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除系统性种族歧视——拜登的政治诺言与谎言

根除系统性种族歧视——拜登的政治诺言与谎言本文刊发于《环球财经》杂志2021年01月刊/国际关系,作者:姚天羽/编辑:林鹰

当地时间2020年11月7日,乔·拜登在特拉华州的威明顿发表胜选演讲,强调要通过团结治愈美国,保证会带领这个国家取得种族公正并根除系统性种族主义,“无论他们是什么种族、民族、有什么信仰,必须让国家的承诺惠及每一个人”。他还着重强调了准副总统哈里斯(Kamala Harris)的特殊身份:美国历史上第一位担任副总统这一国家职务位的女性、非洲裔、南亚裔以及移民的女儿。当拜登讲到未来有关种族平等的美好畅想时,台下爆发出热烈的掌声,镜头也扫向特意下车鼓掌的非裔司机,还有骑在父亲脖颈上挥舞国旗的非裔小孩。

美国社会中的种族问题由来已久,尤其针对非裔美国人的种族歧视,是两党政客以及历届政府绕不开的话题,也是人民心中的一大痛点。作为一项根深蒂固的文化问题和沉疴难解的社会积弊,它极大地破坏了美国的社会安定,也越来越影响着政治走向。

当地时间2020年5月25日,由于警察暴力执法导致黑人男子弗洛伊德(George Floyd)死亡。进而这一引起全国性抗议与暴乱的事件也把非裔美国人在祖国“无法呼吸”的现状摆上了台面。面对这一紧急事态,拜登先是实地探访,声援黑人,紧接着于6月3日在会见抗议民众时表明如果自己当选总统,将会在100天内彻底解决种族歧视问题。在胜选演讲中,他再次给出了承诺:“取得种族公正”进而“根除系统性种族主义”,“让这个妖魔化的严酷时代此时此刻在美国结束”。

拜登能实现这个承诺吗?答案几乎是否定的。

历史的“原罪”

由于地理原因,非洲相较于欧亚大陆发展相对缓慢,而在这样落后的环境中,社会越倾向于保持奴隶制,即人失去独立人格和权利,把人当做商品或奴隶主的附属品,奴隶主对奴隶拥有其生杀予夺的权利。

随着大航海时代的来临,欧洲人发现了美洲大陆,如此广袤的土地,却缺乏足够的劳动力来劳作。于是白人从欧洲出发,装载盐、布匹、朗姆酒、火枪毛皮和玻璃等作为交换物资前往非洲,直接使用物资与酋长们进行奴隶交易,大量进口非洲黑人奴隶。然后沿着中央航路通过大西洋来到美洲,把黑人奴隶填充进矿山庄园,并把他们换成糖、烟草、稻米等原材料和金银再返回欧洲。这样的交易方式是开启黑人悲惨命运、对白人则一本万利的三角贸易。完成一次三角贸易的全程仅需六个月,通过三次交易,利润可以翻至十几倍不等。三角贸易的交易方式运行了400年,共约200万黑人被押上运奴船运往美洲,加之路上死亡的1000万人,非洲总共损失了约3000万的精华人口。在美利坚合众国建立之前,黑奴流入美国的13个州,在各户奴隶主的手下被剥夺了基本的尊严和人格,成为了奴隶主的一种私有财产,从根本上并不被当作正常人类。

美国建立的时候,制宪会议最初商定将奴隶制维持到19世纪初,但由于那时棉花的利润大幅增加,占据了出口额的一半,南方庄园主经济地位和政治影响力因此提升,废奴也因此被搁置和推迟。

直到南北战争结束以后,北方资本主义发展足够成熟,林肯(Abraham Lincoln,1809~1865)总统才在得以发表解放黑人奴隶的宣言。然而废奴政策的实施并不代表着黑人生存噩梦的结束,这个所谓解放,仅仅从名义上使黑奴从商品变回了人,但实际上,黑人脱离了奴隶主的控制,又落在了资本家的手里,他们受到的压迫从未停止,他们只是从商品变成了工具。而后的一段时间,法律稍作完善:黑人于1868年获得公民权,于1870年获得男性投票权。直至林肯遇刺,安德鲁·约翰逊(Andrew Johnson,1808~1875)上台,作为持“白人至上主义”的地道南方人,正是在安德鲁·约翰逊的任内,密西西比州在1866年率先公布臭名昭著的《黑人法典》,继而南方各州纷纷效仿。此后美国以“隔离但平等”的幌子自行分割出两套公共资源系统:厕所分为白人厕所黑人厕所;学校分为白人学校,黑人学校;即使是黑人埋在墓地里都不允许离白人太近……一如影片《绿皮书》中世界上著名的黑人古典钢琴家唐不能与自己的白人司机同住在普通旅店,一如传记片《阿里》中即使是拥有奥运金牌的拳王阿里在市中心也因其肤色买不到小吃。持续百年的种族隔离致使黑人在受教育程度、经济状况、社会地位和思想意识上全面落后于白人。

20世纪中叶,黑人民权运动风起云涌。1963年8月28日,民权领袖马丁·路德·金(Martin Luther King,1929~1968)在林肯纪念馆前发表著名演讲《我有一个梦想》;1964年美国通过《民权法案》。这的确标志着美国法律文书上的种族隔离与歧视的结束,但法律只是规范人们的生活,并不能改变人们的内心。偏见与歧视仍然存在,黑人的不平等地位已经根深蒂固成为一种美国文化,融进美国的政治、民众思想、社会生活等方方面面。

根据FBI的统计,过去30年里,年轻黑人被警察打死的几率比白人高21倍以上;2017年教育调查,25岁以上的美国人,33%的白人有本科学历,黑人只有19%,如果范围缩小的藤校等一流高校黑人的比例只占6%;经济上,白人本科平均工资75000美元,黑人则为65000美元,且失业率是白人的两倍。教育资源不公,收入就会不公;收入不公,教育资源就会继续不公,恶性循环,直至今日。

拜登的措施

在2020年6月19日美国黑奴解放纪念日这一天,拜登在推特上表示:“我们有能力根除非人道系统(种族主义)和行为的毒害。”综合拜登在公开场合的表态,笔者总结出其预备解决种族问题的四方面措施:一,两党合作;二,改革警务系统;三,增加执政团队中少数族裔的比重;四,会针对包括非裔美国人在内的少数族裔提供教育、工作、住房、医疗等方面的补助。

1.有关两党合作前景的分析

《纽约时报》于2020年10月发布的调查显示,两党各自有约80%的人认为“彼此不仅有不同的政治观点,而且在价值观上也有根本性的差别”。其中,74%的拜登粉丝认为美国有种族歧视问题,只有24%特朗普粉丝认为这是一个问题;74%拜登粉丝相信黑人比白人在美国的生活更艰难,但只有9%特朗普粉丝持有如此观点;相反,74%的特朗普粉丝认为美国的少数族裔暴力犯罪是个大问题,只有46%的拜登粉丝同意这一点。总结而言,大部分拜登“粉丝”认为美国有严重的种族歧视问题,并因此造成了暴力犯罪;但大部分特朗普“粉丝”根本不认为美国存在种族歧视问题,并坚信某些少数族裔犯罪率高与种族歧视没有关系,是由于他们游手好闲,不奋斗不努力,甚至是由基因缺陷产生的弊病。

此外,特朗普的种族主义言行也“唤醒”并“鼓励”了他的追随者们。针对弗洛伊德事件,特朗普于当地时间2020年6月5日面向全国表示“这对美国是一件好事。对每个人来说,这都是伟大的日子”,并扬言会用“最凶狠的狗和最厉害的武器”来对付示威者。“大统领”的言行激发了追随者的种族主义激情:在2020年5月30日美国广播公司报道的48起种族歧视案件中,有40起的肇事者在肇事过程中主动提及特朗普的名字或他的言论。

2020年美国大选以创纪录的投票率结束,无论是拜登还是特朗普,得票都创下了美国大选历史记录。特朗普虽然败选,但拥有数量众多且“坚信民主党投票舞弊、死也不承认败选”的拥趸。拜登所言的两党联合起来根除种族歧视问题,在目前社会条件下是不可能达成的,共和党必然会成为民主党拟实施措施的阻力和掣肘。

2.有关警务机构改革的前景分析

2020年6月1日,拜登在特拉华州威尔明顿向黑人社区领袖发表讲话时表示,如果成功当选,将会重新培训警察,训练他们射击嫌犯腿部而非心脏,进而降低警方杀死的人数。在没有透露具体细节的情况下,拜登承诺如果当选,将在上任的头100天内“从体制上处理种族主义”,并成立一个警察监督机构。迄今为止拜登及其团队并未就警务部门的改革给出其他细节,但我们可以去拜登担任副总统八年之久的奥巴马时期寻找一丝端倪。

警察暴力执法的问题在美国时有发生,2014年7月,黑人小贩加纳(Eric Garner)因遭到警察暴力执法而死亡,此事与弗洛伊德死亡事件极为相似。事件发生后,奥巴马开始呼吁执法部门改善警察培训的方式,并增加警务部门中黑人警察的数量。在执政末期,奥巴马为此特地签署了“21世纪警务计划”,然而这些都仅仅暂时缓和了警察与社区之间的关系,无法根除种族主义和暴力执法的问题。《时代》杂志指出,尽管这些改革听起来卓有成效,但实施的进度太慢,警察部门发生的实际性改变较小,甚至在特朗普当选之后,“警务计划”被全盘推翻。

新瓶装旧酒,未来拜登“成立一个监督警察的机构”措施极可能收效甚微。与其增设监督机构添加行政费用,倒不如明确法条中对少数族裔构成伤害的界限,并全面加大执法力度。作为老牌政客的拜登不可能不懂此道,但他既然选择绕“道”而行,只能说明一点:真正管用的措施其不可为。

3.有关高层团队增加非裔成员以及实施补贴的前景分析

胜选后,拜登感谢了来自各个种族的支持者:白人选民、拉丁裔选民、亚裔选民、原住民选民,特意感谢了在竞选低潮期为他站出来的非裔美国人。虽然截至笔者成稿之时,拜登还未正式确定其执政团队,但可以肯定的是,他会适当增加非裔官员的数量。

增加政府团队中非裔的比重,增加对非裔美国人的生活、就业、教育补贴,实为喜闻乐见的“万金油”举措,非裔选民也非常吃这一套。增加黑人官员的举措早有先例:王晓德教授所著《美国文化与外交》一书列举案例,在1989年11月的地方选举中,黑色皮肤和少数民族身份成为了黑人候选人的政治资本,使得丁金斯(David Dinkins,1927~2020)脱颖而出成为纽约市第一位黑人市长。据美国记者莱利(Jason L. Riley)在其著作《虚假的黑力量?》(False Black Power?)中的调查,自20世纪70年代至21世纪初,黑人政客的当选数量实现了从1500人到9000人的飞跃,然而这股政坛势力的崛起并没有给普通的非裔美国民众的生活带来成比例的改善,至今黑人和白人在生活上仍存在极大的差距。

更进一步,黑人经济学家索维尔(Thomas Sowell)指出,黑人政客得势可以给黑人群体带来更多的福利,但福利不能从根本上改变黑人的经济状态。同时,当政府着重照顾、补助非裔美国民众时,其他的“非得利群体”就极容易感到不平衡。事实上,在2016年和2002年美国大选中,都有相当多的华裔人群支持特朗普,其原因是奥巴马政府不断身份化黑人,为他们提供特殊补助和特殊照顾,原本非裔的对立面只有种族主义人群,一旦不平衡的社会矛盾挑起后,非裔的对立面增加了各式各样的受压迫群体,如低收入白人群体、其他少数族裔等……非裔看上去很美的“超国民待遇”,极易激起其他身份群体的不满,加剧社会身份的竖向分割,使非裔美国人成为众矢之的。

诺言即谎言

综上,拜登所谓“取得种族公正并根除系统性种族主义”的承诺,并无可以兑现的措施。

首先,通过两党合作,能够一定程度上安抚共和党的选民,实现政府团队的多样性,但囿于两党价值观层面的根本性差距,这种不同的声音可能成为民主党在实践承诺道路上的一大阻力。

其次,通过警务系统的改革能够缓和警察与社区的矛盾,但是实施进度的缓慢以及美国的选举制度也让这一政策的可持续性蒙上了一层阴影。

最后,通过增加黑人高层官员和民众直接补贴,美国政府或许能些许改善社会最底层黑人的生活,继续收获非裔选民的支持,但福利补贴制度极易让人上瘾,产生依赖性,进而导致黑人忽略个人努力在改变种族命运中的关键作用。此外,如果福利补贴的特殊关照处理不当则会向社会不断强调黑人的身份标签,加剧社会身份的竖向分割。这样非但无法“根除系统性种族主义”,反而会进一步加剧族群对立,激化社会矛盾。

回顾马丁·路德·金的演讲,其梦想“有一天我的四个孩子生活在一个不以肤色而是以品格优劣作为评判标准的国家”,直至今日并未实现,且在美国社会存在的一种“极度平权”倾向下,同时产生了逆向种族主义。

从根本上,所有被歧视以及被压迫的族裔都应该团结起来,通过一代代不断抗争与努力,在维护社会合法秩序、参与公平竞争中脱颖而出,从而改善生存环境,继而根除歧视,而不是靠任何人与族群,或是哪届政府的恩赐与施舍。只要还存在着针对某类人的特殊照拂,既意味这类人群依然处于不平等之中,也意味着其他人同样处于不平等中。拜登所言,其措施的逻辑与其承诺实现的结果,其实背道而驰,又怎么可能如愿呢?

相关资料:

1.刘玲燕:《拜登代表了现有的旧体制》,《南风窗》,2020年第15期

2.李志:《论美国黑人奴隶制的起源》,《大庆师范学院学报》,2016年第5期

3.俞飞:《美国黑人民权抗争400年》,《方圆》,2019年第13期

4.陈银凤:《论美国黑人法律地位的演变》,《福建质量管理》,2018年第3期

5.观察者网“骁话一下”:《1862年就得到解放,为什么美国黑人至今无法呼吸》,2020年6月3日

6.界面新闻:《拜登承诺进行警察改革,成立全国警务委员会以监督执法行动》,2020年9月27日

7.邓仙来、徐剑梅、孙丁:《拜登:三度竞选总统 这次是否有戏?》,《北京日报》,2020年8月19日

8.郭杰瑞(Jerry Kowal):《美国大选10:拜登上台后会做什么?和特朗普哪里不同?》

9.严珊珊:《特朗普谈死去的弗洛伊德时说出这话,拜登痛斥:卑鄙!》,观察者网,2020年6月6日

10.《北美观察丨特朗普不断出语伤人 助燃歧视暴力连年升级》,央视新闻客户端,2020年6月4日

11.Zachary Evans:《拜登提议训练警察射击腿部袭击者以减少死亡》,2020年6月1日

 

·对于来源于《环球财经》杂志的内容,《环球财经》杂志社保留对相关内容的全部权利

·对标明来源的其他媒体信息,均转载、编译或摘编自其它媒体,转载、编译或摘编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时必须保留本站注明的文章来源,并自负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