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移动互联网金融+”寻找“人”的节点和痛点

用“移动互联网金融+”寻找“人”的节点和痛点

作为“房司令”的第一位战略投资者(而非财务投资者),玖富看好这个项目的前提是它与我们寻求的在互联网金融领域的“互联网金融+”密切相关。玖富从成立(2006年)至今是第九年了,从2013年起彻底告别PC,专注做移动互联网金融项目,在业务量上增长很快。我们发现,当前互联网金融形态较为同质化,开拓市场基本还是以扫楼扫街式、发传单为主,缺乏垂直领域的应用,缺乏创新,更多的是同质化的模仿和拷贝。

 

互联网+金融+X

 

国家提倡“互联网+”,+什么?互联网金融很热,怎么+?这是很有意思的命题。很多“互联网金融”企业一哄而上,不考虑怎么+,只是简单地将之理解为“互联网+金融”,这是不对的。因为:互联网是一个载体和手段,它的本质是通过互联网的运营效率,改变传统;金融也是一个手段,它不能脱离生活的本质,以服务生活为目标,金融本身不是终极目标,同样也只是一个手段。“互联网+金融”相当于“手段+手段”,这是不能落地的,落地只可能在于它需要解决的问题。人们常说,“缺钱是个问题”,但缺钱本身不是真的问题,用钱来做什么才是问题。

因此,单纯地谈“互联网+金融”没有意义,这后面还需要“+”一个东西,即终极目标(X)。我所理解的互联网金融即包括这三部分:互联网+金融+X。

按照这个理解,我们在2014年内部孵化出一系列移动互联网金融产品,如悟空理财、闪银Wecash、分期GO、叮当钱包等。内部孵化成功率比较高,如闪银Wecash受到IDG(美国国际数据集团)和SIG(海纳亚洲创投基金)的认可,10个月内拿到了两轮3000万美元的投资;悟空理财,从孵化上线至今已经有500多万的粉丝,交易额超过45亿元人民币,月交易额10亿元人民币以上。玖富内部孵化的这些明星产品都是寻找某个节点、痛点在做的。“房司令”恰好是玖富一直在寻找的移动互联网金融链条上的一个节点和痛点,即“互联网+金融+X”中的X之一。

 

对房司令的战略投资逻辑

 

目前在我国互联网金融领域,除了BAT(百度、阿里巴巴、腾讯)外,玖富的客户群是最大的,达1800万用户,户均借款约为三万元。玖富的用户群为年轻人群,93%来自移动端,以“85后”“90后”为主。这个人群以刚毕业的学生居多,正好处于租房的需求之中(三四十岁成家立业后更多是买房的需求)。也就是说,在他刚开始工作,没有什么积蓄的情况下,即便是合租,也面临着“押一付三”的现金流压力。而对于这么庞大人群的刚性需求的解决方案,目前还是空白。互联网金融+租房,正是玖富所寻找的特定的垂直细分领域节点上的痛点。

在这样一个领域中,年轻人群足够大——每年都有毕业大学生,一般来说其租房需求持续3~5年时间;痛点足够多——房东希望一次性地能多收点租金,而租客希望一次性地少付一些押金、租金。两者的需求之间如果如果有人能衔接好,其发展前景自不必待言。房地产中介更为高兴,因为双方满意度上升,交易更容易达成,能够获得更多的交易佣金。一个三方多赢的解决方案,没有不看好的理由。而且在房司令起步之前,这样一个垂直细分领域基本还是空白:银行不做租房业务,竞争对手基本都是今年才刚刚起步,都不大。

除了细分市场、稳定人群、刚性需求、租房频次较高这几个特性外,房司令所面对的客户群体——年轻人群、一年房租在几万元,恰好与玖富平台上已有的客户人群高度吻合。这是我们投资房司令这个项目的第二个重要原因。

此外,“房司令”与玖富已有的互联网金融链条上的业务具有协同效应。玖富的定位是玖富的定位是“移动金融+”,这个“+”就是“+”各个场景运用,我们+住房,+车(人们消费的最重要两块资产),与58同城、赶集、易车网、我爱我家等等合作,在投资了房司令这个项目后,玖富就可以把已有的租房这块资源剥离给它,各自分工:玖富专注做金融解决方案,房司令专注做产品和金融之间的通道。双方各司其责,高度匹配。

除外,在与“房司令”接触的过程中,吴超本人的财商、精明、灵性也是吸引我们的重要因素。他本人是1994人生人,年纪与其服务的人群恰好吻合,能够对他们的需求点感同身受。吴超反应特别快,执行能力非常强,常常我们给他一个建议,他能迅速做出判断,并马上展开执行。年轻、聪明、有激情,完全符合一个创业CEO的特质。我见过很多创业者,吴超是让人眼前一亮的一位。更重要的,他是一位有过创业经验的连续创业者。创业者的创业经验尤其是创业坎坷经验,在投资人这里都是加分项。从大学校园刚出来的“阳春白雪”,或者一路顺风顺水的幸运儿,在投资人这里多会有所顾虑,前者担心时间成本太高,后者则担心后续力量不足。所以,在第一次与吴超和房司令项目接触后,我第一时间就拍板决定投资这个项目。

投资房司令的最后一个关键因素,是看这个项目的投资人团队,通俗点说,我们会在意“是谁在和我们一起看项目”。一个项目的投资团队背景强不强,是加减分的关键因素之一。比如某一个项目是由煤老板、房开商给一笔钱,我可能会觉得这不是一个从价值角度来判断项目的投资,而是带有一定投机性。玖富几乎是和梅花投资、天使汇同一时间对“房司令”做出了判断,大家协同,一起投。

 

U盘式的“移动互联网+”

 

玖富作为战略投资者,对房司令的支持不仅仅是资金上的,更重要的还有流量、资源、用户群的倒入。作为一名互联网金融的创业者,我深有岂会,创业之初最难的除了产品开发外,还有业务资金的对接。如果一位创业者一开始他要琢磨资金,又要琢磨产品,他会非常痛苦,成长的难度非常大。所以我对吴超说:你安心地跑市场做产品提高用户体验、占领市场,近两三年之内不要因为资金的问题而发愁,这个问题由我们来解决。玖富的定位是“移动金融+”,房司令则是租房领域的应用,玖富就像U盘一样插进去,提供弹药,房司令就可以快速做业务。这样的合作,对玖富来说增加了交易量,对房司令而言则是占据更大的市场份额,是一个双赢的局面。也就是说,在租房应用这样一个小生态链中,除了上面提到的房东高兴、租客高兴、中介高兴之外,还有吴超和我都高兴,对任何一个环节的利益都没有损害,是真正的多赢、共赢。未来,随着房司令和房东议价能力的进一步提升,这个优惠还可以补贴回租客的贷款利息中,逐步做到零利率、零手续费。

房司令是玖富在内部成功孵化的同时展开外部孵化的又一个案例。诚然,2014年我们内部孵化出多个明星产品,但是玖富并不是一个孵化器,玖富的主营业务——在线的风险评估、在线的P2P资金匹配已经颇具规模。互联网金融的链条很长,包括借款端、理财端、征信端、数据评估端、技术端,等等,没有一家公司有能力实现“全链条”。在玖富逐年做大的过程中,我一直在思考如何保持创新能力这个问题。众所周知,大公司很难创新,因为它的目标是追求管理的稳健以及业务的增长,创新动能大多来自于创业团队、小团队。在玖富,除了我是集团CEO外,还有13个CEO,分属不同的产品线的。无论是悟空理财、闪银wecash,还是叮当钱包、分期GO……每一个产品都是为了解决一个痛点、一个问题,玖富则是搭建了总体的互联网金融交易平台。也就是说,厚重的部分由集团来做,创新的部分交给小团队来做。内部孵化能力是有限的,人才储备也是有限的。所以我们触角往外伸展,以主体做好交易、内圈孵化、外圈战略投资的方式,逐渐构建玖富的“互联网金融生态圈”。如在获客端,与58同城、易车网、赶集网、迪信通这样聚拢海量级用户的平台合作;在理财端,与新浪、网易、挖财等有合作;在征信端,与阿里巴巴、腾讯、拉卡拉等对接……正因此,玖富和市面上其他互联网金融公司不太一样,大多互联网金融公司人员动辄几千,以“堆人头”的方式做业务,而玖富目前只有800多人,产能却相当于市面上公司几万人的产能。我们致力于生态链式的发展,玖富主要做好资金供给和风控,然后将自己的“移动金融+”像U盘一样插到各个应用场景中,更确切说,玖富就是个hub(枢纽、插孔),是link+plus(连接+放大),各个应用接进来,在这里交易;同时由于自身有多个应用插件,又能插到各个应用场景中去,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彼此之间协同作战,共同做大做强。

 

“读懂人的金融”

 

玖富对各个应用场景的选择,是围绕“人”来做文章的。如前所所述,金融是满足人们生活目的的手段。每个人在不同的成长阶段有不同的需求。针对学生教育行业,我们推出了“蜡笔分期”;对大学生推出小额消费信贷的“叮当贷”;大学毕业后面对租房需求,有“房司令”;到了婚恋阶段,我们还有与著名婚恋网站合作的“爱情分期”,与易车网、赶集好车、58同程推出买车分期…………有媒体称玖富为“读懂人的金融”,是的,因为必须先读懂人,我们才能评估信用。

玖富集中发力于移动互联网,也是基于对手机和PC的“人性”理解。我认为,移动金融将成为互联网金融的制高点。在传统PC时期,1)获客成本太高,钱都被百度挣去了;2)时效性不强,时间仅仅集中在电脑屏使用期间;3)最重要的,电脑与电脑之间的个性差异很小。手机则不同。现在手机反映出的是人的最个性一面——品牌不同、风格不同、APP应用不同……千人千样,行为、轨迹、圈子都集中在一部小小的手机上,而在PC上则不明显。所以在我的眼里,PC是设备,而手机是人。还是那句话,金融的终极目标是解决人的问题,所以,更体现“人性”的移动互联网将占据互联网金融的制高点。

 

行业监管迫在眉睫

 

  我常常会借助于一句广告形容玖富:我们是大自然的搬运工。玖富只是一个平台,钱不是玖富放的,也不是玖富花的。它只是通过移动互联网解决资金供求信息不对称的问题,通过支付手段解决资金配置问题。由于资金重新配置,优化了资源所产生的收益。这也是互联网金融的社会属性核心所在。

   不久前,2015移动金融国际峰会发布了《中国P2P借贷服务行业白皮书2015》。内容显示,2014年,扣除问题平台后,正常运营的平台数接近1575家,年度增长率达到166%。但是,随着P2P平台的超高速发展加上相关监管的严重缺失,2015年行业或将处于风险高发期,表现为更多平台倒闭、跑路,甚至部分老牌平台、知名平台也可能出现严重的兑付危机,对行业产生重大影响。

这也是一直以来我非常担心的一点。互联网金融在我国从蔚然兴起至今,已经两年有余。这两年中,一些P2P平台的倒闭、行业内存在的欺诈行为,以及媒体的聚焦效应,使得外界对行业有一些不清晰的误解。

客观来看,首先,P2P企业也是普通的工商企业。在我国工商注册企业里,每天会倒掉多少家?对于P2P企业正常的生死存亡,是自然规律,不应过分放大。其次,诈骗行为古来有之,在任何一个阶段都没有消亡过,在电话出现以前,是面对面的线下诈骗;后来有了电信诈骗、网络诈骗,现在发展到P2P诈骗。诈骗就是诈骗,是违法行为,只不过采取的载体随着社会的进步而不同,部分媒体不应该将借此混淆,妖魔化P2P。

在一个新生事物出现之初,采取观望和宽容的态度,有助于新生事物的发展。但是,当这个事物发展到一定程度、一定规模的时候,必要的监管应及时跟上、落地,否则会适得其反,一部分行业的害群之马,伤害的肯定是行业本身。这点在今年A股市场因对场外配资的监管失度而导致出现“股灾”上反映得尤为明显。

作为一名互联网金融从业者,目前面临的最急迫的两个需求,一是身份合法化问题。虽然政策导向已经越来越明晰了,方方面面也都鼓励互联网金融的发展,但是企业身份合法化的问题尚未得到解决。二是期望行业监管尽快落地,主要建议有:1)采取白名单备案制,2)设置准入门槛,3)行业自律,4)规范信息披露。

互联网金融是未来发展的重要趋势,但绝非无所不能。监管层需要尽快划好跑道,让从业者在跑道上有序竞争。这好比行人、自行车、汽车上路,需要各行其道,无序必然带来事故和混乱。不要让行业害群之马伤害了行业本身,这是我作为一名互联网金融从业者最迫切的心声。(文/北京玖富时代投资顾问有限公司CEO 孙雷

本文刊发于《环球财经》杂志,《环球财经》杂志社保留对此文章的全部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