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山火近年为何频发

全球山火近年为何频发

当地时间2月12日,澳大利亚广播公司发布消息称,该国东南部新南威尔士州山火在当天彻底熄灭。根据媒体统计,澳大利亚这场大火以2019718日火灾加重为起始时间点,持续了整整210天,直接烧毁的土地面积达六万平方公里,造成33人(一说25人)和至少十亿头野生动物在火灾中丧生,2500多间房屋和11.7万平方公里土地因火灾受到影响。

 
在这次森林火灾中,尽管澳政府耗费巨大,采取了扑杀野生动物、出动直升机转移灾民,甚至连当地居民家中自建游泳池中的水都被征用等措施,但火势仍没有得到控制。“解铃人还须系铃人”,今年1月底澳洲开始出现大暴雨,平均每天降水量高达300毫米,终于,这场人祸助燃的天火被天雨浇灭。
 
一地失火,殃及全球
 
这场被澳大利亚人称为“黑色夏天”的山火灾害,有迹可循的火势最早出现在2019年的6月份。起初,新南威尔士州出现了一些山间野火,但没有引起当地消防局足够的重视,再加上新南威尔士州境内植被以油脂含量较高的桉树为主,导致野火在三个月后燎原——9月,新南威尔士州境内有超过100处起火点,与该州北部接壤的昆士兰州、南部接壤的维多利亚州及其南部岛州塔斯马尼亚群岛均受波及。
 
2019年11月底,澳大利亚最大城市、新南威尔士州首府悉尼受火灾影响,成为全球污染最为严重的城市之一,空气质量急剧下降,空气中细颗粒物(PM2.5)含量骤增至近800毫克/立方米,悉尼及周边县市消防局接到的火警求助电话一度高达100起/天。情况如此紧急,悉尼市消防局却仍按照原计划削减了预算,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更是因在火情危急时刻悠悠然带家人外出度假,遭到舆论谴责。至2019年底,首都堪培拉也受到火灾影响,成为当时全球空气质量最差的首都,空气中污染物的浓度是有损健康水平的23倍。为了安抚民众,澳政府决定,自今年元旦起,不再通过任何媒体向公众公布首都及其周边的空气质量情况。但1月2日,一名老年妇女从布里斯班乘飞机到达堪培拉后,刚从飞机上下来就因呼吸窘迫而倒地身亡。(注1)
 
至1月14日,澳大利亚全境(包括周边岛屿)均发现了不同程度的火灾,澳大利亚空气质量成为全球最差。就在澳大利亚正式宣布山火完全熄灭的前夕,2月10日,彭博社预估,此次澳大利亚火灾共向外排放了约4.1亿吨二氧化碳(注2),不但比全球温室气体(主要成分为二氧化碳)排放量最低的116个国家或地区的全年排放总量之和还要高,也几乎追平了该国每年平均排放五亿吨的水平。
 
从彭博社的制图(图1)可以看出,虽然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各国监测山林火险的设备已日新月异,特别是自2005年后,全球各地区因山林火灾向大气排放的二氧化碳量已呈现低于全球平均水平的趋势,但是,当某一国爆发山林火灾后,猛增的二氧化碳排放量水平,会令全球排放量立即赶超平均水平,将工农业生产排放量等甩在身后,而各国政府对此几乎毫无办法,只得继续从工农业生产上想办法。
 
同时,火灾带来的烟雾“漂洋过海”,不但殃及澳邻国新西兰(该国雪山颜色逐渐变棕),南美洲国家智利、阿根廷、巴西、乌拉圭等国空气质量也急剧下降,甚至连“地球最后一块净土”的南极洲都发现了来自澳大利亚的烟尘。英国《每日邮报》早在1月9日就发布了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制作的澳大利亚火情模拟动画(图2),从这张图上,人们可以清晰地看到,几乎南半球全部地区都在不同程度上受到了澳大利亚火灾的影响,该报提醒南半球各国尽快拿出应对措施。
 
在澳大利亚山火宣布完全熄灭后,澳大利亚西悉尼大学的研究人员发现,澳大利亚境内超过20%的森林被烧焦,在当地恢复以往的生态系统耗时将超过20年。研究人员称,尽管澳大利亚是一个森林火灾频发的地区,但往常平均每年损失的森林面积仅为5%,非洲和亚洲每年因火灾损失的森林面积占总数也仅为8%左右,考拉、袋鼠等当地哺乳动物成为极度濒危的物种,甚至一些濒危的野生动植物已经在火灾中彻底灭绝,超过3000个家庭面临着无家可归的状态(注3)。
 
这还只是当下的损失,美国气象预报新闻网AccuWeather估计,这场持续了半年多的大面积火灾,让澳大利亚的经济遭遇前所未有的重创,直接经济损失高达数十亿美元。澳大利亚央行预测,该国今年的GDP增长率因受火灾影响将下跌近一个百分点,增速将从之前预计目标2.7%跌至1.9%,AccuWeather网站甚至给出了更为悲观的预测——2019年澳GDP增速将从之前预计的1.7%跌至1.5%;澳境内损失的领土将超过美国印第安纳州的面积(约9.4万平方公里;注4)。
 
此次澳大利亚山火是近年来全球各地级别最严重的火灾——受灾面积不但比2019年“地球之肺”巴西亚马孙森林大火的面积多出46%,还是2019年印度尼西亚森林大火直接烧毁土地面积的3.75倍(160万公顷),更是2018年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北部天堂镇森林大火面积的13倍。
 
澳大利亚山火刚过去不久,4月4日,乌克兰中北部基辅州发生森林野火火灾,当地政府派遣超过1100名消防员并动用了飞机、直升机及百余辆消防车等,仍无法有效控制火势,火势一度蔓延到距离切尔诺贝利废弃核电站仅1.6公里的区域,一度令人忧虑引发核事故。而乌克兰首都基辅自4月17日起成为全球空气质量最差的首都。好在4月14日起乌克兰出现大暴雨,火势才得以控制并于12天后彻底扑灭,令全球松了一口气。此外,据我国应急管理部等部门5月9日联合发布的消息,仅4月,我国就发生森林火灾共159起,死亡三人。
 
以上这些事件,不得不令人警惕。尤其是在近几年各国森林火灾中,扑救措施大多收效甚微,最终熄灭大火的,多仰赖当地进入雨季后的强降水。
 
近两年全球重大森林火灾为何猛增
 
对于山火这一古老的灾难,尽管各国都有成熟的应对策略及先进的火灾监控设备,但全球山火灾害发生的次数不降反升。《环球财经》记者查询近期各国山林火灾事件后发现,在史上遇难人数最多的25起山林火灾中,有六起发生在2007年之后,特别是2009年澳大利亚山火(180人丧生)、2018年希腊(102人)、2018年美国加州天堂镇野火(85人)造成的死亡人数分别跻身第9、第11和第13位;尽管2019年发生的东南亚森林大火、亚马孙森林大火及澳大利亚火灾的遇难者人数较少(分别为19人、2人及33人),但从近十年全球森林火灾发生频率上看,从2018年开始,全球重大森林火灾已从之前每年平均一起的频率,猛增至2018年的八起(包括2017~2018年初南加州森林大火)、2019年的五起,增速惊人。
 
对此现象,中国科学院东亚大气物理研究所东亚区域气候环境重点实验室副主任严中伟研究员分析认为,自工业革命以来,全球气候逐渐变暖的直接后果之一,就是全球各地的热浪天气趋频、趋强。自然地,热浪伴随干旱,森林火灾也就愈加频发。他认为,森林火灾后,也会大量向外释放二氧化碳,会令大气中温室气体含量骤增,又会促使全球气候继续变暖,构成了气候系统演变中的一种“正反馈效应”。
 
国际上还有一些科学家将山林火灾事件仅归咎于热浪。荷兰皇家气象学院科学家奥尔登伯格(Geert Jan von Oldenborgh)教授团队的研究发现,全球地表平均温度自1900年至今(2020年)的120年间上升了至少2℃,使得全球各地超高气温的发生风险飙升至120年前的十倍,森林火灾的风险指数至少上升了30%,而气候的极端干燥与平均降水的减少在森林火灾中的“贡献”并不多。(注5)
 
对此,严中伟向《环球财经》表示,随着全球气候变暖的脚步,很多地区都能普遍观测到的另一现象,就是降水频次减小(特别是降水量小的小雨、毛毛雨等急剧减少),而暴雨频次增强,也就是说,全球各地的森林火灾与洪涝灾害均呈现趋频的状态。由此看来,尽管荷兰科学家团队认为平均降水量减少不会影响森林火灾的发生频率,但综合来看,森林火灾与洪涝灾害已成为“新常态”,这给全球气象学家带来了新的挑战。
 
此外,雨能灭火,也能致火。4月22日,美国国家公共电台官网发布消息称,NASA在研究美国夏威夷州活火山爆发周期时发现,当地频繁的强降水给岩石层施加了额外的压力,使得岩石层结构改变,为活火山内部的岩浆迸发创造了有利条件(注6)。对此,严中伟分析:活火山爆发前,其内部的岩浆必然处于某种临界值状态,很多外界因素都可能是引发其喷发的“最后一根稻草”。而人类活动导致向大气排放更多的温室气体,势必令全球气候愈发难以预测。
 
记者查询相关信息发现,此次澳大利亚森林火灾的根源,可谓是近年来森林火灾事故原因之“集大成者”。据1月15日英国《每日电讯报》报道,2019年12月,澳大利亚当月全国平均气温“爆表”,至41.9℃,打破自1910年以来12月最高平均气温记录;且该国自2017年初有过短暂降水后再无降水,是120年以来的最干旱阶段。这两个因素再叠加当地每小时60英里(约合96.56公里)的风速,为本不需引起重视的山间野火、林间人为用火不当(如烟头或野营篝火未正确处理)等小范围火情提供了燎原条件。此外,尽管全球气候变暖、温室气体排放年年攀高并非火灾的直接原因,却是导致山火一发就难以收拾的充分条件。(注7)(文/王珠珊)
 

资料链接

1.Samantha Maiden:《一妇女在堪培拉接触烟尘后身亡》,2020年1月2日;
2.《澳大利亚、亚马逊山火排放了多少二氧化碳?》,2020年2月9日;
3.Jan Wesner Childs:《澳大利亚山火毁掉的森林面积无法预估》,2020年2月26日;
4.John Roach:《澳大利亚野火将会使该国GDP减少几十亿澳元》,2020年1月21;
5.《2019~2020年的澳大利亚山火》,2020年1月20日;
6.Nell Greenfieldboyce:《暴雨触发了夏威夷活火山的爆发?》,2020年4月22日;
7.Sarah Newey:《澳大利亚火灾形势不乐观》,2020年1月15日。

本文刊发于《环球财经》杂志,《环球财经》杂志社保留对此文章的全部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