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环球财经杂志官网首页
  2. 创业者说

用技术去投资

用技术去投资

创立联创工场,是在去年我的一个互联网金融项目创业遇到麻烦之后。在走出校园后的八年工作经历中,大部分时候我的职业角色都是CTO(首席技术官)、技术总监。即便与人合伙试水互联网金融项目创业,也是如此。努力之下终于和身边的三四十个兄弟姐妹组成了一只既有创业热情又专业过硬的技术团队,其中不乏从GOOGLE、微软这样的“大牛”公司出来的技术骨干。公司的项目一直发展很顺利,在圈内小有名气,也拿到了很大一笔投资。因为我一直专心负责与技术研发相关的事务,资金方面的事情很少过问,所以当去年年末,突然得知公司资金出了问题的时候,我的第一反应是,这帮兄弟姐们接来下该怎么办?如何才能继续我们的创业之旅?

开启技术创业模式

机缘巧合,今年年初一家国内一线的美元投资基金联系到我,他们投资的几个项目技术上有些短板,产品开发的质量和速度都低于预期,技术团队的组建也有些拖沓,再拖下去很可能浪费掉最好的发展机会,希望我们团队能够提供帮助。我们反复谈了好几轮,主要谈两个方面的问题,一是合作模式上我们是保持独立发展,还是全部团队被合并过去,二是股权比例上如何分享。最后我们坚持独立发展,就没有继续下去。但这几次谈判却给我们团队打开了一扇窗,看到这方面的创业机遇:

我们这支团队有能力为创业团队快速开发产品和快速组建技术团队,相当于创业团队中的技术合伙人,但比一般的技术合伙人要靠谱很多,同时创业团队的资金和时间成本也低很多,而且几乎没有什么风险,这就是我们的优势,有这个优势就一定能够在市场上立足。通常,一般的技术合伙人怎么也要15%以上的股份,而我们所需要的股份回报远低于这个,对创业团队来说非常合适。同时也很重要的是,在刚刚经历了半路资金断裂的经历后,我们现在做的事情,技术门槛很高,一开始就有收入,也不需要烧钱。

之前我们都以为这类需求,企业通过技术外包就能轻松解决了,但事实证明,简单的技术外包只能应付短期内稳定的简单需求,往往还漏洞百出,这种模式完全不适用于创业项目,尤其是互联网创业项目。滴滴打车CEO程维就曾形容他们最早的外包产品“漏洞多得跟筛子一样”,其他无论是在产品质量、产品开发速度还是团队组建方面,外包公司更是毫无帮助。只有我们,才是和创业项目深度绑定在一起,追究快速和高效,关注项目的长期成长。带着这个想法,我们很快就得到了项目方和投资人的认可,这更让我坚定了将这种模式进行下去的信心。

想法一旦有了方向,就有了出路。后来有一些公司提出与我们团队展开其他一些合作形式,但我们考虑再三,还是要立足用技术服务创业者,顺着我们自己的思路和方向去做一些尝试。在我的目标中,联创工场就是一家为优秀创业团队将创业想法快速落地为产品并为其快速组建技术团队的快速研发和投资平台。因为股权绑定,我们和创业团队的利益高度一致,既是创业团队的技术合伙人,也被称为“技术VC”。这几年的“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热潮中,经常能看到许多创业者几乎同时有很好的想法,甚至早一步拿了投资,但因为技术上的短板,要么产品不够好,要么做得不够快,不幸地错过了时间窗口而招致项目失败,非常可惜。在雷军总结出的互联网创业最核心的“专注、极致、口碑、快”七字箴言中,“极致”和“快”一定程度上就是对技术合伙人的要求,既要求能快速组建团队、快速开发产品,又要求有足够的技术实力将产品做到极致,极致的用户体验是需要极致的技术做支撑的。通过技术实力为创业团队去践行产品开发和技术团队组建的“极致”和“快”,让优秀的创业团队从技术上开始领跑,赢在起跑线,就是联创工场当下的使命。

与资本结缘

 

虽然之前的公司也拿过不少融资,但我们在骨子里还是靠技术活惯了,对金融和投资领域一开始并不敏感,甚至没有产生过融资的想法。一个偶然的机会,一位项目方将我介绍给当时有技术需求的天使汇,也由此结识了天使汇平台创始人、我的北航校友兰宁羽。在接触联创工场后,他们建议我们到天使汇平台上融资试一试。

他们的提议给我打开了另一扇窗。我想,联创工场的模式是需要资本介入的。外包挣钱的心态和模式,对于我们这拨人来说,是没有意义的,也不想那么做事。而倘若想跟创业团队变成合伙人的方式,我们的大部分收益将通过项目股权变现而不是现金收入来实现,只有我们和创业团队的利益捆绑在一起,利益一致,这件事才是可持续的、可规模化扩展的。这样创业团队也不用承担我们所有的成本,只需要承担技术开发人员的直接成本,更好的利益一致。但如果这么彻底地让利,其余的成本则需要我们去承担,这也意味着我们的收支在起步阶段股权还没有变现的时候,很容易出现短时间的资金缺口,因此在资金上也的确有需求。

基于这样的考虑,我们在天使汇“闪投”平台上进行了融资路演。没想到,一开局就很顺利,有几家投资公司都表示出兴趣和意向,在比对和权衡后,最终选定了峰谷资本作为我们的战略投资合作伙伴,接受了他们的战略投资。

联创工场最终与峰谷资本“联姻”。从我的角度,最重要的一点是,我们在沟通中发现双方是同一类人,一方面双方都着眼更长远的收益,我们的大部分收益是需要创业团队的公司未来发展壮大后才能够实现的,需要耐心,也需要长远的眼光;而他们其实是一支长期基金,没有短期回报的压力,也更看重创业团队的长期回报;另一方面是双方都希望在这个略有些浮躁的创业大潮中能更实实在在地做些事情,用我们的话说,就是希望能够实实在在地用我们的技术帮到创业者,同时成为创业团队技术和产品层面的合伙人,做出来极致的产品给客户同时赢得商业回报;用他们的话说,就是寻找那些能够脚踏实地、具备穿越周期能力的创业者一起成为资本层面的合伙人,做出来几家伟大的公司。因此本着同样诚心服务于创业团队的想法,彼此在性格、看问题的方式、方法、视角类似,在沟通过程中他们给了我们极大的尊重,交往起来很舒服。当然,我也有一点小小的“私心”,联创工场是峰谷资本在天使汇平台上千挑万选之后投的第一个项目,也属于峰谷资本投资的较早期的项目,他们会因此对我们这个项目更用心,给予我们更多的支持和帮助。而接下来的合作,也的确印证了当时的这一判断,我们受益匪浅,也感到非常幸运。在峰谷的支持下,我们还成立一只小型的种子基金,命名为“联创创业基金”,专投种子期的创业项目,可以更好、更全面地服务早期项目的创业团队。

角色转换后的新方向

 

我的履历说复杂也复杂,说简单也简单。说复杂,是我既在体制内的单位工作过、也在顶级的外企、民企等待过,现在又开始了独立创业;说简单,是在做联创工场以前,我始终是“技术男”,缺乏公司管理和投资经验。

在北航读研的时候,我学的是控制,毕业后进入到信息产业部下属的中国电子科技集团公司信息化工程总体研究中心工作。进去的第一周就发现,我还得再花三年时间读一个计算机专业的硕士才行。好在研究中心本身的属性,可以提供强大的资源和条件,可以不断地接触各式各样的东西,在这里可以频繁接触央行、外汇管理局、卫生部等各类系统,把从20世纪70年代到21世纪的信息系统整个看了一遍。很贵的设备、很廉价的设备、很老的架构、很新的架构……都摸过了。在信息化工程总体研究中心工作的三年,也是不断学习、不断夯实技术基础的过程。这样一个储备过程,也是我三年后转换人生轨迹、进入到全球最大的私人软件公司之一SAS(STATISTICAL ANALYSIS SYSTEM)的基础。

在SAS,我感受到了和国企完全不一样的工作氛围,这是一家具有浓郁的family(家庭)文化的公司,有点儿类似我们的“大院文化”。在公司的美国总部,可能有一家10个人里8个人都在公司里上班的情况。从幼儿园、小学、初中、高中、大学,一直到就业,你都可以在公司里可以完成。公司的道德标准和员工之间的关怀尤其让我印象深刻。在SAS里,我有家的感觉,待得平和而开心。当时我想,可能除了让所有“IT男”都会梦寐以求的谷歌公司,不会有任何一家公司能够使我离开这家公司。

而人生就是这么奇特,一年后,来自谷歌的电话响了起来。抱着试试的心理,我去参加了面试,在经历了从早上到天黑名副其实“披星戴月”的五轮技术面试后,我进入了Google China JV。

加入谷歌的合资公司,是从传统软件行业到互联网公司转变的重要一步。谷歌有着同样好的公司文化氛围,同时让我更多地看到了一家优秀的“互联网公司”在技术、管理上的领先,管理更开放,技术更前沿,工作更严谨、更追求极致又更加高效。2年后,正是在一位谷歌同事的邀请下,我转战到了另外一家纽交所上市公司的广告平台事业部,全面参与产品、技术管理,并在那里更全面地接触到了研发之外的运营及商务拓展等领域,让自己的经验更丰富、视野更开阔。

在今年的融资完成以后,联创工场更坚定了自身的模式和发展方向。之前在面对资金压力的时候会想:是不是有些挣钱的项目也做一做?而现在,我们有了空间,能够挑且仅挑好的创业团队去合作,一方面技术团队快速将项目方的产品落地,同时帮助项目方组建技术研发团队、提供技术咨询支持,另一方面,联创基金提供资金支持,对我们感兴趣的项目,可以提供种子投资。我们会去看很多项目,挑其中认可的、未来有成长空间的项目参与,对方现金覆盖工程师成本(人力成本),拿出一小部分的股权和我们分享,而我们则将其中一半左右的股权收益分享给工程师团队。在双方合作的过程中,我方用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就可以帮创业公司完整地搭建技术团队、全面地规范技术流程,开发出好产品,之后交接给创业团队并做好后续服务。未来当创业公司做大以后,联创工场通过股权来获得大部分的收益。

这也意味着,我个人的角色需要从以往的“技术男”、管理者之外,加入新的属性——投资人,这也是我正在努力学习追赶的新方向。而这恰恰是峰谷资本的强项,他们给予了我们很多帮助,让我开始学习和甄别什么是好的项目,同时我们也在快速成长。以前我只需要关注技术层面的东西——如何更规范更流程化,如何规避技术风险,现在还需要关注公司的管理和协调,更需要更多地了解各个行业的业务模型、竞品、未来市场规模、甄别创业团队,判断创始人是否有足够的实力、是否有潜力做好事情……等等。以前看项目是切面,现在则需要更立体的角度来审视与考评。

联创信心

 

与很多创业者相比,我或许是个幸运儿:名校背景,各种顶级机构工作的同时积累不少经验和资源,身边有一帮极为靠谱可信赖的联创小伙伴,也正赶上创业市场对技术的需求旺盛;之前的创业虽然交过学费,好在不高;新的创业又顺利地完成Pre-A轮融资,并得到资本方的大力帮助……一路看上去顺风顺水,但我知道,机会和挑战并存,面前的道路并不是一条坦途,还需要我们百倍的努力。许多前辈都说过创业是一件九死一生的事儿,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联创工场一起步就幸运地得到了市场和创业团队的认可,但再往下走还需要团队的集体努力,也有许多想法需要时间来一一验证。

但我们非常有信心,就如同好产品自己会说话一样,我相信像只要能够坚持不懈地提供优质的服务和技术,一定会越来越得到更多创业团队和市场的认可,一定会有越来越多的优秀团队成为我们的合伙人,也一定会有很多伟大的企业从我们的合伙人中产生,这是我们的“联创信心”。对我而言,现阶段是一次真正有挑战和压力的独立创业,充满未知与惊喜。我希望公司能朝着正确的战略方向健康地走下去;也希望身边的兄弟姐妹们,整个联创工场团队,能在这样一个创业过程中一起成长,拥有更开心的体验和更美好的未来,能够共同见证几家伟大产品和伟大企业的缔造。(文/北京联创工场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CEO 刘猷韬

本文刊发于《环球财经》杂志,《环球财经》杂志社保留对此文章的全部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