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环球财经杂志官网首页
  2. 创业者说

未来的趋势不是AI,而是RPA+AI=RPAI——专访苏州数字力量有限公司创始人兼董事长龚燕玲女士

 

未来的趋势不是AI,而是RPA+AI=RPAI——专访苏州数字力量有限公司创始人兼董事长龚燕玲女士

在接触龚燕玲之前,记者听到的一个说法是:“龚总很厉害。”追问下去,原来这“厉害”一说,一是指龚燕玲的创业干劲,二是指她给人一种透着些许刚性的感觉,不多废话,言语之中有性格力量。

在2019年12月20日在2019数字金融峰会的会议间隙,作为发言嘉宾的龚燕玲接受了《环球财经》记者的专访。她创立的企业所从事的业务“赛道”,有个特殊的名字,叫RPAI,我们的话题,就从这个不太为人知的RPAI谈起。

 

RPAI既是客观需要,也是大势所趋

 

《环球财经》:请您介绍一下数字力量和RPAI。

龚燕玲:数字力量是一家从事RPA(Robotic Process Automation,机器人流程自动化)研发、咨询、教育培训的公司。

所谓RPA,即智能化软件或机器人流程自动化,通过预先设计好的流程,协助人类完成大量“规则性较强、重复性较高、附加值较低”的事情。举个例子,比如美国高盛在2008年时有600名金牌交易员,到2018年,只剩下两名。那598名交易员被RPA+AI替代了。但并不是说这个公司真的只剩两个人了,而是新增了200个RPA+AI的岗位。这样的变化大大震撼了全球每一个需要规则自动化的领域。

尤其在2019年6月13日,日本软银公司董事长孙正义提出“世界经济将在RPA和AI的帮助下,迎来第二次经济大飞跃”的观点,并宣布将利用RPA完成日本软银公司4000名员工工作量的计划后,“RPAI”概念才开始更为广泛地被更多人所好奇,并引起国内资本的关注。

《环球财经》RPA与AI的区别在哪里?您又怎么看RPA与AI结合的前景?

龚燕玲:我学计算机出身,很清楚AI里面什么样的产品能落地,什么样的难落地。2019年我专门谈过,“RPA是AI的落地悍将”。最近,全球权威的IT研究与顾问咨询公司Gartner的副总裁斯维特拉娜(Svetlana Sicula)在年度总结大会上也认为:RPA将是企业快速落地AI应用的最佳途径。

一般RPA产品有三大组件:控制台、设计器及机器人。机器人执行的是人的业务流程,通过设计器将高重复性可规则定义的那部分编译给机器人,然后把人的流程变成机器人识别的流程执行。本质上就是按照图纸在执行,没有偏离和偏差,所以不会有像AI深度学习那样的经验主义错误。

同时,RPA没有像AI那样需要以长年累月学习的落地过程,它的特性就是快速交付。以数字力量为例,一个项目的流程咨询可能只需要花两周,就能帮助客户把所有流程梳理好。接着,数字力量会派遣至少一到两位工程师跟进需求分析和执行RPA流程开发,整个项目也完全可能在120人天左右完成交付、两人并行的话、如果不存在用户需求变更的情况差不多一个季度便可完成。

尽管存在差异,但AI和RPA之间不是替代关系,而是同一生态上的协同关系,是彼此有力的补充。只要能够充分利用AI在零售、金融等领域的行为分析优势,RPA将在应用层面如虎添翼。RPAI作为两者的结合,既是客观需要,也是大势所趋。

 

《环球财经》:目前RPA行业的全球与国内竞争格局是怎样的?

龚燕玲:RPA给人的感觉是进去很容易,自研也很容易,但如真正要把这个架构理清楚,做得很完善又落地性很强,就难了。目前很多RPA厂商的研发还是各自为阵的路线,自己的控制台只能管自己的机器人和设计器,而我们数字力量会打破这样一个各自为阵的局面。

从竞争格局的角度说,在国际上,处于第一梯队的是三家英美企业。第二梯队有日本、以色列等国家的公司,我国也必将出现至少1-2家独角兽。我认为,每个国家更大概率会出现三家大型独角兽引领RPA市场,此外还会崛起2~3个小独角兽,产生小独角兽追随和追赶大独角兽的竞争局面。值得一提的是,四大咨询公司的德勤也于2019年10月收购了一家RPA公司。德勤是从咨询、培训起步,随着业绩积累就有自己的技术路线了。这与数字力量的发展战略相近,也是先配置全球独角兽RPA预热市场,再个性化自主RPA品牌进行落地迭代。

国内的RPA赛道目前是群雄并起、逐鹿中原的状态,其中有虚假繁荣的一面。赛道上的厂商看起来很多,但真正有竞争力的不多,要么是渠道经验不足,要么是产品不成熟,要么是战略闭环还没有完成。当我得知有些已经得到融资的公司,开发团队只配了六个人时,惊呆了。这样的配置显然太轻了,侧面反映有些厂商获客动力不足导致实施团队萎缩。

虚假繁荣的原因之一,是国际资本对RPA的重视,引发了国内资本的狂热追逐,从而导致一些创业公司通过业绩造假来套取融资,其手段主要表现在:把外包服务合同额包装成RPA合同额,对外宣布数千万成交量,实际却没有几个可展示的客户等。

这些数据一看就有破绽。因为全球第一梯队的RPA独角兽公司在中国的成交量在2017进入中国市场也就2000万人民币左右,那些产品还没怎么落地的初创RPA公司又是怎么做到成交量达到五六千万人民币的呢?

 

《环球财经》:您认为数字力量的竞争优势体现在哪些方面?

龚燕玲:数字力量创业初期的主要业务是RPA咨询,提供解决方案;随着市场的认可,我们开始走少而精的专业RPA开发、咨询及培训业务;到2020年,我们将进一步从RPA解决方案提供商的角色,升级到拥有自主研发RPA产品并量产的厂商角色。

数字力量是一家研发和赋能并举的公司,从2018年成立以来,已完成了12项软件著作权和一项专利的申请与落地,并与高校对接建立了RPA财务机器人实验室,联合撰写了中国第一本院校级的《RPA财务机器人开发教程》。预计2020年上半年,公司将新完成三项软件著作权和一项专利落地,并量产发布以数字力量为品牌的中国自主知识产权的RPA软件,这将完善我们的生态闭环。

我们的优势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

一,已经积累了丰富的实质性RPA案例。例如:金融、制造、零售、央企,跨国公司等,多行业、多类型公司发力。不夸张地说,无论是在垂直行业还是商业企业我们都有很强的获客及交付能力。

二,完整的生态。目前在国内专业的RPA咨询公司中能拥有培训资质和经营范围的并不多;能进行RPA培训经营又同时具备咨询、交付以及自主研发RPA产品能力的公司也不多。交叉比较下来,全生态RPA公司目前在国内还是风毛麟角。

三,主营业务为RPA生态产品,专注专一,避免犯主营不清晰的错误。

 

《环球财经》:未来您会采取怎样的产品战略、市场战略、竞争战略?

龚燕玲:在产品战略上,我们的产品更接地气。最好的研发不是研发本身,而是解决客户的痛点。客户痛点最终会激发创新,成为产品差异化优势的体现。

在市场战略方面,我们与国际四大咨询公司的某战略有相似之处。首先,我们都是先用全球第一梯队的RPA独角兽软件来铺市场,通过这一阶段充分了解各行业的客户需求。其次,在丰富的咨询交付培训案例支撑下,有了市场品牌后再走自主品牌路线。从2020年开始,我们将通过打造RPA生态闭环,逐步在行业成长期阶段成为头部企业。

在竞争战略方面,一是走价值取胜而非价格取胜的良性发展路线。二是不断提升自身的视野和格局。与其与中国RPA的创业企业恶性竞争,不如响应国家的“一带一路”倡议,走出去,把饼做大。目前数字力量在中国香港和新加坡都注册了公司,下一步将以母公司为融资主体,寻求主投人工智能软硬件的专业科创投资人及投资公司的助力,徐图亚太地区甚至全球。

 

创业是有价值的人生体验

 

《环球财经》:您曾是全球500强惠普公司的中层管理者,为何选择辞职创业?

龚燕玲:我在惠普中国公司工作近十年,做过售前工程师,还做过销售团队管理以及渠道管理。因为业绩还不错,有幸成为了惠普百分百经理俱乐部的一员,并相继拿下了一些高潜力的经理人认证证书。

2016年前后是我职业生涯的一个转折点。这一年相继收到了几家外企的入职邀请,有的承诺年俸超百万元;这一年,也是国家鼓励“大众创新、万众创业”的一年,一些创业公司邀请我去做副总、总监等,显然,相比较稳定收入的外企,创业公司的不确定性将大大增加。

谁也没有想到,最终在众多选项中,我选择了不确定性最大的自己创业,在2018年成立了数字力量公司。现在回想,我能勇敢地响应国家号召,进行一次试练与挑战,也很荣幸。

 

《环球财经》:放弃百万年薪而自主创业,这一选择有外部推力吗?

龚燕玲:身边的榜样很重要。我的朋友中就有一个成功的创业者——国广财经的创始人孟东炜先生。在我拿捏不定时,我向孟总进行了请教。他没有直接给我答案,而是分享了自己的职业经历。他曾是中国银行某分行行长,辞职后曾担任全球领先的信息技术服务企业美国EDS公司高级咨询顾问,此后参与了几家金融软件公司的创业,其中一家是在每年的互联网数据中心(IDC)统计报告中位居金融软件领域第一名的公司,该公司于2018年10月成功上市敲钟。

孟总的经历给我的感悟是:创业是一个在短期利益与长期利益之间的取舍。我觉得他放弃铁饭碗和高薪去创业直到上市敲钟是很不容易的,这个人生体验很有价值,意义远高于短期金钱收益。所以我评估了自己——对于创业者来说,在客户、渠道以及厂商操盘能力方面非常重要,在惠普,我积累了较为丰富的操盘经验,自我评价还算及格。感性的好奇心加上理性的评估,我就加入了“双创”的队伍。

 

《环球财经》:很多创业公司面临的最大难题就是融资问题,数字力量公司的融资顺利吗?您与投资人在决策上如何达成共识?

龚燕玲:数字力量与其他创业公司的引进投资方式不一样,我没有引入天使投资,因为一般天使轮的VC投资都不低于20%股份的持有。数字力量第一轮融资我选择的是稳中取胜,通过众筹的方式一点点把资金配进来。最终也成功融到了约500万元资金,这与天使轮体量差不多,但是稀释的股份没有天使轮要求的那么多。通过渐进式配资,股东逐渐加入进来,我作为创始人始终保持了对数字力量公司87%、对其母公司97%的绝对控制权。

 

女性创业的优势与挑战

 

《环球财经》:都说创业难,作为女性创业者,如何评价创业以来的酸甜苦辣咸呢?

龚燕玲:在你之前,也曾有人与我交流过类似问题。她是医疗版块的投资人,她对我说,你是我认识的创业者中最没有表现出“苦逼相”的一个。

我觉得主要是因为在对公司资源整合与支出方面,我有一定的操盘经验,并且坚持稳扎稳打,不会操之过急。宁愿小而精,也不在没有资源配置的情况下把摊子做太大。

创业者首先要学会的就是管理现金流,现金流管控好了以后,你可以应对春夏秋冬。在这样的基础上,我们用融资T+0的方式,逐渐构建了人才梯队。

 

《环球财经》:您认为,女性创业具有哪些优势与挑战?

龚燕玲:最近也会看到“她力量”“巾帼论坛”之类论坛的出现,我觉得除了体力体能差异外,女性和男性在工作能力上并没有明显的质的区别。

如果一定要说优势,可以表现为在流程咨询过程中,女性比较善于聆听需求,能够从业务角度出发,更细致地将人的流程通过设计器转化为机器人能执行的流程。

对于IT业,人们大多有误解,认为这是男生码农的天下。以我们公司为例,虽然研发团队男性比例相对大一点,但是开发团队的领导是女性,业务需求分析(BA)岗位的领导也是女性,相比男性员工,女性员工普遍耐心和稳定性会强一些。

如果从挑战的角度,其实很多女员工面对的挑战并非是能力的课题,而是取舍问题,比如结婚生子、哺乳期产生的工作中断,这种工作与生活之间的平衡等问题。

我很喜欢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写的一本书《向前一步》,这本书告诉我们女性员工如何在管理岗位上既游刃有余,又为自己争取应有的权益。也推荐广大《环球财经》对此感兴趣的读者有空可以阅读一下。

 (文/本刊记者 王维)

本文刊发于《环球财经》杂志,《环球财经》杂志社保留对此文章的全部权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