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超宽松政策进退维谷

越来越多的迹象显示,美国的超宽松财政货币政策正陷入左右为难的境地之中:政策对经济增长的拉动作用不断减弱,持续加大的通胀压力推升政策退出预期,但市场对政策动向又高度敏感,处理不好极易引发市场动荡,真是政策用不好却又退不掉。

6月4日,美国劳工部公布数据,5月份非农部门新增就业岗位为55.9万个,低于市场预期的65万个,延续了4月以来数据不如预期的态势。走弱的数据纾解了市场的紧张情绪,认为这将使美联储继续延缓货币政策收紧的步调。不过有分析指出,持续走弱的就业数据,反映出天量超发的货币对美国经济的刺激作用在逐渐减弱,意味着在市场欢欣鼓舞的另一面,是美国政策失效的风险在提升。

不断增大的通货膨胀压力,是美国实施宽松政策面临的更大问题。6月2日,美联储发布被称为“褐皮书”的全国经济形势调查报告显示,美国通胀压力进一步增大。供应链中断导致投入成本迅速上升,建筑业和制造业原材料价格明显上涨,销售价格也温和上涨,“未来几个月成本和销售价格可能继续上扬”。

一片看涨声中,美联储6月2日宣布,将逐步且有序地抛售通过去年疫情期间设立的“二级市场公司信贷工具”购买的公司债投资组合。这是美联储自新冠肺炎疫情后首次开始抛售公司债,引发市场关于政策变动的猜测。美联储发言人当天言之凿凿地表示,这些资产组合缩减与货币政策无关,也不是货币政策的信号。分析认为,美联储抛售公司债的举动颇有些“风起于青萍之末”的意味。在通胀预期走高的压力下,美国宽松政策收缩的概率正不断加大。不过,既要应对通胀压力,又要考虑政策收缩引发市场震荡的风险,真可谓是“老鼠钻风箱”——进退两难。

要说难,美国眼下最大的难题还是财政。

5月中旬,美国财政部长耶伦曾呼吁重新调整美国财政政策框架,结束新冠肺炎疫情和修复疫情造成的经济创伤,改变长期以来对公共基础设施和机构投资不足,妥善应对日益逼近的气候变化威胁,以及改变美国面临的社会不公平现象。

在美国多个重要经济部门工作的经历,让耶伦看到了美国问题的一些症结:过去几十年来,美国可自由支配的政府支出被严重压缩,导致公共投资不足。同时,收入越来越多地流向社会最顶层,中产阶级家庭薪资停滞不前,医保、抚育儿童等成本又不断上升,造成收入不平等和贫富差距日益扩大,积累了诸多经济问题。

不过,耶伦开出的药方,无一例外地都需要海量资金,而对于已是债台高筑的美国政府而言,问题恰恰是缺钱。拜登政府虽然提出企业税改革计划,拟将企业税率从21%提高至28%,同时协调七国集团达成协议,同意将全球最低企业税率设定为至少15%,但毕竟是“远水解不了近渴”。因此,除了加税,对外兜售国债恐怕是美国眼下更现实更迫切的选择。

只不过,这个时候购买美国国债,还有什么好处呢?(经济日报/记者:连俊)

·对于来源于《环球财经》杂志的内容,《环球财经》杂志社保留对相关内容的全部权利

·对标明来源的其他媒体信息,均转载、编译或摘编自其它媒体,转载、编译或摘编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时必须保留本站注明的文章来源,并自负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