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栏目

  • 创多项记录!中燃集团与延长石油联手,用先进生产力造就行业新地标

    从“一张蓝图”到“一幅实景”!8月31日,位于江苏泰兴的延长中燃泰兴项目(一期)建成中交。随着各方代表在中交证书上签字,标志着延长石油首个省外大型化工项目正式从建设阶段进入试车阶段。 作为石化行业知名的大型项目,泰兴轻烃深加工项目是中国燃气和延长石油联手布局在长三角的首个实体化工项目,也是贯彻落实国家区域发展战略的重大…

    03/09/2022
  • 专访武汉大学欧洲问题研究中心主任、气候变化与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齐绍洲教授

    作为武汉大学欧洲问题研究中心主任、气候变化与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齐绍洲教授近年来致力于能源经济和气候变化领域的研究。他希望通过碳市场提供的市场化经济动力和压力,助力中国的碳达峰、碳中和工作,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考虑到中国庞大的碳市场规模,这显然不是一个简单的工作,但是只要成功,就能让中国更有效地减缓和适应气候变化,以全社会低成本实现双碳目标。

    02/09/2022
  • 梦天实验舱运抵文昌航天发射场

    8月9日,从中国载人航天工程办公室了解到,中国空间站第2个实验舱段——梦天实验舱已完成出厂前所有研制工作,于近日运抵文昌航天发射场。后续,梦天实验舱将按计划开展发射场区各项总装和测试工作。 目前,发射场设施设备状态良好,参试各系统正在有序开展各项任务准备。(新华社)

    09/08/2022
  • 激荡高质量发展澎湃活力 中燃集团获杰出品牌形象奖、绿色发展“星”公司奖

    近日,CFS第十一届财经峰会暨2022可持续商业大会隆重举行,城燃龙头企业中国燃气控股有限公司(下称“中燃集团”)在峰会中获“2022杰出品牌形象奖”。本届峰会主题为“激活高质量发展澎湃活力”,峰会期间举行了包括开幕式、高层论坛、CFS致敬盛典、2022品牌创新展等主题活动,以及多场关于数字化转型、金融创新、新消费、智…

    08/08/2022
  • 中燃集团总部迁居深圳罗湖 用绿色双碳之“笔”擘画产业新生态

    7月25日,中国燃气控股有限公司(下称“中燃集团”)总部大厦启用暨20周年庆典启幕仪式在深圳举行。 “中燃集团很荣幸能参与到深圳与罗湖的高质量发展进程中来。”中燃集团董事会主席、总裁刘明辉表示:“中燃的成长与改革开放及深圳这座城市血肉相连。敢闯敢试、追求卓越的深圳精神,在中燃二十年的探索和跋涉中,得到了充分印证和展现。…

    25/07/2022
  • 荣获绿色实践先锋项目奖 中国燃气发布碳中和行动报告 瞄准产业新生态

    近日,中国燃气控股有限公司(下称“中国燃气”,00384.HK)在其2021年年度业绩会上发布了2022年碳中和行动报告,明确了适合自身发展的净零碳排放路线。 报告从多维度呈现了中国燃气致力于成为行业领先的绿色低碳综合能源服务商所付出的种种努力。其中“气代煤”工程和新能源与传统能源耦合利用技术为业界广泛关注。 上述项目…

    02/07/2022
  • 中国燃气下属子公司签署完成大中华地区首个社会责任银团贷款项目

    6月27日,中国燃气控股有限公司(简称“中国燃气”)下属全资子公司中国燃气资本管理有限公司与多家境外银行签署三年期的五亿美元等值的社会责任银团贷款协议。此次外币银团贷款项目创新性地将本集团在北方地区开展的农村煤改气业务与联合国倡导的可持续发展目标相结合,并根据国际「绿色金融贷款框架」原则加入了社会责任贷款的合规和履约元…

    29/06/2022
  • 回顾口泉历史 深悟“养泉”情怀 建设清廉云冈

    现今的云冈区,作为现代工业集聚区、城乡融合示范区、都市农业引领区、世界遗产保护发展区、生态治理涵养区、社会治理典范区,在大同的经济、社会等全方面占有突出的地位。建设清廉山西、清廉大同成为省市委确定的管党治党、全面从严治党的一件大事。云冈区委发挥主体责任,区纪委监委同向发力。如何面对云冈区的实际,同向发力,构建纪检监察工作高质高效机制,实现奋斗两个五年,步入第一方阵,建设清廉云冈的目标,为云冈区全方位高质量发展提供纪法保障,是摆在云冈区纪委监委面前的一项重要任务。云冈人开放、厚重、包容、豁达、奉献的性格当中,注入感恩和廉洁的品质,弘扬云冈精神,建设清廉云冈,应是其中应有之意。

    明天的口泉,明天的云冈,必将更加美好、更加清廉。

    22/06/2022
  • 退却的大象与进击的野猪:当下我们如何与自然共生?

    四千年前,大象活动的范围最北可到今天的北京、河北一带。《吕氏春秋》记载:“商人服象,为虐于东夷,周公遂以师逐之,至于江南”,可见当时中原地区还生活着众多大象。如今河南省的简称“豫”字,据《说文解字》的解释,“豫,象之大者。贾侍中说:不害於物”。大象是瑞兽,因此“豫”字也有安乐祥和之意。

    中国古代经历过几次显著的气候变冷时期,这是导致大象南迁的自然因素。但历史学家伊懋可(Mark Elvin)在《大象的退却》一书中指出,即便在气候回暖的时期,中国的大象种群也没有恢复,“最明显的解释即是,大象在与人类持久争战之后败阵下来。可以说,它们在时间和空间上退却的模式,反过来即是中国人定居的扩散与强化的反映。这表明,中国的农夫和大象无法共处。”

    在古代中国以农耕为主的经济体系中,森林不是一种重要的资源;相反,栖息其中的野生动物还经常为害人类。《诗经·大雅》记载了周朝的创业者们砍伐山林的丰功伟绩:“修之平之,其灌其栵。启之辟之,其柽其椐。攘之剔之,其檿其柘”。《孟子》也记载,周公“驱虎豹犀象而远之,天下大悅”。

    在气候变化和人类活动的共同作用下,大象一路南迁。到唐宋时期,大象的主要活动区域已局限于岭南一带。五代十国的南汉时期(公元962年),广东东莞的野象群经常损坏农田,于是官府出动军队围剿野象,并将象骨埋在一起,在其上建造石塔以示镇压,这便是如今东莞历史最悠久的文物之一“镇象塔”。南宋大儒朱熹在担任漳州知府时曾专门设立奖金,用于鼓励当地人捕杀野象,“如有人户杀得象者前来请赏,即时支给”。

    宋元之际,大象的栖息地进一步退至雷州、钦州等岭南西部地区。随着明清小冰期的到来,它们在珠江流域彻底消失,最终退缩至云南一隅。可以说,大象退却的历史就是农耕文明进攻的历史。

    09/06/2022