衰老研究的目标不是长寿,而是健康的长寿——专访中国香港基因港公司总裁、首席科学家王骏博士

衰老研究的目标不是长寿,而是健康的长寿——专访中国香港基因港公司总裁、首席科学家王骏博士

7月13日中信证券发布研究报告《抗衰老保健品NMN,千亿市场未来可期》,为A股市场上“NMN概念股”的异军突起,做了一个注脚。

中信证券的观点认为,延长寿命作为人类终极问题之一,在全球经济增长和人口老龄化不断加重的背景下,市场关注度和规模持续提升,2019 年全球抗衰老市场规模 1900 亿美元,同比增长 8.3%。中国市场近些年保健品行业发展迅速,行业过去 10 年复合增速9.5%。据测算,当前国内每 1%保健品人口对应的NMN市场空间为 304亿元,伴随未来抗衰老产品不断推广,行业远期市场有望达到千亿规模。

衰老研究的目标不是长寿,而是健康的长寿——专访中国香港基因港公司总裁、首席科学家王骏博士

图1:中国和美国保健品渗透率比较,资料来源:IQVIA前瞻产业研究院、中信证券研究部

 

衰老研究的目标不是长寿,而是健康的长寿——专访中国香港基因港公司总裁、首席科学家王骏博士

表1:NMN市场空间测算(2019,万人,亿元),资料来源:国家统计局、中国营养保健协会、中信证券研究部测算

NMN 全称为β-烟酰胺单核苷酸,是人体中合成 NAD+(辅酶 I)的前体,由于 NAD+在细胞中是几百种重要代谢酶的辅酶,并作为信号分子参与许多重要细胞过程,与能量代谢、糖酵解、DNA 复制等活动都息息相关,而 NMN 可以提高体内 NAD+水平,被认为是一种具有抗衰老功能的保健品。与其他产品相比,NMN 产品提升 NAD+具有无毒副作用、转化高效等优点。

NMN 市场起步较晚,自 2016年正式推出商业化产品以来,当前 NMN 市场主要被日本新兴和公司、美国Herbalmax 公司和中国香港基因港公司三家企业垄断。三家巨头里,来自中国香港的基因港公司显然更受国人关注。这不仅源于“基因港艾沐茵”产品通过了美国食药监局(FDA)的GRAS安全认证,这是世界上第一个也是惟一一个通过FDA-GRAS认证的NMN品牌;还因为基因港由于突破生物酶法量化生产技术,生产成本最低,目前产品售价最低;更因为由于其产品纯度高,被哈佛大学等常年选为实验原料,在产品纯度方面具有领先优势;此外,更重要的一点是,王骏深耕内地多年,在广东、上海、江苏、浙江均有业务布局。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就是2018年10月,在祖籍浙江余姚市市长、现任余姚市委书记奚明的邀请下,经过两年考察,王骏在中意宁波生态园投资20亿元,设立年产100吨NMN项目。该项目已于2020年8月18日项目正式投产。在投产仪式上,王骏宣布将会继续投资100亿元,建立二期工厂,以达到满足1000万人服用的需求。

就在余姚立项后的一个月,基因港在国内电商平台上开设了旗舰店,其NMN产品“爱沐因”分别于2019年3月和9月在京东和天猫上架,不到一年时间,在同年的“双十一”“双十二”销售中,即连续获得京东营养健康行业店铺的销售冠军,“不是说每天,但是在每次大的销售活动中,如年货节、女神节、‘618’我们在京东2000多个健康类商店、约10万个产品中,都是排第一的,而且比第二至少拉开一倍的距离”,王骏说。《环球财经》记者注意到,目前该产品评价超过4万条,好评率达到96%。

人红是非多。今年8~9月间,互联网上突然出现了集中性的针对基因港的负面文章,主要攻击点是基因港产品的FDA-GRAS认证、王骏的学历及履历等。在9月9日某知名媒体回应“帮客户代发”存在大量不实、恶意信息的文章后,王骏选择了依法维权。目前基因港已完成司法公证,警方已介入调查。基因港也在微信公众号针对质疑做出了回应。一是,凡是在1994年之前没有在美国市场销售使用过的膳食增补剂原料,都需要先取得NDI或者GRAS认证,才能用于膳食增补剂中。一直以来,GRAS就有两套并行的认证系统,一种是向FDA递交申请的备案方式,该认证会官方公布普通人可以查到;另一种是请三个以上相关领域顶级专家以FDA标准进行检测评估,审核通过了则予以颁发Self-Affirmed GRAS自我认证,认证结果后台可见但不会在官网公布。出于自身NMN知识产权的保护,基因港选择走自我认证程序,产品通过明尼苏达大学教授斯莱文(Joanne Slavin)、伊利诺伊大学香槟分校荣休教授法赫(George C.Fahey),以及为制药企业、医疗机构、中小医药医疗器械研发企业、政府基金在基础医学和临床医学研发过程中提供专业化服务的科学机构NutraSource公司的赵苏珊(Susan Cho)博士一致同意,认为符合无伤害的合理确定性标准,并且根据联邦法规第21条法典(21CFR)复核GRAS后,拿到Self-Affirmed GRAS认证,迄今NMN市场还未有第二家品牌通过这一认证。此外基因港还拿到日本JFRL、瑞士SGS质量检测等其他认证。

对于对履历的质疑,王骏认为更是不值一提,他1992年入职香港中文大学、1999年升任生物化学系教授;2003年“下海”但至今仍为香港中文大学兼职教授,“如果香港中文大学连聘请教授基本的背调都做不了,如何跻身国际前列?”

王骏1975年入学无锡轻工学院(现为江南大学)发酵工业专业,1978年考取了中国科学院上海植物生理研究所微生物代谢方向的研究生,师从中国微生物学泰斗焦瑞身研究员,1980年成为我国改革开放后第一批赴美留学生。“当时选拔了100人,我的成绩是第一名”,回忆往事,王骏自豪地说。

更自豪的人生才刚刚开始。在美国威斯康星大学攻读分子生物学博士期间,王骏认识了两位给了他很大影响的生理/医学诺贝尔奖得主——1975年获奖的特明(Howard Temin)教授、2007年获奖的史密西斯(Oliver Smithies)教授。

但对王骏影响最大的、直接促使他决定从香港中文大学下海、创立基因港公司的,是与他同一研究室并肩工作过的荷兰科学家斯坦默(Pim Stemmer)博士,他是酶定向进化技术的“开山鼻祖”,这是一项用于设计新型酶和生物催化过程的方法,通过人为地设计和驯化生物催化剂,改造、塑造乃至创造出前所未有的高效率生物催化剂,可以实现“实验室一日,自然界万年”的奇效。这项技术如今已成为生物医疗、生物工程等公司和实验室广泛应用的标配。施特默尔博士在2003年创立了Avidia公司,这给予了王骏极大的启示和鼓舞,他也奋不顾身地投入到科研成果转化的商业道路上。

施特默尔博士于2013年英年早逝,年仅56岁。五年后,与之从事同一研究领域的科学家获得诺贝尔化学奖。“太可惜了,本来施特默尔一定是能获得诺奖的”,王骏说:“催化剂就是化学工业的灵魂。”

就在施特默尔博士去世的同一年,NMN因被证实可以大幅延长哺乳动物寿命近三分之一而引起轰动,2016年日本新兴和将NMN首次实现商业化,但截至目前,其商品售价仍然高达22588元/瓶/60粒。2017年基因港因实现了生物酶技术量化生产NMN的方法,成本得以大幅降低,目前其产品艾沐茵售价为1500元/瓶/60粒,价格仅为日本产品的7%,比一年后美国Herbalmax公司推出的同类产品2980元/瓶/60粒的售价,也便宜了将近一倍。到目前为止,仅王骏个人在生物化学领域拥有的专利技术已达73项。全酶法生产出谷胱甘肽、辅酶A等产品,赢得包括中粮集团、科伦药业、华北制药等多家龙头企业的认可。

王骏说:“我的目标是要让NMN成为普通人也能吃得起的抗衰老产品。”

9月4日,王骏博士在北京接受了《环球财经》的专访,畅谈他心目中的“不老之梦”。

衰老研究的目标不是长寿,而是健康的长寿——专访中国香港基因港公司总裁、首席科学家王骏博士

2020年8月17日,基因港在浙江余姚中意宁波生态园设立的百吨NMN工厂正式投产

衰老研究的目标是“健康的长寿”

环球财经:尽管与日、美的同类产品相比,艾沐茵极具价格优势,但是不得不承认,对于中国老百姓的平均收入来说,它依然很贵。中信证券的研究报告中提到,目前NMN原料售价约为20元/克附近。前其产业链前端原料烟酸、烟酰胺产品价格在 0.03~0.15元/克之间,最新价格约为0.05 元/克。与前端原料价格相比,NMN未来生产成本仍有较大的下降空间,但相关进度主要取决于工艺开发进度。

王骏:这是因为NMN目前覆盖人群还不够广泛,虽然我们的产品在一年半的时间内,在国内电商平台上的销售增长将近了100倍,在刚上架的时候,每个月都是翻倍的。今年因为新冠疫情的关系,增速有所放缓。

目前“爱沐因”的生产原料在国内(宁波),但产品是在海外生产,在美国、日本、韩国、欧洲都有。这一方面是因为我们在国内的生产资质正在申报中,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国内市场对本土保健品认同度不高,美国和韩国保健品在国内的销售表现更加突出。但是,我非常骄傲的一点是,目前我们的生产原料占据了全球NMN市场的95%以上,是当之无愧的全球第一。

三年前,我们的产品还是“长在深闺人未识”,现在虽然增长了100倍,但仍然只是“小荷才露尖尖角”。现在,全国用这个产品的才几万人,但复购率达到70%,中国有14亿人口,北上广深四个超级城市的常住人口近一亿,购买力不是问题。

众所周知,生物制品公司的主要成本在于研发费用。我“下海”之时,香港还在上世纪90年代房地产热潮的余热中,生物企业前期投入大,回报周期长,风险大,根本没人愿意投。自创立始,基因港每年的研发经费就高达4000万~5000万港币。如果产品的覆盖人群扩大,售价也就能进一步下降。我相信,满园春色关不住,我们的NMN产品两三年后就会从“小荷才露尖尖角”成长为“接天莲叶无穷碧”。

环球财经:的确,如果价格能进一步下降的话,那么,中国即将步入老龄化社会,对老年保健品的需求也会激增。

王骏:中国是基因港公司最重要的市场。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初期,人均预期寿命仅为35岁,现在已经提升到了77岁。随着寿命增长,各种各样的老年病、亚健康状态越来越多,这不能仅靠药物治疗,而要靠依据确凿科学原理的“治未病”来预防。我国老年人群体的购买力并不低,一方面,我国政府对老年群体比较友好,大多数老年人的储蓄率还是比较高的。另外,中国讲究孝道,儿女要对老人尽孝的观念根深蒂固,美国则没有这样的观念。因此,大健康在国内是个大市场。问题在于,中国的保健品市场鱼龙混杂,充斥了大量无用甚至有害的产品。我希望能把机制明确、效果确凿、服用方便的抗衰老保健品NMN推荐给大家。

环球财经:如您所说,由于国内保健品市场鱼龙混杂,尤其老年人是上当受骗的重点群体,对于NMN,所以出现“NMN是不是一种收智商税的保健品”这样的疑问,也是可以理解的。

王骏:人类对长生的向往,古今中外概莫能外。浮士德博士出卖灵魂交换青春不羁;秦始皇委派方士徐福遍觅不老仙丹。然而“上穷碧落下黄泉,两处茫茫皆不见”。人类弥久不衰对长寿的憧憬,直到七年前才曙光初现。哈佛大学医学院辛克莱(David Sinclair)教授石破天惊地揭示了NAD+(又称辅酶Ι,烟酰胺腺嘌呤二核苷酸)定夺长寿蛋白(Sirtuins去乙酰化酶)的活力,补充NAD+之前体NMN(烟酰胺单核苷酸)可逆转哺乳动物之衰老。这一开创性成果揭开了人类主动干预,推迟乃至逆转衰老的帷幕;整个人类平均寿命因此延长20~30岁不再是遥不可及的梦想。四年前辛克莱教授又发现NAD+是修复DNA突变不可或缺的生化分子,进一步证实NAD+是抗衰老的关键。

近3~4年来国际上最权威的学术杂志《科学》(Science)、《自然》(Nature)、《细胞》(Cell)等持续不断发表人体和动物研究成果,反复证实补充NMN可有效地增加和恢复体内NAD+水平。口服数分钟至数十分钟后NMN即经小肠到达血液转化成NAD+,并随之被输送至肌肉、心脏、大脑等器官。从而推迟衰老和改善衰老的各种症状、修复DNA损伤、 调节生物钟、平衡免疫机制等。当其角色是辅酶时,NAD+所需量并不大,因它可反复使用数百至数千次;而当其参与长寿蛋白活动和DNA修复时,NAD+便成为一次性消耗的快消品,每天所需的量大大增加。这就是何以步入老年后体内NAD+水平急剧减少。年迈时,本来用于维持正常生理功能的NAD+被挪作他用,大量用于参与维持长寿蛋白的功能和DNA修复以及其他功能,NAD捉襟见肘,极需从其他途径补充之。如NAD+不能得到及时和足够的补充,会进一步促使许多生理功能下降,特别是先天和后天免疫力下降,最终积弱成疾。需要指出,NMN的含量在所有食物中都微乎其微,少于几万分之一,杯水车薪,无法从日常饮食中补充之。补充NMN保健品,是提升体内NAD+最直接的途径。

衰老研究的目标不是长寿,而是健康的长寿——专访中国香港基因港公司总裁、首席科学家王骏博士

中国和全球平均预期寿命(岁) | 我国65周岁及以上人口占比(%)

2017年我国65岁以上的老人已超过一亿,“带病生存”的65%以上。老年疾病以高血压、心脑血管病、糖尿病、恶性肿瘤和退化性病变如老年痴呆症、帕金逊综合症等为主。衰老研究的目标不仅是长寿 (Lifespan),更是健康的长寿 (Healthspan)。老龄化会给社会带来许多难题,但如果百岁老人依然能够思维敏捷、身手矫健,那就不仅不是社会的负担,而是社会的财富。

衰老研究的目标不是长寿,而是健康的长寿——专访中国香港基因港公司总裁、首席科学家王骏博士

王骏教授(左)

 

科研不仅要“好看”,还要“好吃”

环球财经:您从一名科学家“转型”为企业家,目前国内也有很多高校鼓励科研成果转换,您对此有什么建议?此外,国内有一种说法——“返乡投资”很容易被“坑”,对此您有什么看法?

王骏:威斯康星大学专门有一个机构鼓励教授和学生进行科研成果转化。做科研尤其是生物医药领域的科研不仅要“好看”——要有新的发现、尽可能多地发表学术论文,更要“好吃”——科研成果只有转化落地,对社会才会有更大的贡献。我希望有更多的科学家能够利用市场的力量而不是国家的力量去实现科研成果转换。

至于县域投资的问题,我在浙江余姚的投资非常顺利,在2016年前,我没有去过余姚。当我开始考虑在内地建设大型生产基地的时候,当时除了业内,外界对此知之甚少。我开玩笑说,全国估计就1000人知道这个产品,其中100个是我们员工。2015年我在香港甬港论坛做报告。报告一做完,台下坐着的时任余姚市市长奚明就来找我聊了。我没有想到,国内还有政府官员懂这个产业和产品。浙江省委副书记、宁波市委书记郑栅洁也邀请我回乡投资建厂。几番考察之后,我就定址余姚了。到现在为止进展得都非常顺利。

对于返乡投资者,我有几点建议,一是不要贪,不要因为贪图优惠政策而不考察当地的营商环境,就贸然投资;二是不要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

本文刊发于《环球财经》杂志,《环球财经》杂志社保留对此文章的全部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