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天下无痛——专访佛山“原始点按推”中心创始人田爱民和义工们

在半个月的访查中,无论是口口相传从全国各地慕名而来的求助者,还是孜孜以求多年为此坚持付出的志愿者,还有一位位怀着感激之心接受回访的受益者,以及笔者所看到的数百份材料及音视频文件,都让笔者感到激动。激动之余,笔者反复思考的一个问题是:如何让我国民间被广泛验证有效的传统医术,能够被纳入医健管理的正式体系中,从而在交织着诸如“社会治理”“医疗体制”“康养虚缺”“生命尊严”“临终护理”等社会话题于无解的当下,补充医疗缺口,造福无助病患。

愿天下无痛——专访佛山“原始点按推”中心创始人田爱民和义工们

本文刊发于《环球财经》2021年10月刊

作者 | 一清(本刊编委)

编辑 | 张鑫

笔者注意到田爱民,是在2021年4月我们共同参与的一个主题为“传承”的文化交流活动中,会议结束后,有位与会者腰肌劳损,几难独立行走。经征得痛者同意后,他上前为其推拿了大约10多分钟,效果就出现了。当时情形很让在场的几位长年被各类痛症折磨的与会者兴奋,有偏头痛者和腿脚酸痛者纷纷上前,均获得了程度不一的纾解,视田爱民为良医,询问其所自何来,师从何师。田爱民连连摆手,称自己并非医生,使用的是由1987年在我国台湾取得“中医师执照”的张钊汉先生首创的“原始点按推”手法,自己是这种按推方法的传承人之一。笔者这才了解到,始自2009年的“原始点按推”方法在大陆推广以来,先后参加学习培训的人数达200多万人次。目前经过“原始点按推”在全国建有37家公益点,为大众服务约150万人次。其中,以田爱民为主体、邓立军为辅助的佛山原始点公益机构就为大众服务接近40万人次。

愿天下无痛——专访佛山“原始点按推”中心创始人田爱民和义工们

佛山原始点中心创始人田爱民在分享会上以现场直播方式传授按推方法

在随后的几个月中,笔者陆陆续续请多位有各类痛症的亲友去求助于田爱民,都获得了较好的反馈。不仅于此,笔者还了解到,有些其他病类的患者,到佛山原始点接受治疗后,“神奇地”康复了。

2021年9月,笔者亲往田爱民在广东佛山市禅城区石湾镇街道沙岗村创立的原始点按推中心,去了解相关情况。在半个月的访查中,无论是口口相传从全国各地慕名而来的求助者,还是孜孜以求多年为此坚持付出的志愿者,还有一位位怀着感激之心接受回访的受益者,以及笔者所看到的数百份材料及音视频文件,都让笔者感到激动。激动之余,笔者反复思考的一个问题是:如何让我国民间被广泛验证有效的传统医术,能够被纳入医健管理的正式体系中,从而在交织着诸如“社会治理”“医疗体制”“康养虚缺”“生命尊严”“临终护理”等社会话题于无解的当下,补充医疗缺口,造福无助病患。

《环球财经》和佛山“原始点按推”中心的谈话,涉及了创始人、协助者、志愿者和求助者各部分,力求还原这样一个公益机构的本来面目。

“中国式诊疗方法”,一个很小心的用词

《环球财经》原始点按推术的发明人是我国台湾著名中医医师张钊汉先生。从台湾到大陆,请问您认为最大的差异在哪里?

田爱民张钊汉先生在《原始点医学》自序中有这样一段话:“生命的过程,必须经历生老病死。原始点医学的诞生不能做到不老、不死,但通过按推、热源及其他保健方法,却可改善体伤及热能不足,从而达到延缓衰老、疗愈疾病及增长寿命的目的。”目前《原始点医学》已印行至第17版,在全球华人世界发行达数十万册。

愿天下无痛——专访佛山“原始点按推”中心创始人田爱民和义工们

“原始点按推”发明人张钊汉先生

张先生在台湾是有医生资质的,所以门庭若市,获助者众。他希望祖国各地也能有更多的人受惠于此。但因医务领域的管理条法不同,大陆的弟子们推广起来面临不少困难,这是张医生所没有想到的,客观上使得这项医术的受惠者大大地减少。而在实践中,又有那么多求助者希望能够获得帮助,所以,我们选择以公益的方式,来尽可能使有需求的人获得救助。

《环球财经》:我注意到,包括您在内,这里所有的义工对于其所事,从不说“医病”“诊病”这样的语词,而是说“为人除痛”。但从我们接触的多位被治愈的患者来看,患者是非常认可原始点按推术的疗效的。但即便是采取公益机构这样的方式,在当前我国传统医学的教育和资质体系规定下,“行医资格”本身也是原始点很难绕过去的坎儿。

田爱民:是的。我是农民出身,并没有医学方面的教育经历,我和义工们都不敢说自己懂中医,但我们坚持认真学习包括《黄帝内经》在内的中医医书,认真学习张钊汉先生发明的原始点按推法,而这种方法对于去除病痛是有着相当好的效果的。这个“好”,是获得了数以十万计接受过原始点按推诊疗人员的认可的。我不敢说它是“医”,但它确确实实是脱胎于祖国传统医学的“中国式诊疗方法”。

现在的问题是,“原始点”坚持的说法就是不诊病,只做传统式的按推,做着“中国式诊疗”。但是,由于口口相传,全国各地的各种患者都源源不断地向我们集中,而集中于此的患者主要又属两类人:一、医院各种手段都用尽了,全不见效果的;二、医院宣布了“死刑”,让回家好好吃点喝点的人。这两类人中,又大多是因病返贫的,甚至一无所有了的人。用他们自己的说法就是:钱用光了,剩下的只有病了。没有钱,要想进医院治病,这是断无可能的;被医院宣判了“回家吃点喝点”的人,一般医院也不愿意收治,人家将你此前的各种诊断书看一眼就明白了。但怎么办?每个人都有活着的权力。只要他们来到这里,我就愿意尽我所能,尽我所学,为他们提供帮助。

严苛的自我约束

《环球财经》:在这段时间里,我看到广大前来的求助者认可这原始点“好”,不仅因为病痛的缓解,至少还基于以下几点的不同不送红包,不讨好主疗者,不会因为没钱而看人眼色。甚至有的穷得没有吃饭钱就到食堂用餐好了,他们不需额外说明什么,都是义工们服务的对象。

田爱民:自佛山原始点开展为民“除痛”以来,一开始就有多种严格的自我约束:一、我们不是医院,我们不是医生,我们只是一群为有着各种病苦的人消除或减少痛苦的志愿者;二、任何情况下都以帮助他人减少病苦为前提,不收钱,不开方,不卖药,不打针。如果患者自认为在此获得帮助且收获了健康,愿意随禧于中心,帮助改善一下义工们的生活条件与生存环境,我们感恩,但不强求;三、时时记住(义工、志愿者)文化衫上的“爱”字的意义,“知恩报恩,孝亲尊师”,以奉献与付出为宗旨,奉献自我,收获福报。这些“约束”是每一个来此做义工的人必须明白且遵守的。

愿天下无痛——专访佛山“原始点按推”中心创始人田爱民和义工们

邓聪是佛山原始点最年轻义工之一

有不少在此收获了健康的人临走或离开原始点后,给过中心一些“随禧”,但即使如此,总体上原始点的运营状态是不太乐观的。这里牵涉到很多具体问题:中心的场租费、管理费、义工们的伙食费、各种设施添置及折旧费、资深义工的必要劳动报酬等等。每天开工,柴米油盐一大摊子事就等在那里,必须面对。每天接待100~300 位不等的“去痛”者的求助目光,真的是很不容易。

这里,我要特别感谢湖南企业家邓立军先生,他为原始点这个中国式诊疗方式的推广出钱出力,每次在中南地区举行一次大型推介会,需得付出十数万的费用,但他一点也不含糊,认为其个人财富积累是要感恩社会的,有机会为大众服务、有能力为中国式诊疗做些推广,是件极有意义的事。

愿天下无痛——专访佛山“原始点按推”中心创始人田爱民和义工们

邓立军不但是佛山原始点的长期支持者,也是这里的铁杆义工

邓立军先生是个榜样。现在也有越来越多受益于“原始点按推方法”的企业家来支持这项工作,如果没有这么多祖国传统医学的坚定捍卫者,很难想象我们这个“原始点”能坚持得下来。毕竟,每天要接待多至三四百少也有一两百人的求助者,要管理几十位自觉来此服务众人的义工与志愿者,开销的确不小。也有很多在这里通过原始点按推方法恢复健康的患者,比如来自广东肇庆的夏振华先生,在恢复后也办起了一个公益推广点,但可惜夭折了。

夏振华:我在2014年1月到医院检查被确诊为肝癌晚期后,被医生告知大概只能活3~6个月了。绝望之际,蒙表哥推荐找到了佛山原始点。在这里经过一年多的按推调理后,身体恢复了健康。在这里,我算是重新体会了人生再造的过程,此后,我作为原始点受益者,一直做着公益推广的工作,希望这么好的调理之法,不要到我的身上就停下来了。2016年底,我办起了一个公益推广点,以便为更多需要的人们提供服务。但是,真正进入这一块才发现,要推广原始点也真是太难了。因为我本身的故事,除了我家人相信,我朋友见证过,都觉得我幸运地通过原始点捡回了一条命。但是真正让我去通过开设原始点利益众生服务于民时,第一个碰到且绕不过去的就是:我没有资质。没有资质,就会有违法的风险。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没有资质的“中心”就不会有收益,只能通过公益的方式服务他人。这样一来,实在就成不了气候了。我看到不少曾受益于佛山原始点的病友们,康复回家后所陆续建立的原始点因为上述原因,一家家都倒闭了。这是件很令人无奈的事情。

我真的希望有更多的人关心原始点。站在国家的角度想,也是极有好处的。我2014年3月份来这里时,作为肝癌患者,当时觉得无救了,但恰恰是原始点给了我以生命的尊严,让我有机会再活一回。我现在没有更科学的办法证明原始点是如何治好我这个病的。就算是我与原始点一起撞了个大运、所有在这里康复的人都是集体撞了大运,这不也挺好的吗?我真就想,如果能把这种“撞大运”的方法总结并推广,该有多好啊。很多进不起医院治病的穷人不也可以得到帮助么?

面对着那些曾经像我一样热切地希望得到原始点帮助的人的眼光,我在放弃原始点运作时,内心是十分悲苦与无助的,因为原始点诸多自我约束条款,把我们给约束“死”了。但如果不是这样严厉的自我约束,又容易遭遇到法律的风险。

愿天下无痛——专访佛山“原始点按推”中心创始人田爱民和义工们

田爱民与回访的夏振华(中)、霍兆新(左)谈论他们过去在佛山原始点接受调理的旧事

《环球财经》:我们在正确看待原始点按推方法所获得的口碑时,也需要认识到,并没有什么方法是“包治百病”的,而囿于医疗资质,以及当下的医患矛盾,一旦出现失败的案例,可能也会给原始点造成很大的麻烦。

田爱民:是的,就算我们只说自己是“中国式诊疗方法”,但真要从律师角度,既有“诊”又有“疗”,做的还是与医务工作相关的工作。如此定义下,假如你没有出问题,这事还好说;一旦出了,就是“大问题”。

几年前,我们还真遇到一档子事,有位癌症晚期患者来此第二天去世了,患者家属大闹,要求赔付40万元。好在居委会、社区、药检、工商、公安等各级机关经过层层检视和调查后,制止了患者家属的行为。我是安徽人,外来户,他们却站在公正立场,主持了正义,我非常感恩他们。

还有一位红斑狼疮女性患者,曾经在我们这里调理大半年后情况好转并由医院检验确定康复。她为了报恩,在佛山原始点做了近一年义工,多次与他人分享自己的喜悦。但是非常令人难过的是,这位姑娘的病情不久前复发了,现在情况很不乐观。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希望,我也希望还能继续帮到她。

一种不可忽视的治愈力量

《环球财经》:我注意到,在这里做义工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对于新接纳的学员,要有三个月的详细考验报告,其考核表中有“头部”“脊柱”“肩部”“荐椎”“稳定”“加力”“临床”等项的考核记载。按中心的规定,义工早 6:30 起床后锻炼至 7:00,早餐后 7:30~8:50 学习传统文化和原始点理论(早课手法培训),其间整理好前一天的工作总结,交由各主管统一归档;9:00~12:00为按推诊疗时间;下午 14:30~17:30 为正常工作和上门服务时间,晚上有部分没完成工作任务的,须上门服务。工作和学习强度都是很大的。

田爱民:佛山原始点现租有服务面积约600平方米,服务工作床位 42张,义工宿舍约400平方米,义工食堂70平方米,拥有义工40 余人,其中按推10000人次和按推3000人次以上经验的各15人,2000次以上人次的10人左右。在这里服务时长最长的有十年,一般都在五六年左右。

我们要求,对于来此接受按推与调理服务的求助者,义工们需热情接待,根据其从医院所带来的病历报告确认有无调理到位的机会,然后报告主管上级,签订相关责任书。对于经医院确诊的康复者,其服务义工,需要做出合乎规定的《调理 XXX 案例报告》,保持跟踪观察,并责任落实到人,定期电话或上门访问。

整体而言,义工们的工作态度是积极的,精神状态是阳光的,义工们的工作服前胸处印的是个“爱”字,衣背印的是“知恩报恩、孝亲尊师”八个字。因为工作服是黄色,被前来的求助者亲切地称为“小黄人”。

聂丽芬:我在这里从事后勤管理,主要是义工招收、求助者接纳安排等工作。我的工作是得到了求助者们肯定的。这可能与我的经历有些关联。刚来这里不久,我妈妈身体就出了大问题,我通过所学慢慢让妈妈恢复了健康。妈妈认为我之所学是对的,因而特别鼓励我,一定要用最好的服务面对每一位求助者。在我的接待经历中,有一位女士患淋巴癌,一开始态度很是消极,但在此调理一个多月后就有所好转。我希望社会一起来探讨这种调理方法的治愈机制。当然,作为个人的小心思,我自认也看到了一直以来我与求助者沟通、安慰所产生的效果。当他们看到有这样一批人服务于他们,从不言报,甚至连调理费用都不收分文时,是不是人间的温情也是一种不可忽视的治愈力量?

愿天下无痛——专访佛山“原始点按推”中心创始人田爱民和义工们

聂丽芬来佛山原始点做义工管理工作已有七年之久

李华龙:我来自广东湛江,来原始点从事义工服务也有五年多时间了。有很多求助者来到这里,属于实在是没有办法了,大多是钱花光了,病拖重了,这才想到有个不收钱,至少可以帮助减轻病痛的地方。田爱民老师秉承张钊汉先生的理念,只要是按要求入住此处的来者,有钱无钱,助人第一,不能有任何的犹豫。我常常想,如果有政府或资本的支持,能建立一个病友关怀中心就更好了。

新型社会关系的一种新范式

《环球财经》:我们看到,由于严格的自我约束,更由于其近乎无条件公益的救助性质,有30%的求助者是分文未付的,这导致佛山原始点也常常面临“无米为继”的困境——比如陪我一起采访的、曾经多次支助过原始点的湖南企业家李怀香先生看到食堂米柜里只剩两包大米了,立即打电话请广州的亲友送一万元的大米过来。作为长期以来一直坚定地支持佛山原始点的企业家,您是如何考虑的?

邓立军:佛山原始点以义工形式服务于来自全国各地的求助者,这是我们优越社会制度下对传统美德的坚守,也是我为人人、人人为我的大公思想的表现。佛山原始点不以钱物取人,为一切需要救助的人服务,用自己的能力尽可能地解除求助者的痛苦,这就是原始点的工作目的。这种行为是高尚的,也是值得鼓励的。理所当然地应该支持他们。我希望各地政府部门,能以一种全新角度来看待和面对这种新型的社会求助与服务现象,能给他们提供方便,包括身份、地位的确立。毕竟这帮义工对于病患者的求助,在免去或减少病人痛苦的同时,也稀释了社会的负面情绪,减少了社会的焦虑。这也正是总书记所期望的新型社会关系的一种新范式。

愿天下无痛——专访佛山“原始点按推”中心创始人田爱民和义工们

2021年国庆长假,佛山原始点放假三天,但仍有一些求助者络绎来到这里。10月6日中午,部分值班的义工、志愿者和求助者在食堂一起包饺子

张钊汉先生承袭祖国传统医学,他说,原始点的要旨在于,“追本溯源,从人体找答案”,用非药物、非侵入性的生活化新型方式对病苦进行调理,以达到恢复健康的目的,这是充满中国哲学智慧的探索。今年 5月 12 日在河南南阳考察的习近平总书记有一段话讲得特别精彩,“中华民族几千年都是靠中医药治病救人”的,“要发展中医药,注重用现代科学解读中医药学原理,走中西医结合的道路”——这是对中医药治病救人的最高肯定。

愿天下无痛——专访佛山“原始点按推”中心创始人田爱民和义工们

邓立军在按推技术分享会上与学者们一起探讨原始点“非药物、非侵入性”的意义与价值

我有三个梦想,一、希望政府加大医疗改革的步伐,能在合理评估原始点按推法疗效后,将其纳入医学教育和实践中去;二、希望原始点的义工全心全意服务于病友的精神能在整个医疗和康养行业发扬光大,一切以病友与康养人员的利益为前提,纾解医患矛盾;三、希望在获得各有关方面支持的前提下建立一个以原始点服务精神为基础的康养中心,更好地服务于全国求助者,在减少病患者求治压力的同时,也努力减少国家医保与社保的压力。

·对于来源于《环球财经》杂志的内容,《环球财经》杂志社保留对相关内容的全部权利

·对标明来源的其他媒体信息,均转载、编译或摘编自其它媒体,转载、编译或摘编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时必须保留本站注明的文章来源,并自负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