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环球财经杂志官网首页
  2. 创业者说

要相信成功是努力之后的水到渠成

要相信成功是努力之后的水到渠成

2006年那年,我从北京大学控制理论与控制工程专业研究生毕业后,本有机会去高校当老师,过着令人羡慕的有寒暑假的生活,但我选择了一条现在看来很流行、但在当时却充满了不确定的道路:创业。我选择了“机器人产业化”。这个如今火爆得让人有点惶恐的行业,在10年前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托家庭条件还不错的福,我选择了我想做的事情。当时,赚钱并不是我的创业目标,虽然很多人说“一切不以盈利为目的的创业都是耍流氓”,但我觉得赚或赔只是在实现奋斗目标的过程中自然而然产生的结果,这个结果只要在自己可承受范围之内,就都是可以接受的。

也许就是这样一个心态,使得我从一开始对于创业这件事,想法就不是太功利。后来发现,也许正是这种心态,使我能够坚持走到今天。

 

创业者的视野要开阔

创业是一个全方位的事情,你想到的、想不到的、擅长的,不擅长的……一件一件,迟早都会摆在你面前。初出校园时,突然面对这么多事情,我彷徨过,犹豫过,动摇过,但学校的导师、共同创业的师弟的支持,让我一路坚持走了下来。每个人对成功的定义不同,我认为现在我们还不算成功,但坚信有一天我们一定会成功——让每个人都拥有自己的机器人。

由于是工程类专业出身,技术是我们先天具备的优势,在创业的过程中我经历了三个阶段:拿着技术找市场,发现市场找技术,技术市场资源匹配。在经历了初期的几年的摸索之后,我于2013年创办深圳乐智机器人有限公司(简称“乐智机器人”),为中小学、职业院校提供机器人、物联网、创客教育等科技教育的全套解决方案,包括整体规划、设备提供、课程开发、师资培训、科普活动、竞赛推广等。2015年我又创立了“KenRobot啃萝卜”机器人公司,目标是做世界上最简单的智能硬件开发平台。用类似开源的方式做可视化智能硬件开发平台和学习社区,我们将高难度的编程工作和电路设计工作简化为一个可视化的拖拽过程,把开源模块免费放到平台上,让零基础用户半小时就可以开发出一个智能硬件产品。

古人说,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KenRobot啃萝卜“就是基于这样一个理念来创立的。我们希望可以让更多的人参与到智能硬件的学习和开发中来。这个平台有些公益的性质,个人用户使用是免费的,就是希望更多的人能够通过我们的平台成为创客,实现自己的创意,为培养中国的”工程师文化“,最终实现”万众创新“贡献一分力量。

理想是美好的,现实是骨感的。在创办乐智机器人前,我们与大连一家著名企业合作儿童职业体验项目,前期投入了大量资金研发相关设备准备大干一场,结果那家企业由于非经济原因破产,导致我们赔了时间折了钱。这让我坚定命运一定要掌握在自己手中。创业的过程中,创始人的视野一定要开阔,要不然就会让企业限于一个狭小的空间中,路越走越窄。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们专注于中小学机器人教育,却忽略了我们每年都会举办的国际水中机器人大赛。结果有一天突然才意识到,已经有上百所学校参与我们的大赛了!于是我们开始与大赛结合,研发大中专院校机器人产品和服务,推进面向中小学至大专院校的“全链条”机器人教育事业。如果我们能够早一些意识到大赛的力量,能够早一天进行结合,那今天就会是不一样的今天了。

 

人才与资金

 

人,尤其是优秀的人,对于创业企业来说永远是不够的。随着公司业务和规模的扩大,现在公司发展最大的难题就是招到合适的人——好的人才在创业公司永远是抢手货。有一个典型的例子,前段时间做兼职的小伙儿不错,当项目做完我想他拉入伙时,才发现他已经从原公司离职成为另外一家公司的合伙人了。乐智和啃萝卜的创业团队有创业多年的市场总监,有北大的师弟,也有从百度毅然离职加盟的技术核心,公司目前有20多人,合作企业和机构实力也不错,应该说前景不错。但人还是很难找,借杂志一方宝地做个招聘启事:希望有志于机器人教育的精英能够加入到我们的团队中来。

我不认为资金是创业企业最重要的元素,可没有它也是万万不能的。目前公司的销售收入和利润率还可以,但如果不借助资本来迅速发展,很可能会迅速被别人吃掉。因此我们现在也在融资,在股权众筹平台天使汇上参加路演并获得了投资意向。目前旗下两家公司正在整合,准备冲刺上市,这固然是一个听上去让人澎湃的前景,但我还是希望自己能够沉下心来,真正把事情做好。在人人都能创业的时代,人们向往美好生活的愿景被完全激发,我希望自己和我们的员工都不要浮燥,也希望参与我们智能硬件开发平台和学习社区的人不要浮躁。如果一个机器人爱好者用我们平台上的开源技术和模块创造了一个产品,我觉得有义务、有责任把一些不成熟经验告诉大家,为大家尽可能地提供资源,使智能硬件的创业不再虚无。

    

技术类融资应被重点鼓励

 

大众创新是个好的号召,现在很多学生也跃跃欲试来创业,有的做的O2O项目也很受追捧,不过我认为学生上学时还是应该以学习,在学习的内容中可以增大实践课的比例,如果买椟还珠,课堂上也只想着创业,那还有什么必要考大学。

我特别希望国家相关部门再给些细化的指导,比如在支持技术型创业项目方面加大对初创的技术型企业的扶持力度。以工业机器人为例,其核心技术大多仍在国外,中国要想赶超就必须有大量的人去做这件事情,只有基数增大,才能够出成绩。目前还是以国家投入为主,支持的企业也多是大型企业,社会资本很少进入,导致此类的创业项目很少。反倒是创业型企业没有太多条条框框的束缚,有可能做出突破性的进展。也希望国家给予一些引导,投资人能够少一些急功近利,把投资更多放到能真正产生价值的生产型和科技型企业上,而不是喜欢追逐热点的”概念企业“上。

我生于1980年,在”80后“创业者中算是”老大哥“了。当年我踏出校门后开始创业,现在我经常都要面试从学校里走出来的年轻人。我发现一些孩子一进门先问待遇有多少,而闭口不谈自己能够做些什么,简言之就是有点浮躁。如果要对有志于创业的年轻人说句话,我只有一句:踏实做事,希望风停了之后你依然在天上。(文/ KenRobot啃萝卜及乐智机器人公司创始人 范瑞峰

本文刊发于《环球财经》杂志,《环球财经》杂志社保留对此文章的全部权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