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环球财经杂志官网首页
  2. 产经公司

“排放门”后,大众押注电动车

“排放门”后,大众押注电动车

当地时间5月25日中午,德国联邦最高法院作出判决,来自莱茵兰-普法尔茨州科布伦茨市的大众汽车消费者有权利因“排放门”事件向大众汽车集团(以下简称大众)申请索赔。消费者既可以要求大众以折旧价格无条件回购有排放问题的车辆,亦可保有问题车辆并根据折旧情况向大众索赔现金。

三个月前,2月28日,大众已和德国联邦消费者协会在下萨克森州不伦瑞克市法院达成一致,在德国购买了大众“尾气门”柴油车的约26万名消费者,根据车型及折旧情况,将获得约15%车款的现金赔偿,金额在1350~1657欧元之间;此外,每位车主还将获得约190欧元的律师费津贴。据悉,大众因“尾气门”向车主共赔偿约8.3亿欧元,以换取他们不再就此事提起诉讼。(注1)

 

天大谎言打破“清洁尾气”神话

说起大众的“尾气门”事件,不但令大众自主研发的柴油车打破“环保”神话、赔上“天价”罚款,还引发了大众前所未有的“人事大地震”,柴油私家车彻底走下“清洁型汽车”的神坛,令全球汽车行业实现了战略转变。

《环球财经》记者采访中国一汽大众有限公司质保部培训师李志(化名)了解到,与传统的以点燃混合气体为原理的汽油发动机相比,以压缩气体为主的柴油发动机能节省更多的油耗,且柴油发动机在充分燃烧的前提下,可大大减少废气的排放量(即更环保)。不过,由于技术问题,柴油发动机的重量与体积较汽油发动机更大,因此,长久以来,柴油车通常被运用于大型货车、挖掘机等重型车辆中。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大众一直致力研发环境友好型汽车,逐渐将目光放在了燃油效率更高的柴油车上。2009年,大众与奔驰汽车的“蓝色科技”

(BlueTec)合作研发出全新的涡轮柴油发动机(简称TDI)及柴油过滤系统,大大缩减了其所需的重量及空间,于当年推出一款名为“高尔夫TDI清洁柴油型”的汽车,惊艳亮相2010年美国底特律车展。在底特律,大众曾宣称,高尔夫TDI及其后续的一系列柴油车突破了技术瓶颈,带来了卓越的环保成绩——以百公里油耗2.9升创汽车能耗新低,其采用的选择性触媒还原系统可将尾气中氮氧化物排放量降低至上一代柴油车排放量的约10%。

然而这个“清洁神话”只保持了约四年时间,就被来自美国的研究人员打破。据2014年5月15日美国西弗吉尼亚大学的报告,研究人员对欧洲及美国的柴油轿车进行了尾气排放测试,结果发现,只有宝马柴油车尾气达标。在美国华盛顿特区非盈利机构国际清洁运输委员会(ICCT)转载了这份报告后,引起了民众的广泛关注。根据报告,大众捷达及帕萨特型柴油车尾气中氮氧化物排放量惊人。数据显示,自称氮氧化物排放量为0.022克/公里的捷达柴油车,其实际排放量达0.61~1.5克/公里;自称排放量0.016克/公里的帕萨特柴油车实际排放量为0.34~0.67克/公里,上述两款大众柴油车排放量均远高于美国环境保护总署(EPA)0.043克/公里、欧V(2009年)0.18克/公里的规定。

随后,西弗吉尼亚大学的研究人员曝光称,大众的柴油车之所以在上市前号称是“清洁能源车型”,是通过作弊手段达标的——大众在柴油车的方向盘上安装了一个用户无法卸载、也无法操控的软件。在实验室内进行检测时,因方向盘不会产生任何震动,软件就会打开柴油车的过滤系统,尾气排放量就会大大降低,从而达到排放量标准,但此时的柴油车实际功率较低,无法满足用户对于汽车速度的要求;而用户在实际驾车时,软件收到方向盘震动的信号后自动关闭尾气过滤系统,使得柴油车发动机在短时间内达到最大功率,但由于发动机内柴油无法充分燃烧,使得氮氧化物及一氧化碳等有害气体大量排放。(注2)

2015年9月21日,德国《明镜周刊》披露,是两位来自德国的科学家——ICCT的联合创始人、化学家弗雷德里希(Axel Friedrich)和ICCT欧洲部主任、机械工程专家莫克(Peter Mock)最先发现大众柴油车“低能耗”背后的猫腻,并与美国环保总署(EPA)及加利福尼亚州政府旗下空气资源委员会(CARB)进行深度合作,不但自行对来自美国和欧洲的各大轻型柴油车进行了一系列分析及测试,还独家购买了西弗吉尼亚大学研究人员的大众柴油车尾气测试数据,终将大众私自安装软件、令尾气数据更“好看”的谎言大白于天下。(注3)

2015年11月,德国《法兰克福新报》又曝光称,大众分别在德国和西班牙销售的9.8万及5万辆四联汽缸发动机的汽油车也存在过量排放二氧化碳的问题,大众这一次更加大胆,直接在测试时蓄意关闭两个气缸,令二氧化碳排放数据更理想。(注4)

 

天价罚款打破“最大车企”光环

在2014年被曝光造假后,大众一直否认非法加装操控软件,声称尾气测试数据有误实为机械故障。直至2015年9月3日EPA内部警告称,如不公开承认造假一事,将阻止大众及奥迪2016年新款柴油车型在美销售,大众才被迫承认尾气数据作弊。

2015年9月18日EPA发布公告称,大众旗下所属品牌大众汽车、奥迪汽车2009~2015年在美国出售约48万辆数据造假的柴油车(其排放的有害尾气最高可达规定的40倍——编者注)。9月22日《纽约时报》消息称,大众旗下涉嫌造假的柴油车在全球销售了共计约1100万辆,该公司已准备65亿欧元用于补偿柴油车所产生的损失,相当于大众集团全年盈利的50%(注5)。同年11月20日,EPA又发现除了捷达与奥迪柴油车,大众2009~2016年在美销售或即将销售的全部3L-TDI型柴油车均安装了类似操控软件,涉及的车型包括大众途锐、保时捷卡宴、奥迪等,共计约8.5万辆柴油车。(注6)

2015年9月23日,在时任德国交通部长的多布林德(Alexander Dobrindt)下令对大众旗下的全部车型的尾气数据进行独立调查后第二天,大众集团CEO文德恩(Martin Winterkorn)辞职。六天后,公司宣布对超过1100万辆柴油车(包括500万辆大众、210万辆奥迪、120万辆斯柯达、180万辆轻型商用车及70万辆西亚特所产柴油车)进行召回。截至2017年1月,大众德国总部共有37人因商业欺诈罪遭到德国警方调查,大众董事局成员诺伊瑟尔(Heinz-Jakob Neußer)更被美国政府认为是“尾气门”始作俑者之一,于2017年6月登上国际刑警组织“红色通缉令”;大众的灵魂人物、大众品牌研发总监、奥迪董事会成员哈肯贝格(Ulrich Hackenberg)虽然没有直接证据参与“尾气门”事件,但也遭调查,后被迫请辞。

2016年1月4日,美国密歇根东区联邦地区法院应EPA要求,向大众提起最高460亿美元的罚金(注7)。2020年6月1日,美国第九巡回上诉法院裁定大众对该法院覆盖的各州消费者损失承担责任。路透社估计,大众为与美国政府达成“尾气门”和解,花费至少200亿美元,但美国检方预计大众还将为此付出至少112亿美元的罚金。(注8)

除了美国的“天价”罚金,其他国家对大众的诉讼及罚金亦纷至沓来。韩国检方向大众开出了约合3187万美元的罚单;2016年12月,加拿大环境与气候变化部要求大众向消费者每人赔偿5100~8000加元的现金,至2020年1月22日,大众共向加拿大政府支付了约1.97亿加元(约合1.46亿美元)的罚金;2017年9月,巴西里约热内卢法院第一商业庭裁定大众向巴西购买了大众柴油车的消费者提供总共约10.92亿雷亚尔(约合3.48亿美元)的赔偿金;澳大利亚在2019年12月向大众开出1.25亿澳元(约合8635万美元)的罚单;欧盟内部自2015年“尾气门”事件后,不但更新了“欧VI”排放标准(氮氧化物标准降至0.08克/公里),还决定重新审核欧洲投资银行对大众的商业投资计划,对大众的造假事件也同时展开调查;2016年5月,大众最大投资方、世界上最大的主权基金——拥有8500亿美元的挪威主权基金以商业欺诈为由到德国起诉大众,案件目前仍在审理中。意大利、西班牙、法国、罗马尼亚等欧洲国家对大众的诉讼也同步展开。《环球财经》记者根据公开资料初步估算,大众在全球遭遇的索赔金额已近400亿美元。

尽管在大众柴油车尾气排放数据造假的消息甫一曝光时,有传闻称中国市场上有1900多辆大众旗下品牌车型与“尾气门”有关,但任职于一汽大众汽车有限公司长春基地的魏毅(化名)向记者透露,由于柴油车在中国销售网点较少、排气管过滤溶液更换过程复杂等原因,大众相关柴油车并未在中国正式上市,“尾气门”事件不对中国消费者构成侵害。

“天降大任”押注电动汽车求翻身

2020年5月19日,路透社报道,因在“尾气门”事件中未及时向投资者披露相关信息,大众前CEO迪斯(Herbert Diess)及监事会主席潘师(Hans Dieter Pötsch)向德国司法部缴纳了900万欧元罚款,以换取二人不再接受司法调查,但这笔罚款是由大众集团向德国司法部缴纳的。另据“商业内幕网”德语版5月27日消息,迪斯还向大众监事会提出申请,要求6月1日自己的合同到期后将CEO任期延长至2025年,遭到拒绝,大众于6月8日提名布兰特施塔特(Ralf Brandstätter)为新任CEO,将于7月1日正式上任。

不过,迪斯为大众制订的发展战略得以延续——进军电动汽车市场。在2018年4月刚刚出任大众集团CEO时,迪斯就计划2019年开始大力发展电动车,到2021年电动车占全部产量的10%、2025年占到20%、2030年占50%。如今,在战略转型方面有着丰富经验的前COO布兰特施塔特,已表示将彻底摒弃令大众陷入泥潭的柴油车,在电动车领域加速研发。

大众能否在电动车市场重塑辉煌,尚属未知。不过,李志、魏毅均对《环球财经》记者表示,尽管电动车本身可实现零排放目标,但在生产锂电池的过程中也会造成严重的环境污染,研发成本不容小觑,再加上电动车电池容量、充电桩数量等问题无法在短时间内解决,两人认为,未来,混合动力车型或可成为大众挽回声誉的切入点。(文/本刊记者:王珠珊)

 

资料链接:

1.《柴油车主还有补偿》,2020年2月28日,
https://www.tagesschau.de/wirtschaft/vw-diesel-entschaedigungen-105.html;
2.Gregory Thompson:《美国轻型柴油车尾气排放量检测报告》,2014年5月15日,
https://www.eenews.net/assets/2015/09/21/document_cw_02.pdf;
3.Antje Blinda:《美国当局是这样“盯梢”大众的》,2015年9月21日,
https://www.spiegel.de/auto/aktuell/volkswagen-skandal-wie-die-us-behoerden-vw-auf-die-spur-kamen-a-1053972.html;
4.Heiko Lossie/Felix Frieler:《大众:操控测试,篡改二氧化碳排放量》,2015年11月6日,
https://www.fnp.de/wirtschaft/manipulierte-pruefung-grund-co2-faelschung-10853638.html;
5.Jack Ewing:《大众称,全球1100万辆车受柴油造假事件影响》,2015年9月23日,
https://www.nytimes.com/2015/09/23/business/international/volkswagen-diesel-car-scandal.html;
6.Nathan Bomey:《大众尾气作弊丑闻牵扯更多车型》,2015年11月20日,
https://www.usatoday.com/story/money/cars/2015/11/20/volkswagen-epa-emissions-scandal-environmental-protection-agency-3-liter-diesel/76111106/;
7.David Shepardson:《大众被曝向美政府隐瞒排放门相关文件》,2016年1月9日,
https://www.reuters.com/article/us-volkswagen-emissions-emails-idUSKBN0UM1WZ20160108;
8.David Shepardson/Jonathan Stempel:《美国法院拒绝放弃起诉大众“柴油门”事件》2020年6月2日,
https://www.reuters.com/article/us-volkswagen-emissions/u-s-court-refuses-to-shield-volkswagen-in-diesel-scandal-lawsuits-idUSKBN2383GV。

本文刊发于《环球财经》杂志,《环球财经》杂志社保留对此文章的全部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