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季解读美国“深空探索和开发新纪元”蓝皮书

吴季解读美国“深空探索和开发新纪元”蓝皮书

记者 | 林鹰

编辑 | 杜钬

7月23日,美国白宫发布了题为“深空探索和开发新纪元”的蓝皮书(注1),将美国正在实施的载人重返月球的阿尔忒弥斯(Artemis)计划,国际空间站正在讨论和设计的月球轨道深空门户站(Gate Way)计划、以及美国其他包括载人火星计划在内的各项相关计划统称为深空探索与开发新纪元。同时,该蓝皮书还提出了一系列相关愿景和实施政策。

为了深入解读这个也许对人类未来探索太空的发展影响很远的政策文件,《环球财经》记者再次来到中国科学院国家空间科学中心,采访了该中心原主任、中国空间科学学会理事长吴季研究员。吴季是我国空间科学领域重要的推动和开拓者。他曾经协助刘振兴院士推动和实施了我国第一个空间科学计划——地球空间双星探测计划。该计划也是我国与欧洲空间局第一次深度合作的航天计划。之后他又参与了我国的“嫦娥工程”,并提出和作为首席科学家参与了中俄火星联合探测计划——萤火一号。该计划由于我们搭载的俄罗斯探测器深空发动机的故障,进入地球轨道后未能启动,在发射两个月后宣布失败。

从2006年起,吴季积极倡导和推动我国空间科学系列卫星的立项和发展。在中国科学院几任领导的支持下,中国科学院空间科学先导专项于2011年立项,其中就包括大家熟知的“悟空号”“墨子号”“慧眼号”和“实践十号”返回式科学实验卫星。

吴季是空间科学先导专项的专项负责人。他在2017底从领导岗位上退下来之后,开始考虑商业航天的发展问题。并在国内积极倡导“新航天”的概念,力图为当前快速发展的商业航天找到一个可持续发展的道路。为此,他在2019年底还将其主要思想融入一个生动的太空旅游科幻故事《月球旅店》中。该书由科学出版社出版,受到了业界内部和广大爱好航天和科幻读者的热议。该科学设想实际上已经不仅仅是用“硬科幻”就可以概括的,它也许就是未来人类实现月球旅游的商业策划书。为此,本刊最近曾就“新航天”及其相关产业问题专访过吴季研究员(参见《环球财经》2020年8月刊,专访吴季:《新航天、新观念、新产业、新叙事》)。这次恰逢美国政府刚刚发布了与这些新概念密切相关的“深空探索和开发新纪元”蓝皮书,记者特再次专程来到国家空间科学中心,请他对这个新的政策文件给予解读。

吴季解读美国“深空探索和开发新纪元”蓝皮书

蓝皮书能引领美国再现“阿波罗时代”吗?

《环球财经》:您近来一直关注新航天以及太空旅游的发展,对美国政府的这个蓝皮书,您是如何看的?它真的能像肯尼迪总统1961年5月在国会发表的那个讲话一样,使美国再现“阿波罗时代”的辉煌吗?

吴季:从文字内容和文件的立意来讲,他们确实有这个愿望,并且也是这样设计的,同时,他们也希望克服“阿波罗”时代的一些弊病,比如过大的政府投入和不可持续性等,使美国再次回到国际上航天领域绝对的领导地位,为其国家政治目的服务。但是,如同特朗普政府执政以来的所有政策一样,这个文件也充斥着“美国第一”的心态和冷战思维,比如他们提到“只和与他们价值观一致的国家合作”等。因此,我个人认为这是一个政治思维远远大于科学探索思维的文件,是为美国国家的政治目标服务的。因此,其中谈到的关于代表人类、实现人类探索太空梦想的内容不过是其美好的掩饰,就像当初阿波罗宇航员第一次登月的时候,必须插上美国国旗。

至于这份文件能否使美国再现“阿波罗”时代的辉煌,我个人认为由于阿波罗之后50多年来,各国航天技术都有了飞速的发展,即使美国在2024年将宇航员再次送上了月球,其影响力也不可能与当年的“阿波罗”计划相媲美。

《环球财经》:那这个文件的主要目的和要点是什么呢?

吴季:近年来,美国的商业航天发展迅速。特别是Space X在降低运载成本方面的创新,大大地改变了整个航天工业领域的生态。从某种程度上讲,商业航天领域的一些创新,已经超过了美国政府的一些机构,形成了一种新的发展态势。一个新的名词在流行,就是“新航天”(New Space),它主要是指在商业航天领域中具有创新和开辟新市场领域的那些新态势和引领参与这些活动的企业。因此,这个文件的目的之一,就是厘清政府和商业航天各自的职责,对超过政府机构的一些商业航天领域的发展做一些限制,同时也想将商业航天取得的创新成果,纳入美国作为一个世界航天强国的光环之内,使其尽可能地也为其国家政治目的服务。

《环球财经》:发展商业航天不一直是美国政府的政策和意图吗?

吴季:是的,但是这些激励政策主要是想通过商业性质的航天研制、生产,平衡居高不下的政府投资的航天——即“老航天”(Old Space)的成本,从而激励航天经济整体上的发展,增加就业。但是,没想到的是,商业航天通过技术创新,在很多领域的能力已经超过“老航天”的机构和企业,走入公众的视线,并大有超过之趋势。美国这次出版的蓝皮书,明确地将商业航天的活动范围限制在了近地轨道,比如商业性质的近地轨道空间站,把对国家政治影响深远的深空探测留给了政府机构,商业航天只能在其中承担一部分任务。这里凸显了航天这个领域无论如何都具有相当强的政治性,特别是那些占领制高点的任务目标,如载人火星探测等。美国政府不但对中国在阿波罗计划之后能否登月非常敏感,也对Space X在本国政府之前会否实现载人登陆火星非常敏感。由于有想象中的中国的竞争和Space X在后面紧追,蓝皮书将美国政府重返月球和载人登火星的日子定在了2024和2030年。

吴季解读美国“深空探索和开发新纪元”蓝皮书

太空旅游,被蓝皮书忽略的可持续发展领域

《环球财经》:那商业航天,或者说“新航天”,就只能跟在政府后面做事情吗?

吴季:不是!有一个领域给商业航天留出了发展空间。这一点在他们的蓝皮书中也没有谈到,甚至在谈到可持续发展时,都没有提到这个完全可以持续发展的领域。这不是因为不重要,而是因为它确实不是政府的职责。这个领域就是太空旅游。这里讲的太空旅游,并不是一个亿万富翁付几千万美金到国际空间站上住几天,而是普通的中产阶级,如果想去的话,也能够付得起的太空旅游,更多人参与的太空旅游,可以比较一下到南极的旅游,北极的旅游,攀登珠穆朗玛峰等。当然太空旅游比这类旅游会贵一些,但并不是仰望星空,遥不可及,高不可攀。这个产业在蓝皮书中根本没有提到,可见不是政府的职责。蓝皮书中也说到了载人航天飞行的风险、经验需要在近地轨道空间站上积累,其目的之一就是希望商业航天企业不要走得太远,先在近地轨道上积累一些经验,再往远走。

《环球财经》:太空旅游的风险确实很高,如果商业航天搞太空旅游,特别是没有足够的经验积累,如何能确保安全呢?

吴季:是的。但是我们不能将政府载人航天对风险的要求完全照搬到商业太空旅游上来。政府航天任务花的是纳税人的钱,实现的是政治目标,承担任务的机构/企业必须对此负责,出了重大错误甚至可以等同于犯罪。因此,就有了“万无一失”的要求。这也是为什么政府任务的成本居高不下的最主要原因。而商业航天的目标不同,是以高效、低成本和盈利为目标,且用户具有承担风险的能力。比如1919年才开始的商业航空业,初期的飞机失事很多,但是仍然有人买票。旅客在买票之前就有承担风险的意识。因此,在搞商业性质的太空旅游时不能完全照搬政府载人航天那一套程序,有些太复杂的可以放弃,尽快实现成本回收和创造利润,并在个别可能出现的失败中学习和进步。这比一步一步按部就班的发展要高效得多。美国的维珍银河公司正在推进临近空间的太空旅游,我个人认为就是按照这个思路在发展。

蓝皮书对我国航天发展的启示

《环球财经》:可见这个蓝皮书是美国政府航天的一个指导文件,并不能代表美国整个国家的航天发展。

吴季:对的,是这么看的。我们不能把政府航天,也就是“老航天”,和具有创新和发展前景的商业航天,即“新航天”,混为一谈。尽管这份蓝皮书将两者混在一起,其主要目的就是前面我讲的,一方面想限制“新航天”的发展,不让其超过政府任务;另一方面又想“沾光”,让商业航天的一些辉光照在自己身上。但是又没有为商业航天的发展,特别是太空旅游和其他方面,比如太空资源的利用指明方向。关于太空资源,文件也说到了,但是显然是希望仅仅为政府航天服务,比如燃料在太空的生产和加注等。

在我们国内,商业航天,或者说是“新航天”,才刚刚起步。因此,我们不能受美国这个政府文件的影响,要建立起明确的概念,搞清楚什么是“老航天”,什么是“新航天”。“新航天”一定要找到自己独立的市场和可持续的发展道路,如果仅仅依附在政府航天项目上,没有长远的、可持续的发展目标,不但不可能走远,还会对“老航天”企业产生侵蚀,带来负面影响。

《环球财经》:最后,我们还想请您谈谈一开始您谈到的,为什么说这份文件充满了“冷战思维”呢?

吴季:这和本届美国政府密切相关,特朗普政府已经明确把中国定义为主要竞争对手。在以前美国的各种太空政策和蓝皮书、白皮书中,都没有类似的冷战语言。这次在文件中好几处都有所谓“相同的价值观”这个词,可见这是一个政治性非常强的文件。虽然没有提到中国,但是很明显把中国排除在了他们的合作者之外。如前面所说,他们之所以把重返月球定在了2024年,很大程度上是害怕中国走在他们前面。其实,我们的载人航天有我们自己的可持续的发展计划,从来没有把美国作为竞争对手,丝毫没有挑起或加入太空竞赛的意图。这个蓝皮书只是美国政府在自说自话,对我们中国政府计划的发展不会产生任何影响。太空是全人类的,应该由全人类共同去探索,且获得的知识应该共享。这是我们中国政府的政策。

对于这个蓝皮书,我们需要思考的是如何在中国更好地发展“新航天”。在他们将新、老航天混为一谈都拿来为政治服务的时候,我们更应清醒地认识到我们自己的商业航天道路应该怎么走。因此,如果说这个蓝皮书对我们有什么启发的话,我觉得从这个角度来思考会比较合适。

注:

1.白皮书是政府或议会正式发表的以白色封面装帧的重要文件或报告书的别称,代表政府立场。蓝皮书早期主要指英国议会的一种出版物,后用于代指部分官方文件,通常代表的是学者观点或者研究团队的学术观点。美国此次发布的《深空探索与发展新纪元》虽是蓝色封面,但从内容看,事实上更接近于白皮书。​​​​

·对于来源于《环球财经》杂志的内容,《环球财经》杂志社保留对相关内容的全部权利

·对标明来源的其他媒体信息,均转载、编译或摘编自其它媒体,转载、编译或摘编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时必须保留本站注明的文章来源,并自负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