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财白话 | 也来说说“下水道良心”和“厕所自由”

最近,有着“欧洲首都”美誉的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面临着严重的“公厕危机”——全市只有14个公共厕所和29个公共小便池且相距甚远。以前,没有疫情的时候,市民和游客可以去咖啡馆、商场等地的付费厕所;但新冠疫情至今仍未减缓,欧洲的封锁政策仍在继续,很多付费厕所关闭,令很多“人有三急”的市民十分苦恼。

在比利时的邻国法国,居民也面临着同样的问题。在取消宵禁前(6月30日),法国快递员、长途汽车司机甚至是警察的“如厕之痛”,凸显了法国公共设施的缺失。一位斯特拉斯堡市民临时出门办事,不得不排40分钟的队才用上公厕;另一名女快递员因肠胃不适想借用路边超市的员工厕所被拒,导致全身衣服弄脏。她表示,衣服可以随时洗干净,但心里的痛苦很难消失。法国首都巴黎的免费公厕只有400座,其中150个全天开放,因此,绝大部分人都要付约两欧元的小费去咖啡馆、商场等地解决“内急”。

环财白话 | 也来说说“下水道良心”和“厕所自由”

德国柏林的“公厕危机”也十分严重,整座城市街头只有260个公共厕所,绝大多数要投硬币才能锁门或洗手;咖啡馆、超市、商场等的公共厕所有专人收取小费。不过,德国各大火车站、城市图书馆、大学和著名旅游景点都有免费厕所,虽环境不佳受人诟病,但也算便利。

在大洋彼岸的美国纽约市,同样的问题也不容小觑。2020年2月6日,纽约市民发起“免费小便”抗议。尽管纽约有800多万常住居民和6300多万游客,但该市只有1100个公共厕所,且只有两个全天开放。忍无可忍的市民要求政府尽快增加免费公厕的数量,并为老人和小孩提供符合他们身体条件的厕所设施。亚马逊公司称,他们在欧美的快递员几乎人人随身携带塑料瓶,在快递车内解决“内急”问题,这样的工作环境让很多女性望而却步,使得女性快递员数量在疫情期间一直下跌。

环财白话 | 也来说说“下水道良心”和“厕所自由”

其实,法国巴黎市政府近年来为了解决“如厕难”的问题,在塞纳河边设立了很多开放小便池,尽管这样可以解决男性的“内急”问题,但开放小便池周边气味不佳且无法为女性提供便利,导致这一措施备受诟病。为此,今年4月24日起,法国宣布效仿德国,免费开放巴黎“里昂火车站”二号大厅的公共厕所供人使用;布鲁塞尔市议员杰拉布(Zoubida Jellab)也在3月6日宣布,该市计划紧急改造露天小便池并增加公共厕所数量,还将为开放厕所供路人使用的餐馆发放1000欧元的特殊津贴。

法国作家雨果有一句话——下水道是城市的良心,经常在暴雨季节被我国公共知识分子广泛引用。老天要下水道,人也需要下水道哇,小八以为,免费公厕的数量同样是或者更是城市的良心。按照“良心论”,无论是动辄相当于人民币十几块钱的德国厕所,还是门前长蛇队的法国厕所,算不算把“自由平等博爱”总是挂在嘴边的欧美政府“没良心”的体现?“自由”的欧美啥时才能够实现“厕所自由”呢?

环财白话 | 也来说说“下水道良心”和“厕所自由”

从这一点上说,我国的公共厕所政策真的是提供了“中国范本”——早在2016年12月1日,住建部就颁布了《城市公共厕所设计标准》,规定男女公厕数量比例2:3(人流量较大地区为1:2),2019年我国公厕数量达15.35万座,和巴黎、纽约城市体量差不多的北京市,城区内公厕数量达5270座且完全免费(注1),全北京的公共厕所数量已经突破两万座,位居全球大城市之首。

注:

1. 《2019年中国公共厕所建设数量、存在的问题及城市公厕建设与管理的建议》,2020年11月10日,
https://www.chyxx.com/industry/202011/908265.html

·对于来源于《环球财经》杂志的内容,《环球财经》杂志社保留对相关内容的全部权利

·对标明来源的其他媒体信息,均转载、编译或摘编自其它媒体,转载、编译或摘编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时必须保留本站注明的文章来源,并自负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