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看门人”正逃离大门……

原标题:西方“看门人”正逃离大门……

英国保守党前领导人威廉·黑格5月24日在英国《泰晤士报》网站撰文反思BBC丑闻。文章指出,西方“看门人”正在逃离大门。全文摘编如下:

就在我们纷纷忙于消化关于英国广播公司(BBC)行为的戴森调查报告之际,美国国会却无法就另一项调查——对1月6日冲击国会大厦事件的调查——达成一致。前者正在让BBC颜面扫地,而由于共和党领导人的一致反对,后者看起来根本没那么容易发生。

在美国,上周的辩论显示的是对于这种寻找真相努力的令人心寒的放弃:一些勇敢的共和党籍国会议员支持成立一个两党委员会调查1月6日事件,但他们党的绝大多数议员投票反对这么做。他们中的大多数人显然断定不知道真相更好些。其原因很简单:唐纳德·特朗普不希望对这次他参与其中的针对所谓“美国民主”的暴行展开调查。而特朗普对基层支持者忠诚度的掌控十分牢固,以至于共和党无法在他们当中发挥中间人作用。在未能履行这种职责的同时,共和党将接受这样一种版本,即在不运用原本应由政党所提供的审查和理智的情况下,它将堕落为一种领导人与民意之间的关系。

看来,任何在共和党初选中胜出的候选人现在都将需要加入到让人们永远记住一个彻头彻尾的谎言——乔·拜登窃取了总统选举——的行动中。莉兹·切尼——她曾冒失地指出这一真相——被逐出共和党领导层让这一点昭然若揭。现在看来,他们还需要声明一项令人不快的调查决不应该发生。他们也许确确实实是选举出的,但在维护健康的制度方面,共和党正在成为一个失败的机构。

史蒂文·列维茨基和丹尼尔·齐布拉特在他们所著的书中,指出了政党在西方国家中充当“看门人”——即拥抱舆论的变化但同时把对整个体系构成威胁的候选人拒之门外——的重要角色。像上世纪30年代的休伊·朗——他曾对宪法表示蔑视——那样的人物尽管拥有巨大的声望,却被阻止竞选总统。然而到了21世纪20年代,这些“看门人”却正在逃离大门。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部分原因在于,21世纪有太多人被“可靠”领导人对于选民群体的吸引力所蒙蔽,于是便有了特朗普等“强人”的横空出世。

这也是具有高度党派性的媒体崛起的后果。在这样的媒体中,真相并没有宣扬某种观点那么重要。目前的社交媒体——通过其成瘾般地散布阴谋论和强化没有事实根据的主张——正在侵蚀西方国家的根基。在美国,更为约定俗成的新闻广播也起到促成两极分化的作用:观看福克斯新闻频道的共和党人远远多于民主党人,而对于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来说则恰恰相反。

·对于来源于《环球财经》杂志的内容,《环球财经》杂志社保留对相关内容的全部权利

·对标明来源的其他媒体信息,均转载、编译或摘编自其它媒体,转载、编译或摘编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时必须保留本站注明的文章来源,并自负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