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环球财经杂志官网首页
  2. 创业者说

吴超:创业趁年少

吴超:创业趁年少

房司令”运作于2014年,这一年我20岁,弱冠结发,“房司令”也算是给自己的一份成人礼。2015年1月上线,今年5月,我们融到了天使投资——梅花天使创投基金的百万投资。同期,北京玖富时代投资顾问有限公司又成为了我们的战略投资者。常常有人会投来疑问的目光:在业内久负盛名的吴世春(梅花基金创始人)和孙雷(玖富创始人)为什么会看好你和房司令这个项目?我想,这可能与我是一位连续创业者不无关系。

 

挨了一顿狠揍的“初创业”

 

在父母看来,我可能是个打小就不太“安分”的孩子。六年级时因为做彩票投注咨询,挨了父亲的一顿狠揍,还差点被母亲赶出门。在大多数人眼里,彩票纯属“撞大运”,并无规律可言。但是在我的眼里,“排三”“排五”“双色球”的顺序是有规律可言的,AC值、和值,胆码等……,六年级的我就迷上了这个,在一次投注中了二等奖后,我发现跟着我买的大人渐渐多了起来,也多多少少都跟着中了点。于是我想,与其让他们跟着我买,为什么不做会员制的投注咨询呢?说干就干,600元的会员费对他们来说还是有一定吸引力的。

我出生在一个家教比较严格、家境殷实的家庭,彩票这种事儿只能瞒着父母偷偷干。好巧不巧,有一次一位会员上门来让我推荐号,恰好碰上我们一家正在吃饭,这事就穿帮了。那一顿狠揍至今仍记忆犹新,老妈气得轰我出家门,好在被听见动静赶来的邻居给拦住了。如果这也算创业的话,这就是我人生路上的第一次创业吧!

这笔2005年挣来的2万元收入,是我自食其力的第一桶金,虽然“创业”夭折了,但“财商”从此被打开,上初中时,倒腾卖手机、在淘宝上寻代理炒外汇,到初三时也算一个小小的“百万富翁”了。

 

不做盈利链的下游

 

不过,让父母能够认可我的“倒腾”,是上高中时候的事了。那时,出国留学热已经从以前的本科毕业后发展到初高中阶段,越来越热,商机无限啊,于是我做起了出国留学培训及中介的生意。那时,我的电脑里充斥着各种各样人的信息和资料,以至于老妈一开始还以为我在“做假证”。在学校里则因为电话太多,老师建议“你下午就回家吧”。不过,当父母了解了我所做的事情后,还是采取了宽容的态度,并开始帮我谋划出主意。

一开始,我帮南京各种各样包括新东方在内的出国留学中介做下线,不久后发现,原来我处于这条盈利链条的最下端。办理出国留学,一单收费通常在5~8万,而我的提成只有5000元,而且回款通常都在半年以后。事没少干,钱没多赚,这太没有性价比了。于是,我开始摆脱“上线”的中介机构,独立运作项目。

我把目标客户群定位在南京四大高中名校,并且限量接单。定位在名校,一是这里的生源质量高,申请成功机率大,不会白忙乎,二是大多数名校学生的家境不错,回款及时稳定。借助于当时在学生中最火热的人人网的传播,我迅速地打开了生源。而在这个“帮别人出国读书”的过程中,我渐渐地升起了留学的念头,于是把自己也给送了出去。为了和熟悉的小伙伴们在一起,我最终选择了UBC(英属哥伦比亚大学)。

 

试水比特币

 

刚上大学,对自己的未来还是有着各种憧憬的。也会向往未来去投行,业余时做点代购。不过,这是小买卖,不是创业。大学专业是金融,不过,书本上只会教授你最基本的金融概念,真正的知识,只能是从实践中获得。

那时在加拿大,比特币已经风靡一时。2013年10月29日,世界首台比特币自动提款机在温哥华“潮流”咖啡屋启用,办理加拿大元与比特币的兑换,温哥华市民慕名而去,取款机前排起了长队。而在尤金·法玛1980年1月在《货币经济学》杂志上发表的一篇题为《金融理论中的银行业》文章,早就引起了我的兴趣。法玛设想了一种不需要使用货币的竞争性支付体系——“纯粹的记账交易系统”。2009年中本聪发明的比特币则很好地传承了法玛的货币记账系统理论。

比特币的兴起让我眼前一亮。国外各种比特币交易平台已经开展得如火如荼,基于对比特币的认识——比特币所代表的区块链技术是个伟大的创新技术,区块链使得人们交易再无阻碍,全球统一数字化的货币使得全球商贸更加高效率低成本,比特币对于全球生产力提升显然潜力巨大,我希望自己能在这个领域里占据一席之地。但是,对于当时只有18岁的我来说,想要获得庞大的投资,显然还不具备说服力,很多投资人仅仅因为你年轻就会对你心存疑虑。最后,我还得在我熟悉的圈子里解决问题。2013年我联合了几个小伙伴,募集了几百万人民币,来筹建比特币期货交易所,也就是2014年上线的中币交易所。之所以定位在期货领域,是因为我们看到比特币现在还出在发展初期,庞大的法币蓝海资金是需要期货工具来做比特币交易的。由于是新生事物,我们在很短时间内,组建了一群朝气蓬勃、年富力强、锐意创新的“纯海龟团队”。虽然在2014年年底,基于各国政治制度不同、政治理念不同,会有很多利于比特币发展和不利于比特币发展的监管措施、全球各利益集团的博弈会越加使得比特币未来的不确定性等等考虑,我们以中币交易所本身在币圈的知名度,全国第三大比特币现货交易所成功并购了我们,幸运的是,团队的核心成员保留下来,并成为如今“房司令”的创业者。

 

做房地产金融的“司令员”

 

因为比特币创业,大学我辍学回到了国内。中币交易所项目并购后,团队开始思考新的创业点。基于我们所学的专业和了解到的知识,我们仍然把这个创业的突破口放在互联网金融上,思考的原点无疑离不开人们生活的最重要两项资产——房和车。而在二者之间,房显然又占据了更为重要的地位——中国人不可能离得开房子,就像人离不开食物一样。租房分期租赁很快就进入了我们的视野。

房地产金融是个庞大的领域,购房贷款自不必言早已是各大银行最为成熟的金融服务项目,而在小微项目中,房屋质押贷、以房理财、购房周转贷、房屋装修贷等也正在兴起。但是租房分期服务在我们看来,才是最大的“痛点”。每年毕业的大学生在700百万人左右规模,他们中间的大多数人都面临租房的需求与压力。时下最流行的“押一付三”也意味着他们可能刚刚走上收入还不丰厚的工作岗位,就先要面临拿出一大笔钱去租房的压力。“房司令”目前就是冲着这个痛点去的。一方面,我们可以以一个较长租期,与房东签下一个有折扣的租赁价格,另一方面,租客只需“押一付一”就可以获得“安身立命”的一席之地,这个资金压力只有原来的一半。

从今年1月上线到5月,是公司艰难开拓的日子。一方面要维系团队信心,另一方面则面临竞争对手的陆续上线。但竞争对手多了,其实不是坏事。你去打市场,我来做服务替补,只要我的服务比别人好,客户自然会流向我这里来。如果一开始用很多钱去打市场,很可能是替别人铺路——最典型的例子就是豆果美食和下厨房。

 

在我们有了自身的积累和沉淀后,我报名注册了今年5月的天使汇闪投路演,结识了梅花基金投资经理俊秋。他看到项目后立刻推荐了给吴世春。无论是梅花的吴世春,还是玖富的孙雷,都是第一时间认可了“房司令”这个项目。在获得投资后的一个多月,公司注册用户和实际用户呈现线性增长。如今,房司令在南京“大本营”外,仅仅用了20多天时间,就迅速在苏州、杭州、北京、上海正式开展了业务,到今年9月,我们还将进军广州、深圳和天津。

6月,我们顺利完成第二轮融资,“房司令”已经变成众多基金逐鹿的对象。但是如果没有当初吴世春和孙雷两位大哥,在面对我这样一位年轻人时给予的充分信任,我想这一天会来得晚很多。我常常想,我不能输,因为我想向两位大哥证明他们当初的选择没错;我不能让最初不看好“房司令”的投资人证明他们是对的。

 

现在,全国各地都能看到很多像我们一样非常年轻的创业者,但每个城市的创业环境有所不同。就我的感受而言,北京是创业环境最优的城市,创业氛围浓郁。这里有为年轻创业者提供的免费孵化器,这一点目前其他城市还很难企及。

个人认为,政府对年轻创业者的政策扶持,除了给予资金或贷款方面的优惠,更应在大学生创业者们的创业过程中,尤其是创业初期,提供其他方面诸如技术、渠道、企业用人等方面的政策扶持。这一点,就像我们选择投资人,不仅仅只考虑资金方面的因素,我们更看重他是否能为创业项目带来匹配的深度支持,这一点,远远比资金更为重要。(文/房司令房地产金融平台联合创始人 吴超

本文刊发于《环球财经》杂志,《环球财经》杂志社保留对此文章的全部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