连爆发,德银投行业务开始走下坡路。英国《卫报》甚至把彼时的德银称为“第二个雷曼兄弟”——由于主打抵押贷款担保证券业务,德银将房贷债务打包,以担保债务凭证(CDO)的形式出售给投资者,创造了市值约320亿美元的CDO产品,但当次贷危机已现端倪之时,德银仍然继续大力向市场兜售这些“有毒的”产品。《卫报》认为揭露“华尔街之狼”的好莱坞影片《大空头》中,男演员高斯林(Ryan Gosling)所扮演的以做空次贷CDS(即信用违约互换)获得大量收益的投资枭雄,原型就是德银在华尔街的交易员。(注6)

次贷危机全面爆发后,德银亏损高达390亿欧元,阿克曼认为,这笔损失需要过半个世纪才能缓过来,令德银在纽交所股价彼时跌幅超过75%。2011年9月2日,美国联邦住房金融局(FHFA)将包括德银在内的17家银行告上法庭,认为这些银行在向房利美和房地美两家房地产公司出售抵押贷款证券时有欺诈行为,德银于2014年1月3日向FHFA支付了号称“史上最大笔罚单”的19.3亿美元庭外和解金。自此,德银开启了“漫漫罚款”之旅。

除了出售不良证券,2012年12月5日,德银风控部门的两位职员本-阿茨(Eric Ben-Artzi)和辛普森(Matthew Simpson)向《金融时报》曝料称,2009年5月的德银公司内部文件显示,由于德银在证券市场上用杠杆撬动了约1300亿美元的杠杆,次贷危机爆发后,德银账面亏损超过120亿美元,但德银却想方设法将这笔烂账隐藏起来,若没有政府资金援助,德银不可能适时调整自身结构,将操作资本降至符合自身能力的水平(注7)。尽管两人没有特指是哪国政府,但谁都知道,德银背后的最大靠山,只能是也只会是彼时正准备进行“德国工业4.0”计划的德国政府。

就在FHFA起诉德银后不久,2012年初,阿克曼与曾任德银首席风控官的监事会主席博尔西格(Clemens Börsig)双双引咎离职。到了6月,德银计划在投行业“重头再来”,任命出身投行界的加因与费琛(Jürgen Fitschen)对德银进行重组。

祸不单行的是,两人上任不满一个月,伦敦银行间同业拆借利率(LIBOR)就爆出了操控利率的丑闻,LIBOR框架下的德意志银行、汇丰银行、巴克莱银行、花旗银行等20家全球知名银行于2012年6月起开始接受英国政府的调查。2013年12月4日,德银因此项丑闻向欧盟委员会竞争总署支付了7.25亿欧元;2015年4月24日,德银又因此向英美两国政府支付了25亿美元。

由于连年接受调查,在尚未支付巨额罚金的2014年1月,德银公布的2013年第四季度财报显示,税前损失高达约16亿美元;到了2015年,德银的核心一级资本率(Capital Ratio Tier-1)仅为11.4%,低于欧洲24大公开上市银行中位数的12%。德银2015年、2016年两年停发股息,1.5万雇员被解雇。

在德国本土,德银也麻烦缠身。2002年,德国媒体企业基尔什集团被曝出无力偿还债务,宣布破产。随后,基尔什集团将德银告上法庭,称时任德银CEO的布劳尔在电视台公开诽谤基尔什集团信用欺诈,导致集团因名誉受损而破产。经过旷日持久的官司拉锯战,最终,2014年2月20日,法院判决德银向基尔什集团的继承人支付7.75亿欧元名誉赔偿费及自2002年以来的利息(总计约9.25亿欧元);时任德银CEO的费琛还因在2012年12月因给基尔什集团做资产清算时涉嫌税务欺诈,遭到警方逮捕。不过四年后,他和其他四位德银高官被宣布无罪释放。另一位CEO加因也在2012年5月21日被德国电视一台曝料,称其涉嫌为高风险抵押资金伪造文书(注8),以此为德银带来几十亿欧元的不法收入。德国联邦金融服务监管局因LIBOR丑闻对其进行了长达两年的调查,但加因最终全身而退。

上述两位陷入麻烦的CEO,先后于2015年6月(加因)和2016年5月(费琛)离开德银。

加因离职后,德银还没有打算放弃投行业务,来自英国的投行专家克莱恩(John Cryan)履新,与费琛联席出任CEO,并在后者离职后成为德银全权掌门人。但是,克莱恩对德银的改革并不奏效。其中很重要一个原因是,外界披露越来越多的德银丑闻,无法令公众对这个古老银行重拾信心。

早在2013年4月4日,国际调查记者联盟公布了一份名为“离岸解密”的文件,德银被曝光出通过德银新加坡分行,在全球各个避税天堂(主要在英属维京群岛)成立了超过300家公司或信托机构,以逃避税收。很快地,德国媒体开始对德银群起而攻之,甚至有媒体认为多年来德银逃避了超过50%的税款,给国家带来重大损失。(注9)

两年后(2016年4月3日)爆发的“巴拿马文件”,又把德银推向了风口浪尖——由于德国政府出于对个人隐私的保护,德银成了洗钱账户的“天堂”,至少有1200家空壳企业在德银开户并受到德银的庇护,为洗钱、腐败、走私毒品与军火等行为提供金融服务。瑞士《卢塞恩报》于2016年4月6日披露,“巴拿马文件”显示德国与13亿欧元的腐败款项有关。花旗银行随即预测,为了应付后续的诉讼,德银要被迫准备出30亿~40亿欧元的费用。(注10)

到了当年9月16日,美国司法部向德银开出140亿美元“天价”罚单,12月双方达成和解,德银承诺支付了31亿美元罚款及41亿美元补贴,以弥补2005~2007年在美国不当销售MBS(抵押贷款证券)所造成的客户损失。

面对如雪片般飞来的罚单,克莱因被迫对德银进行重大改组,最终,2017年5月,中国海航集团宣布以10%的股份成为德银最大股东。克莱因没有透露他的100亿融资计划究竟完成了多少,对于《纽约时报》把德银称为“第二个雷曼兄弟”(注11)的奚落,他也无暇旁顾,因为随后的罚款与损失已把他压得喘不过气来了。

2017年,美国税改后,德银被要求追缴一次性税款总计14亿欧元,令德银当年净亏损七亿欧元。再加上特朗普“通俄门”调查中,德银被指成为特朗普的“白手套”——由于德银与VTB的良好关系,外界怀疑德银在“通俄门”中扮演了关键角色,并被要求披露相关细节。(注12)

尽管德银对此一直闭口不谈,且特朗普最终从“通俄门”调查中洗清嫌疑,但克莱因心力交瘁,于2018年4月宣布挂靴而去。这一次,德银终于认清现实,准备从投行业务的泥淖中拔脚,出身零售业务的泽温出任CEO并宣布了此项重大战略转移。

不过,泽温和他的前任一样,又面临着新一轮的德银丑闻。

之前还只是违规交易,2019年5月19日《纽约时报》的指控,直接把德银与特朗普“通俄门”事件挂在了一起——曾在德银杰森维尔市分行工作的反洗钱专家麦克法登(Tammy McFadden)说,她在2016、2017年反洗钱部门工作时,看到特朗普及其女婿库什纳向境外账户多次汇出巨额美元,尽管她和其他五名同事向上级报告并认为此举有洗钱嫌疑,德银有义务向美国财政部汇报或报警,但德银高层却要求他们允许库什纳向这些账户汇款,据麦克法登透露,涉案金额高达几十亿美元。

随后,特朗普发言人米勒(Amanda Miller)说特朗普旗下组织“没有经营性账户”,库什纳也通过发言人称与德银没有往来,但《纽约时报》却认为,特朗普当选总统后,曾向德银贷款约三亿美元,令其成为特朗普最大债权人,“令这家银行陷入困境”,为其“通俄”所用。(注13)

为了阻止政敌查账,特朗普已于2019年4月30日起诉德银及第一资本金融公司,以个人隐私为由禁止它们公开交易记录。尽管德银受到外界批评,但联想到美国国会曾对德银持有12%戴姆勒奔驰公司的股份大开绿灯(美国禁止银行持有工业企业股票),相信已总计支付各项罚款超过120亿美元的德银,仍会在美国过会的帮助下化解政治危机。

两个月后,宣布重大转向、放弃投行业务的发展,泽温将重点放在了私人信贷与零售业务上,不知德银此次面临的“通俄门”压力能否再次凭借天价罚款全身而退。就在宣布重回传统业务的两天前(7月5日),德银投行业务主管加尔斯·里奇(Garth Ritchi)宣布在7月底离职。

 

合并谈判破裂,新重组前景未卜

 

里奇的离职,与年初德银初次铩羽银行间合并也不无关系。2019年2月,德国财政部部长肖尔茨(Olaf Scholz)及财政部国务秘书库吉斯(Jörg Kukies)仍计划在德国打造出一个大型金融机构,以期在欧洲的信贷与资本市场中大显身手。为此,曾在高盛任职高管的库吉斯主导了数十次与德银高层的会晤,力推德意志银行与德国商业银行的合并案。如若成功,新的“德国最强银行”将以超过2.3万亿美元的资产规模位列全球第九大、欧洲第三大银行。

然而,德国商业银行CEO泽尔克(Martin Zielke)对泽温大幅削减开支的裁员计划不满,认为两家银行合并后“无法给出足够的附加值”,于4月25日宣布合并谈判破裂。泽温不得不寻求新的转机,从而有了文章开头的一幕。

有德国政府的力挺,德银在私人业务方面,一直是一骑绝尘。比如德国政府规定,外籍留学生首次入境强制要求在德银开立账户。不说别的,仅是为留学生办理财产证明的费用一项在2019年初已涨到150欧元/次,而10年前仅为20欧元/次。

2018年,自2015年起因缴纳巨额罚款而导致连续三年亏损的德银终于扭亏为盈,实现盈利2.7亿欧元;2019年保持继续增长,第一季度实现净利润1.8亿欧元。财报显示,盈利均来自传统的零售业务。

《环球财经》记者采访曾在德银北京分行工作过的德银斯图加特分行客户经理凯穆勒(Benjamin Kemmler),被告知“全公司已被要求不随便接受采访,若想采访请提供问题内容,走采访流程”为由拒绝。未来,泽温(Sewing英文意为“缝补”)通过回归传统业务能为德银“缝补”上多大的缺口?德国政府是否一如从前做其坚强后盾?那些不具名的股东(CNN透露,目前公布的德银股东名单里,最大股东仅持股3.14%)将如何对待自己手中的德银股份?“壮士断腕”后的种种不确定性,都将考验着泽温“缝补”功力的成色。(文/本刊记者:王珠珊)

 

相关资料

 

1.https://www.nytimes.com/1999/02/05/news/deutsche-bank-linked-to-auschwitz-funding.html

2.https://web.archive.org/web/20050303033629/http://www.deutsche-bank.de/geschichte/en/html/index_c.htm

3.https://ftalphaville.ft.com/2010/01/04/119341/mergermarkets-ma-rankings/

4.https://www.newsweek.com/2017/12/29/donald-trump-russia-secret-deutsche-bank-753780.html

5.https://www.gazeta.ru/auto/2011/07/04_a_3684801.shtml

6.https://www.theguardian.com/business/2019/jul/08/what-went-wrong-at-deutsche-bank

7.https://www.ft.com/content/f03eb1d6-3efd-11e2-a095-00144feabdc0

8.https://www.ardmediathek.de/ard/das-erste/reportage-dokumentation/verzockt-und-verklagt-die-guten-geschaefte-der-deutschen?documentId=10592810

9.https://www.tagesschau.de/wirtschaft/offshoreleaks106.html

10.https://www.euromoney.com/article/b12knn2ynj6jp4/can-cryan-halt-deutsche-bank39s-decline

11.https://www.nytimes.com/2016/10/07/business/deutsche-bank-as-next-lehman-brothers-far-fetched-but-not-unthinkable.html

12.https://www.wort.lu/de/international/geschaefte-mit-trump-us-demokraten-erhoehen-druck-auf-deutsche-bank-592692bda5e74263e13c063e?utm_source=de_daily&utm_medium=email-0800&utm_content=newsLink&utm_campaign=dailyNewsletter

13.https://www.nytimes.com/2019/05/19/business/deutsche-bank-trump-kushner.html

 

本文刊发于《环球财经》杂志,《环球财经》杂志社保留对此文章的全部权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