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环球财经杂志官网首页
  2. 科技创新

专访中关村物联网产业联盟秘书长王正伟——人才缺口制约中国物联网产业发展

专访中关村物联网产业联盟秘书长王正伟——人才缺口制约中国物联网产业发展

1999年,英国科学家阿什顿(Kevin Ashton)描绘了这样一个系统——互联网通过无处不在的传感器连接到物理世界,他称之为物联网(Internet of Things,IoT)。

10年后,这个概念在中国生根、发芽。2009年8月7日,时任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到无锡视察时,定位了“感知中国”的战略概念。一个月后,温总理召开三次新兴战略性产业发展座谈会,他在题为《让科技引领中国可持续发展》的讲话中首次提出了“物联网”。同年11月1日,集聚产业链上40余家机构的中关村物联网产业联盟成立,已经整整过去了10年。

在这10年中,中国的物联网产业从“看不清楚”“野蛮生长”,到如今成为公认的“已经探明储量的巨大金矿”,中关村物联网产业联盟秘书长王正伟认为,其中跨越了三个重要阶段。

第一个阶段是传感阶段。从2009~2012年,几乎全IT行业、系统集成行业,包括其他科技行业,对于物联网的认识,核心关键词就是“感知”,商业模型就是把一切项目前端无论如何都要上传感器,然后想办法,进行数据采集。这个阶段最大的好处,就是没人能说清楚什么是物联网,大家在集体“盲人摸象”,“摸着石头过河”。这是中国物联网的战国时期,虽然简单粗糙,但成就了大量的系统集成商,他们也是中国物联网探索的先行者。

第二个阶段是智慧城市阶段。从2012~2015年,通过前期的摸索,先行者们发现,试图从行业角度出发打造大的物联网商业模式,在中国很难实现,但已经开发的物联网集成项目,一转身化整为零到一个城市中,仿佛又焕发出“第二春”。之于“智慧地球”这样一个极易引发朴素、直观喜好的概念,“智慧城市”转身成为中国物联网最大的主战场。王正伟将这个阶段称为中国物联网的2G模式,以面向政府行业应用为主。

第三个阶段,也就是2016~2019年,王正伟把它总结为“移云大智”,即“移动互联网+云+大数据+智能硬件”,在这个阶段,以智能手机为根,重新规划了所谓的“生态系统”,空前地破掉了原有如摩托罗拉和诺基亚这类传统通信霸主的金身,大家一致看到移动互联网的机会来临。各种APP的发展,给物联网的各种小应带来了生机。

在这个阶段,云计算和大数据作为企业高举的两杆大旗,既高大上又贴地气。很多人都说“我们的业务在云上发生”,其实说的就是“互联网的云架构”;而大数据,虽然成为企业言必称的时髦词,但除了真正的运营服务商外,业内一直在苦苦探寻“数据从哪里来”“数据到哪里去”“数据怎么用”这些基本问题,大部分中小企业号称的大数据,都在吹泡泡。

“智能硬件热”则来自谷歌以32亿美元收购了温控器厂商NEST,由此拉开了物联网的“物”原来就是“智能硬件”的探索之旅。伴随着这个阶段热钱滚滚,各种硬件风起云涌,投资泡沫也接踵而来。当然,也毫不意外地,全部打回原型。

伴随着中国物联网产业发展全过程的王正伟,也曾在这三个阶段中,多次阐述中国物联网的战略机遇。尤其是2012年中关村物联网产业联盟曾经组织企业和专家到美国硅谷考察物联网,可是转了一大圈后,得出的结论是“硅谷没有物联网”,因为从政府到企业,到研究领域,再到投资圈,全是一脸茫然。“Why?什么是IoT?” 没人知道。回国后,他得出的结论是:中国将在这一轮最新的技术竞争中确定领先的地位。

但是事与愿违,从那时到后来,国内出现了一轮又一轮的物联网热潮,从数据看,中国的物联网产业正在高速发展:中国通信工业协会物联网分会和世界移动通信大会(MWC)的数据显示,2013~2018年中国物联网行业规模从4896.5亿元增加至13300亿元,复合增长率高达22.12%。同时据全球移动通信系统协会(GSMA)统计数据,在2019年底,中国已成为全球最大的物联网市场,在全球15亿台蜂窝网络连接设备中,有9.6亿台来自中国,占比64%。但面对前述的那些问题,也有很多从业者很迷茫,他们问王正伟,前进的方向在哪里?

2020年6月18日,中关村物联网产业联盟在北京举行了首批新型物联网实训基地授牌仪式。会后,王正伟在接受《环球财经》专访时,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5G给物联网带来了通路,政策带来了东风

 

Q《环球财经》:在过去10年中,您数次提到中国物联网的战略机遇期,看上去,我们的物联网产业规模的确在蓬勃发展,但另一方面,又始终感觉离描绘中的物联网蓝图有距离。如果我们认为,现在又面临一个战略机遇窗口的话,那么这次与以前有什么不同?

A王正伟:中关村物联网产业联盟伴随中国物联网产业走过了10年的风雨岁月,很不容易。从行业来看,自2014年起,行业氛围逐渐好转。但真正的机遇出现在2019年。这一年出现了两个突破,一是5G技术的突破和大规模商用,为物联网之“网”提供了通路。比如以前说车联网,在5G没有真正建立起来,车联网这一概念在网络技术上就无法有效实现。现在这一技术障碍已经没有了。无论是工业物联还是家居物联,都到了场景实现的机遇期。中国物联网产业已经完全走上了正轨。二是2018年底,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明确将物联网作为新基建的重要内容,实施网络强国战略,加快建设“数字中国”,推动物联网、云计算和人工智能等技术向各行业全面融合渗透,构建万物互联、融合创新、智能协同、安全可控的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体系。当前,全球物联网市场正进入快速增长,年均复合增速将保持在20%左右,到2023年全球物联网市场规模有望达到2.8万亿美元左右。

我国物联网产业面临的主要挑战

Q《环球财经》:在这样一个前所未有的机遇期,您认为我们面临的主要挑战有哪些?

A王正伟:第一个挑战就是我们核心的底层技术需要进一步提高,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我们只能不断地更新、沟通,中关村物联网产业联盟作为中国第一家物联网产业联盟,也是国际上第一家物联网正式NGO组织,也将帮助企业去寻找、研发核心技术。很多时候,核心技术并非掌握大企业手中,很多中小企业都具备很好的技术基础。联盟的作用就是消除企业之间的信任壁垒,实现大中小企业的互联互通、促进合作。

第二个挑战是整个物联网技术的应用还需进一步深化。物联网是在移动互联网之后的又一次产业革命,它将使我们的生产生活方式,在移动互联网之后发生再一次的改变。无论是工业物联还是家居物联,各种应用场景层出不穷,比如,在可预期的未来,中国老龄化社会结构无法逆转,养老、医疗等问题的解决,都需要物联网产业提供解决方案。它是我们在这样一个人口结构下提高生产力的重要方式。

第三个挑战就是从业人员的缺口和职业技能的培养。2019年4月1日,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市场监管总局、统计局正式向社会发布了包括物联网工程技术人员和物联网安装调试员等13个新职业信息。这是自2015年版国家职业分类大典颁布以来发布的首批新职业。有调查显示,未来五年物联网行业人才需求缺口总量超过1600万人,我们认为,这个缺口预计可能还偏保守。物联网工程技术人员将拥有非常广阔的职业发展空间。

在新的发展机遇下,物联网专业人才严重短缺的问题就显得尤为突出,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一是具备高级物联网技能的职业人才奇缺;二是具备物联网技术与行业经验的跨界职业人才供不应求;三是初级物联网技能人才培养跟不上需求的增长。这些问题给企业的数字化转型与国际化发展带来很大挑战。物联网技能人才的短缺将对企业的数字化转型产生很大制约,进而影响整个经济的数字化转型进程。

100家基地、100万人才

Q《环球财经》:联盟发起的新型物联网实训基地主要就是为了解决行业的人才缺口问题。我们知道,有一些大企业采取与高校合作的培训方式,定点培养高精尖人才。但目前对于这样一个规模迅速扩大的行业来说,无论从高中低端,都面临着相当大的人才缺口。

A王正伟:是的,职业技能提升是国务院确定的重点工作,是重要的民生工程。在今年“两会”《政府工作报告》中“稳就业、保民生”成为最高频词。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职业技能培训工作,十九大报告明确要求大规模开展职业技能培训,注重解决就业结构性矛盾。

近年来国家先后出台一系列推行终身职业技能培训的政策文件,2019年国务院办公厅印发《职业技能提升行动方案(2019-2021年)》(国发〔2019〕24号)明确从失业保险基金结余中拿出1000亿元实施职业技能提升行动的措施,用于5000万人次以上职工技能提升和转岗转业培训。

今年6月12日,工业和信息化部办公厅、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办公厅印发《工业通信业职业技能提升计划行动实施方案》,提出面向新一代信息通信技术、人工智能等制造强国、网络强国建设重点领域,大力扶持培训服务机构和网络培训平台发展,强化技能提升培训基础能力建设。

我们联盟的新型物联网实训基地,正是在市场需求和政策指引双轮驱动下应运而生的。我们将开展新职业能力提升计划,打造100家新型物联网实训基地,培训100万物联网新型人才。

第一,打造100家新型物联网实训基地。通过对行业企业实地走访与考察,并对企业在物联网实训设施、设备、环境、实训队伍、实训资源、管理机制等方面的工作进行评估,对达标的企业授予“中关村物联网产业联盟实训基地”的称号。

第二,开展物联网新职业调查。通过开展线上调查与行业企业的实地调研,结合相关可查资料,在数据分析的基础上形成物联网新职业人才画像,发掘物联网行业中在细分领域的新职业。中关村物联网产业联盟将与企业共同开发新职业的职业能力标准,同时产业联盟为其职业能力标准提供从团标到村标再到国标的升级通道。

第三,建立证书评价体系。依据国家职业资格证书制度内容框架,运用标准参照型职业能力评价技术,开发线下教材与职业能力提升资源包,通过实施完整的评价过程,做大做强物联网从业人员职业能力评价证书,实现与国家人才政策和职业能力提升计划政策的接轨。

第四,建立新职业发布机制。随着社会经济技术的快速发展,行业内的新岗位和新职业将不断出现,建立新岗位、新职业的发现和发布机制,促进行业新兴人才和复合性人才的培养和成长,推动行业内新职业的规范化发展。

本次全国首批物联网实训基地的授牌和发布就是由中关村物联网产业联盟牵头,联合国内多家物联网实力企业共同发布实施的《物联网企业实训基地通用标准规范》的首批成果。物联网实训基地的认定将迅速推动一批物联网新职业的产生,同时带动国内一系列以物联网为龙头的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的职业培训和能力提升,进一步加强物联网职业技能培训的建设。(文/本刊记者:林鹰)

本文刊发于《环球财经》杂志,《环球财经》杂志社保留对此文章的全部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